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第 99 頁


此奠祭蕭兄,今日己滿七日,明晨兄弟就攜這靈牌別去,交還那相托之人,但願今宵蕭兄能顯些靈異,也好讓兄弟歸去時,講給那相托之人聽,唉!蕭兄啊!你雖然已經死了,但世間還有一位紅顏知己,為你痛不欲生,晨昏時分,對著你的靈牌流淚祈
作者:待考 / 頁數:(99 / 0)

那當先一個青衣童子,躍身而起,掛上了蕭翎的靈位,然後取出三至香夾,晃燃火摺子,點起了拜香,插入香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藉著火光望去,看出那藍衫人,也不過二十左右,玉面劍眉,生相十分俊雅。時尚書屋
香煙裊裊升起,清香四溢。時尚書屋
藍衫人放下手中摺扇,微微一整衣衫,抱拳對著靈位說道:
「兄弟年前到此,見兄大名刻在樹上,一時動了奇想,借用了蕭兄之名,蕭兄地下陰靈有知,請恕在下冒名之罪。」
蕭翎暗暗舒了一口氣,道:原來如此,我還道這世上,當真有着兩個蕭翎呢。時尚書屋
只聽那藍衫人繼續說道:「兄弟雖然是冒用了蕭兄之名,但自信並未有辱蕭兄的名諱。」
但聞藍衫人接下去說道:「兄弟受人之託,帶這靈牌,來此奠祭蕭兄,今日己滿七日,明晨兄弟就攜這靈牌別去,交還那相托之人,但願今宵蕭兄能顯些靈異,也好讓兄弟歸去時,講給那相托之人聽,唉!蕭兄啊!你雖然已經死了,但世間還有一位紅顏知己,為你痛不欲生,晨昏時分,對著你的靈牌流淚祈禱,比起兄弟來,蕭兄是強得多了,蕭兄陰靈有知,也可瞑目九泉了。」
蕭翎聽得心中納悶,忖道:這人在胡言亂語些什麼?我哪裡有什麼紅顏知己……
藍衫人又朗朗接了下去,打斷了蕭翎的思路,道:「你那紅顏知己,為你譜了一首憑弔你的曲子,兄弟今宵就彈此一曲,一慰蕭兄亡魂。」
只見那青衣童子,捧過古琴,端放在木桌之上,藍衫人揚手把摺扇插入衣領之中,右手一揮,錚錚幾聲弦響,劃破了寂寂靜夜。時尚書屋
緊接着琴音絲絲揚起,果然是聲聲斷腸,九曲百轉,如泣如訴,古琴哀弦,聞之斷魂。時尚書屋
蕭翎心神受到了強烈的感染,不自覺潸然淚下。時尚書屋
突然,錚錚兩聲,哀哀琴音,倏然而止。時尚書屋
兩個青衣童子霍然拔出長劍,躍向兩側,流目四顧。時尚書屋
原來那藍衫人正彈到哀傷緊要之處,琴弦忽然斷了兩根。時尚書屋
只聽那藍衫人長長嘆息一聲,道:「可是蕭兄的陰靈,來此聽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舉起衣袖,輕拭去頰上淚水,道:「你那紅粉知音,在傷心千回、斷腸百折之中,譜出這一首『流水斷魂』的曲子,當真是每一聲,每一字,都和她那哀哀哭聲一般,蕭兄啊!蕭兄,你如陰靈有知,能忍心讓她為你哀傷一世嗎?」
蕭翎只聽得大為感動,忖道:這個人不錯啊!他不過受人之託,但卻能這般的忠人之事……
但聞那藍衫人口風一轉,接了下去,道:「她為你這般傷心欲絶,蕭兄也該為她想想才對,如若蕭兄的陰靈,能顯些靈異,使兄弟取信于她,兄弟不才,願一生追隨她羅裙之下,慰藉她的哀傷。」
蕭翎聽得怔了一怔,道:「好啊!原來你這般求我,要我顯些靈異,好如你求凰之願……」
那藍衫人突然撩起長衫,不顧滿地泥漿,跪了下去,說道:
「兄弟借用了蕭兄名諱,當盡我之能,使蕭兄的大名,宏揚于武林之中,人人敬慕,流芳百代,兄弟這一生一世,永作蕭兄的化身……」
蕭翎暗道,你又不是真的為我……
那藍衫人接了下去,道:「蕭兄如肯答允兄弟之求,就請顯靈給兄弟瞧瞧。」
這時,那同來的兩個青衣童子,已然搜索過四周歸來,一左一右的站在藍衫人的兩側。時尚書屋
藍衫人目光左右一掃,冷冷說道:「你們拔劍出鞘,如臨大敵,豈不要嚇跑了蕭兄的陰靈,還不快給我收起。」
兩個青衣童子依言還劍入鞘,看那藍衫人跪在地上,也跟着跪了下去。時尚書屋
荒涼的江畔,恢復寂靜,只有澎湃的江濤聲,永不絶息。時尚書屋
蕭翎居上臨下,看的甚是清晰,那藍衫人閉着雙目面對靈牌,口齒還不住微微啟動,似是在暗暗祈禱,一時間,倒不知是否該現身問他一聲,那位紅粉知音,究系何人。時尚書屋
正自拿不定主意當兒,忽見遙遠處,一條人影,悄無聲息的掩了過來。時尚書屋
那人舉步落足,輕如落葉,雖是行走在泥漿地上,也是聽不出一點聲息。時尚書屋
藍衫人和兩個青衣童子,似都在至誠的期待着蕭翎的陰靈出現,全神貫注,不知危難將至。時尚書屋
星光下,可看出那是個瘦高的人影,已然逼近那藍衫人身後丈餘之處。時尚書屋
那人的行動更慢了,似是對那藍衫人甚多顧忌,躡手躡足,異常小心,生怕弄出一點聲息,驚動了三人。時尚書屋
蕭翎的心中也開始緊張起來,不知是否該出手救那藍衫人。時尚書屋
沉默寂靜中,瀰漫著沉沉的殺機,那悄然而至的瘦高黑影,每向前移動一步,就加重了一分殺機。時尚書屋
驀地裡,江流中又傳來一陣木櫓划水聲音,又有一艘小舟,如飛而至,那瘦高的黑影,似是被那划水的木櫓聲所驚,陡然停下了腳步。時尚書屋
急遽的變化,使蕭翎有着目不暇接之感,回頭望去,只見那小舟上飛起了一條嬌小的人影,一躍飛下,落在江岸上。時尚書屋
來人是個全身勁裝的女子,背上斜背着一柄長劍,腳落實地,略一回顧,縱身而起,飛向那藍衫人停身之處。時尚書屋
就這一剎那,那悄然掩至近處的瘦高黑影,忽然不見,蕭翎窮目搜望,才看出他伏臥在地上,想是因為那勁裝少女出現的大快,那黑影自知逃避不及,才伏身倒臥了下去。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飛落在木桌旁側,砰的一掌擊在木桌上,說道:
「我到處找你不到,你躲在這裡幹什麼?」
藍衫人緩緩站起身子,語氣中甚是冷漠,說道:「你這一閙,驚跑了蕭翎的陰靈,我祈禱了半天,眼看陰靈將至,卻被你這一閙,前功盡棄了……」
那勁裝少女怒聲接道:「哪裡來的陰靈,我瞧你是被鬼迷了心竅啦。」
藍衫人道:「就算我被鬼迷了心竅,也用不着你來擔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