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第 88 頁


說吧。」玉蘭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只要蕭爺答應我們今宵所言之事,不對外人談起!」蕭翎好奇之心大起,點頭應道:「好吧!我不說出去就是。」玉蘭道:「三個月前吧,那位留住這蘭花精舍的人,也極得我們莊主敬重,他叫
作者:待考 / 頁數:(88 / 0)

蕭翎心中忽然一動,暗道:聽她之言,凡是能得住進這蘭花精舍之人,似是百花山莊極為敬重的賓客,我和周兆龍不過是萍水相逢,初次論交,竟然得他們這般敬重,心中在想,嘴裡卻隨口問道:「兩位姑娘可是常住在蘭花精舍中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婢似是和蕭翎極是投緣,竟是有問必答,金蘭微微一笑,道:「是啊!凡是留住在蘭花精舍中的客人,都歸我們姊妹接待,百花山莊中,每一座待客閣軒中,都有專司待客之責的人。」
蕭翎道:「那你們可記得上次居住這蘭花精舍的佳賓是何等人物嗎?」
二婢沉吟了一陣;王蘭才低聲說道:「莊中之秘,奴婢等本是不敢多言,但蕭爺正人君子,與眾不同,奴婢不能相欺,但望蕭爺先行答允奴婢等一事,我姊妹才敢暢言所知。」
蕭翎道:「什麼事,你們說吧。」
玉蘭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只要蕭爺答應我們今宵所言之事,不對外人談起!」
蕭翎好奇之心大起,點頭應道:「好吧!我不說出去就是。」
玉蘭道:「三個月前吧,那位留住這蘭花精舍的人,也極得我們莊主敬重,他叫宇文寒濤。」
蕭翎心中低吟道:「宇文寒濤,宇文寒濤,啊,好熟悉的名字啊……」
金蘭盈盈一笑道:「除了那位宇文寒濤之外,這蘭花精舍還有一次留住佳客的傳說,但那時候奴婢等年紀還小,已不復記憶是何等人物了!」
蕭翎仍然在想著宇文寒濤這個名字,只覺耳熟的很.卻是想不起幾時見過。時尚書屋
玉蘭看蕭翎凝目沉思,忍不住叫道:「蕭爺,你在想什麼?」
蕭翎如夢初醒般啊了一聲,道:「那位宇文寒濤,是什麼樣子的人物?」
金蘭道:「看上去四十多歲,儒中長衫,黑髯及腹,怎麼?蕭爺認識他嗎?」
蕭翎道:「這個名字很熟……」
玉蘭接道:「那宇文寒濤,育一個極其容易記起的特點,那就是他整日提着一個描金箱子,寸步不離,也不知那箱子裡放的是什麼珍貴之物,睡覺時枕在頭下,吃飯時放在身側,哼!生怕給別人偷了去似的!」
蕭翎只覺腦際中靈光一閃,五年前三元觀中的往事,一幕幕展現腦際,心馳神往,久久不言。時尚書屋
金蘭嗤的一笑,道:「蕭爺,你好像有很多心事,可要奴婢等為你高歌一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蕭翎微微一笑,道:「不敢再多勞動兩位,二位自管休息去吧!」
二婢相互望了一眼,粉臉上突然飛起兩頰紅暈。時尚書屋
蕭翎奇道:「你們還有什麼事?」
玉蘭羞泥一笑,垂下頭去,說道:「蕭爺如有需要奴婢等的地方,只要呼喚一聲……」
蕭翎道:「這個我早就知道了,你們休息去吧。」
二婢欠身辭去,蕭翎隨手掩上了房門,盤膝坐在榻上,運氣調息,但覺重重疑雲,泛上心頭,竟是難以安心行功。時尚書屋
他毫無江湖閲歷,心中雖然覺着這百花山莊有些不對,但卻想不出哪裡不對。時尚書屋
天色逐漸的暗了下來,室門啟處,玉蘭手捧着一支紅燭,款步行來,緩緩把紅燭放在案上,柔聲說道:「蕭爺,天要下雨了,可要早些安歇,我幫你款下衣服。」
蕭翎道:「不用了。」
玉蘭知他臉嫩,不敢相強,放下綉帳,悄然退出。時尚書屋
突然間,亮起了一道閃光,緊接着雷聲大震,真的下起雨來了蕭翎揚手一揮,一陣暗勁,湧了過去,熄去火燭,仰臥在床上,想著日來所聞所見,越想竟是越覺不對,自己言語中盡多破綻,那周兆龍似該早發覺自己並非那名震江湖的蕭翎。時尚書屋
那一十三層的望花樓中,似是到處佈滿着機關,守護是那等嚴謹,好像隨時都會有人攻襲一般。時尚書屋
他思緒如潮,難以入夢,不覺間,已然是二更過後,聽窗外雨聲瀑瀑,更是毫無睡意,披衣而起,輕啟室門,步入庭院。他怕驚動了二婢,落步甚輕。時尚書屋
只覺一陣涼風,迎面吹來,心神陡然一清,抬頭望去,望花樓上,燈光明亮,似是那沈木風還未安歇。時尚書屋
閃光劃空而過,瞥見數丈外一條人影,漫步行來,匆匆一瞥面,蕭翎雖是有過人的目力,也不過只看出來人是一個嬌小的體形,當下一吸真氣,橫移數尺,貼壁而立。時尚書屋
只見來人也不隱蔽,竟是踏着石徑而來。時尚書屋
蕭翎究是初入江湖,沉不住氣,忍不住低聲喝道:「什麼人?」
那人影頓然而住,答道:「是我,你可是蕭兄嗎?」
柔音細細,赫然是唐三姑娘的聲音。時尚書屋
蕭翎迎了過去,道:「深更半夜,你不睡覺,跑來這裡作甚?」
唐三姑低聲說道:「說話聲音低些,不要驚動了那兩個丫頭,百花山莊中,人人都是會家子,耳目極是靈敏……」
不容蕭翎介面,又搶先說道:「你又為什麼不睡呢?」
蕭翎道:「我睡不着,想在雨夜中散散步。」
唐三姑笑道:「我也是睡不着啊!所以來找你談談。」
蕭翎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有什麼好談,你有事咱們明天再談也是一樣。」
唐三姑道:「虧你還是男子漢、大丈夫,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蕭翎正色道:「咱們雖然是心胸磊落,但終是男女有別,被人瞧見,難免要說閒話。」
唐三姑道:「咱們武林中人,哪有那多規矩,如果和世俗兒女一般,豈還能在江湖之上走動。」
蕭翎暗暗忖道:這話說的也是,武林中人,是無法嚴守一般世俗禮法。時尚書屋
唐三姑看他不言,心知已為自己言詞所服,當下微微一笑,道:「咱們雨中走走如何?」
蕭翎心中正悶着重重疑問,暗道:她雖是女流之輩,但出身武林世家,見聞甚廣,倒是不妨向她請教一些疑難,當下舉步,向一片花叢中行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