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難道,青春是用來浪費的 第 12 頁


靜。現在在上課。有事情可以私下議論!」東韌話一出,大多數人都埋下了頭。我聽出東韌的話是對Miss楊的蔑視,潛台詞是我們給你面子,下課議論你。Miss楊惱羞成怒,抓過她女兒往屁股上就是一巴掌。頓時全班又恢復安靜,唯有M
作者:田原 / 頁數:(12 / 77)

我頭一低,分貝提高了上去:「沒意見!」我這麼一喊,全班都靜了下來。全班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我的身上。就連平時英語課都很少說英語的霽林都回頭稱讚:「Very good!!!」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Miss楊沒說話。沒戲看的同學們又恢復了喧閙的狀態。
突然,Miss楊的小不點一拍桌子:「說什麼說!沒完沒了了。」
架勢好像狗腿穆仁智。班裡的幾個平時對Miss楊有意見的同學叫嚷:「你算老幾?」「這不是你家,輪不到你說話……」

青春·義無反顧的綻爛(11)
Miss楊的小不點純粹是慣壞了,一拍桌子:「我媽是老師,我說了就算!」脖子還一挺。Miss楊在旁邊看著,一句話也沒有。
東韌站起來說:「大家靜一靜。現在在上課。有事情可以私下議論!」東韌話一出,大多數人都埋下了頭。我聽出東韌的話是對Miss楊的蔑視,潛台詞是我們給你面子,下課議論你。時尚書屋
Miss楊惱羞成怒,抓過她女兒往屁股上就是一巴掌。頓時全班又恢復安靜,唯有Miss楊女兒的呼喊聲劃破寂靜的夜空。
「讓你在這裡搗亂,啊?看你還搗亂!」Miss楊試圖大義滅親來輓回自己的形象。我注視着這一場想象不到的閙劇。不知她到底該怎樣收尾。
「別閙!上課呢!安靜點!有事情下課解決!」宮若葉裝出一副很嚴肅的樣子專心看書。
Miss楊白了一眼宮若葉,拉著她女兒就出去了,我聽到的是漸漸遠去的哭啼。
東韌擠出了一句:「活該她受罪!」
過了一會兒,Miss楊回來了。大吼一聲:「好好上自習!別說話!」環顧四周,不見其女。
上英語課,Miss楊態度古怪,昨晚神情依稀健在。
為期半個月的補課也結束了,其他年級的同學也陸續開學了。關於為什麼寒假只有初三補課的這一事實,因為過了訴訟時限,無法取得現場證據,也沒必要繼續追究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時間在稚氣的嬉閙聲中流逝,轉眼肖翎旋就走了半年了。東韌和肖翎旋的關係就好比小品上說的:距離有了,美沒了。
第2

青春·在離夏天最近的地方(1)

1

開學典禮上,校長針對初三同學的一番講話蒼勁有力:「初三同學們,為校爭光的時候到了,想必每一個人都憧憬着進入對面的教學樓裡上課。當然,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們要想象自己置身于戰場,只有努力奮鬥,才有可能勝利。反之坐以待斃是沒有出息的。時尚書屋
我相信大家。秋水一中初中部今年的榮譽就交給大家了。」
說完後,年級主任帶頭拍響了第1巴掌,接着是各個班主任。一波一波的掌聲聲援着校長,經久不息。時尚書屋
宮若葉自從調到前面去後,與老師對白的成分越來越大,惹得各科老師競相前往班主任處告狀。宮若葉本身就有點自暴自棄,加上這接二連三的訴狀,他徹底破罐子破摔了。班頭對於這一情況的對策是:放棄。
東韌曾針對此問題與班頭探討過,他想把宮若葉的座位換回到以前,以消除他的自卑感,無奈屢試不第。這次,東韌又跨進了班頭辦公室的門。
「東韌,班頭怎麼說?」東韌一回來,我就上前問。
「不行,班頭又拒絶了。」
東韌喪氣地說,「班頭是這麼說的:『東韌,你應該清楚,老師把他放到特殊座位,一方面是不讓他禍害其他同學;另一方面是要更好地看住他。如果說這個座位是宮若葉自暴自棄的罪魁禍首,確實有點危言聳聽。相反,這個座位會起一個監督作用,讓他時時刻刻地想自己的缺點。時尚書屋
這不是更好麼。』」東韌接著說,「本來我還想勸他,但是他連個機會都不給我就搪塞道『老師在這方面比你有經驗,你先回去吧!』當然我也就不好再纏下去了。」
東韌說著說著就氣憤起來:「靠,我現在真他媽迷茫,在這種小城市裡,有幾個老師不是唯我獨尊的?他們不允許任何人觸犯他們的天威。說起話來侃侃而談,一副胸有成竹、專業教育家的樣子。時尚書屋
其實誰能瞭解我們?說句不地道的話,是不是成績好的學生都是爺爺,成績差的學生就必須當義務孫子?」
話正說著,班頭來了。「同學們靜一靜,說個大事。」
班頭又在不停地撫摸自己心愛的鬍子茬「為了全力對付中招,今天晚上大換座位。同學們有意見可以暫時保留,下課跟我商討,我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班頭按他的計劃,對座位開始調動。時尚書屋
我從最後一排換到了第3排,東韌坐到了第1排,霽林在他後面。我和東韌霽林他們錯開了一大組。秦瓔的距離也和我拉遠了,正如我所願。也許我和秦瓔的客觀距離的拉開正是我們擺脫心理壓力的最好機會。時尚書屋
宮若葉的位子仍舊不動。
沒有了外界因素,我和一個相對比較陌生的女孩坐同桌,也許學習的主動性會提高一些。起碼我在近期,上課說話找不到搭檔。換了座位,我也真的兢兢業業地學了兩個星期,後來,和周圍的同學混得熟了,又回到了原來的狀態。我找到了新搭檔,後面的Mage,瘋瘋癲癲的,是一塊說話聊天的好料。時尚書屋
日子依舊是有規律的混,吃完飯上學去混,放學吃飯再混,再上學,再吃飯。感覺無聊至極。
看著霽林成天沉迷女色,雖不讚成,但卻着實羡慕。

2

放學碰見了上次去給Mage過生日的扶蓉。我揮揮手。
「這麼巧啊?」我說。
「想我了不是?」扶蓉拿眼挑我。
「這個……我們很熟麼?」
「當然啦,別說不認識人家啊!」扶蓉撒嬌地搖着我的胳膊。
「我靠,現在的女孩是怎麼了,怎麼都往死裡發嗲?」
「嘣」!她錘我一拳,「怎麼說話的!誰給你發嗲?真把自己當人物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