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第 95 頁


」蕭翎道:「我要去找他問問,他這蕭翎的名字因何起的。」周兆龍只是微微而笑,不作答覆。蕭翎接道:「小弟想到江畔去瞧瞧,那人是否還在。」周兆龍道:「不用去了,他一定不在啦。」蕭翎回顧那黑衣人一眼,
作者:待考 / 頁數:(95 / 0)

微微一頓,接道:「唉!三弟,在江湖上揚名立萬,必得講究心狠手辣,有道是: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這量、毒二字,各自奧妙不同,但卻要靠人去如何應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蕭翎輕輕嘆息一聲,道:「二哥,小弟有幾句話,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周兆龍微微一笑,道:「三弟儘管請說,為兄的洗耳恭聽。」
蕭翎道:「適纔那黑衣人提起的蕭翎,只怕……只怕那人才是真正揚名武林的蕭翎。」
周兆龍道:「這麼說來,三弟用蕭翎之名,是冒充的了?」
蕭翎道:「這倒不是,兄弟的名字,就叫蕭翎,那人也叫蕭翎,不知是何用心?」
周兆龍道:「世間盡多同姓同名之人,那也不算什麼。三弟不用放在心上。」
蕭翎道:「我要去找他問問,他這蕭翎的名字因何起的。」
周兆龍只是微微而笑,不作答覆。時尚書屋
蕭翎接道:「小弟想到江畔去瞧瞧,那人是否還在。」
周兆龍道:「不用去了,他一定不在啦。」
蕭翎回顧那黑衣人一眼,道:「難道咱們就任他傷人之後,平安而去嗎?」
周兆龍道:「三弟之意呢?」
蕭翎道:「找那人討還一個公道。」
周兆龍略一沉吟,道:「就以三弟之見。」
舉手一拍,那肅立在門口的紅衣人,急步奔了進來,躬身一禮,垂手肅立,周兆龍一指那黑衣人的屍體,道:「把這人屍體拖出去埋了,再替我和三爺備兩匹馬。」
那紅衣人應了一聲,抗起那黑衣人屍體退去。時尚書屋
蕭翎道:「二哥也要去嗎?」
周兆龍道:「三弟武功,天下都可去得,只是江湖上經驗缺乏,難以對付狡詐人物,為兄的相偕同去,也好從旁照應。」
說話之間,那紅衣人已去而復轉,站在室外,抱拳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請兩位莊主登程。」
蕭翎暗暗忖道:這百花山莊中的行動好快。時尚書屋
他哪裡知道這莊中,各種事物,都有專人管理,一聲令下,立可辦好。時尚書屋
周兆龍當先舉步而行,笑道:「三弟用的什麼兵刃,莊中皆有準備,吩咐一聲,讓他們取來。」
蕭翎道:「小弟用劍。」
周兆龍一揮手,向那紅衣人道:「替三莊主帶上一把寶劍。」
那紅衣人應聲而去,沿花徑疾奔如飛。時尚書屋
周兆龍帶蕭翎緩步而出,穿越花徑,直向莊外。

第10四回:落花流水空留恨

莊門外早已排列了數十個勁裝大漢,每人佩帶兵刃,牽馬肅立,眼看兩人行來,齊齊躬身相迎。時尚書屋
周兆龍舉手一招,五個分着紅,黃、藍、白、黑的大漢,迎了上來,抱拳作禮,神態間極是恭謹,周兆龍笑對蕭翎說道:
「不論一個人武功如何精深,亦必得有人相助,紅花綠葉,相得益彰,這五人分着五色衣服,那是代表五行,每組五人,合共五五二十五人,都是大哥選出的資質絶佳之人,苦心訓練而成的勇士,從未在江湖上出現過,三弟加盟百花山莊,大哥歡喜異常,不瞞兄弟你說,為兄的記憶之中,還從未見過大哥那等歡愉之情,特地把這二十五人,交由三弟統領,以三弟的神勇,加上這二十五人相助,揚名武林,立威江湖,實如折枝反掌之易……」
蕭翎還未及答話,那周兆龍又介面說道:「還有一事,小兄還未告訴三弟,咱們這百花山莊中,不論男女,都會武功,一向被武林視作泰山北斗的少林寺,自詡寺中僧侶,無一不會武功,但咱們這百花山莊,卻不讓它專美歸前,金蘭、玉蘭聰慧過人,秀出倫群,在諸婢中,武功最好,大哥已下令撥為三弟隨身侍婢,二婢武功上的成就,三弟或已看出,不去說它,而且二婢還極善心機,日後追隨左右,當可代三弟運籌、獻策,分擔憂苦……」
突聞蹄聲得得,一騎健馬,飛奔而來。時尚書屋
馬背上馱伏着一個黑衣人,直向幾人停身之處衝來。時尚書屋
周兆龍右手一擺,道:「看看他斷氣沒有。」
那紅衣大漢應聲轉身,迎着快馬奔去,左手一探,抓住馬組,用力一帶,那急奔健馬,打了一個旋身,停了下來,右手一把抓起那黑衣人頭骨,抱起一看,道:「稟告二莊主,這人斷氣多時了!」
周兆龍道:「傷在何處?」
那紅衣人答道:「眉心之上,一劍致命。」
周兆龍道:「放他回莊,咱們上馬趕路。」
那紅衣人應了一聲,放開繮繩,那健馬馱着黑衣人的身軀,向莊中奔去。時尚書屋
蕭翎目光一轉,眼看二十五雄,都上了馬,忍不住說道:
「二哥,咱們只不過是到江畔找人,能否找着還難預料,帶著這樣多人同去,如臨大敵一般,豈不要人恥笑咱們膽小怕事,倚多為勝。」
周兆龍道:「那咱們少帶幾個。」
轉身對身側五個分着五色衣服的大漢,道:「你們既是五組中的首腦,就由你們五個去吧!」
五人齊齊應了一聲,舉手向後一揮,其餘之人,轉身退了回莊去。時尚書屋
周兆龍道:「三弟上馬吧!那人又傷了咱們莊中一人,想必還在近處。」
蕭翎一躍上馬,道:「二哥請。」
周兆龍道:「咱們並騎而馳。」
雙騎齊齊放轡,健馬奔行如飛,片刻時間,已出去了七八里路。時尚書屋
周兆龍突然一收馬繮,道:「三弟,等一下。」
蕭翎疾收轡繮,快馬人立而起,打了一個急轉,才停了下來,道:「二哥有何見教?」
周兆龍道:「那邊有咱們派出的暗樁迎來,或有要事稟告。」
蕭翎抬頭看去,只見一個頭戴竹笠、身披蓑衣的漁人,大步行了過來。時尚書屋
那漁人行近了兩人的勒馬停身之處,低聲說道:「來人在三柳彎。」
匆匆行了過去,似是甚怕被人瞧出他的身份。時尚書屋
那人頭上的竹笠,低壓眉際,蕭翎只看到他留着山羊鬍子,竟未看清楚他的面貌。時尚書屋
周兆龍把馬一帶,低聲說道,「咱們到三柳彎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