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變成這樣,你要負責! 第 9 頁


媽媽刻意忽略那孩子語氣中的傲慢,笑眯眯的說到,「小柔今天下廚了,反正大家都在,一起吃了。啊,鷹揚,你不是說要吃河蝦嗎?我剛買了,等了一會兒,小柔馬上就要燒好了。」 雲鷹揚聳了聳鼻子,嗯,不錯,空氣裡滿是菜餚的香味,
作者:古小璐 / 頁數:(9 / 46)

古家媽媽和古家爸爸這個自豪呀,自家女兒手藝真是沒話說,唉,要是她天天都心情好就更好了,這樣的話,也不用他們二人輪流下廚了,一旦吃了小柔燒的菜,再來吃這平日的手藝,還真是受不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剛進飯廳的雲鷹揚,被一屋子的人嚇了一跳,喲,二樓的租客差不多都來齊了。
「我不知道古阿姨家開小食店了,來這麼多人。」
肥胖的身子坐上買了沒兩天的灰色軟皮餐椅,唉,還是這高級貨坐著舒服,這家人也太寒酸了,讓他坐木製的椅子,掉價。
有些擔心的看著餐椅承受的重量,寧沁心決定不和這一肥小孩子一般見識,不值得呀!
「鷹揚回來了,」古媽媽刻意忽略那孩子語氣中的傲慢,笑眯眯的說到,「小柔今天下廚了,反正大家都在,一起吃了。啊,鷹揚,你不是說要吃河蝦嗎?我剛買了,等了一會兒,小柔馬上就要燒好了。」

雲鷹揚聳了聳鼻子,嗯,不錯,空氣裡滿是菜餚的香味,那丫頭燒飯的手藝還是比較值得稱讚的!
「行了,可以上菜了。」
古靜柔的聲音從廚門裡傳了出來,解開圍裙的帶子,古家大小姐邁步走了出來。
「得令。」
眾人默契十足的讓開位子讓古靜柔坐下,寧沁心端菜,李慕白拿碗,汪逐風擺筷子,看樣子在這兒吃飯不是一天二兩了,規矩熟得很,古大小姐燒完菜後就懶得動了,所有善後事宜全該等吃的人做。
一桌子的好菜全被寧沁心端上了桌子,所有人的唾沫直向肚子裡咽。
椰香咖哩雞腿,椰香和咖喱香交融,咸鮮微辣,菜呈奶黃色,雞腿因為事先在油鍋中滑熟,盛到盤中的時候色澤金黃,避免了煮燒時雞腿裡的血外溢影響色澤,讓人食指大動。
土豆茄子泥,以青菜鋪底,南瓜雕成煲狀盛在裡面,土豆上籠蒸爛,茄子去皮成條,過油炸至軟爛,加入青茄、豬精肉、農家醬和高湯燉香,濕澱粉勾芡製成肉末醬,覆蓋在土豆茄子泥上,再撒上翠綠色的青椒末,看著都讒人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魚香大蝦,盤中的河蝦早已去頭去殼,以古靜柔的刀功,從蝦背中縫下刀,片成兩片,取出黑沙腺,每片各切成兩斷,先炸後炒,烹入魚香汁,裝在盤中香味撲鼻,色香味俱成。
啊,還有汪逐風最喜歡的辣乎乎的水煮魚,事先醃好的魚片滾水裡一過盛起,下鋪生菜打底,熱油加熱好,中火中放入其它作料出味出色,在汪逐風手中往魚片上一澆,冒得這個熱氣混和着「噼哩嘩啦」的響聲,真是,受不了了。
也沒有時間和空閒講客氣,所有人的筷子全體開始行動起來,慢一點的話就沒吃的份了。
「你們幾天沒吃飯了,這都什麼吃相,餓死鬼投胎。」
嘴裡沒好氣的說著,雲鷹揚的筷子半天插不進去,不由得想起平日裡在家吃飯時的情景,大大的西餐桌,站在身後一動不動的傭人,機械的動作,職業性僵硬的話語,几乎是天天一個人面對著整桌的菜餚,面對著大得空蕩蕩的房子,似乎再好的東西都吃不下去,什麼胃口都沒有了。
擁擠的餐桌,吵吵嚷嚷的吃飯的眾人,你搶我奪的不雅吃飯禮儀,雲鷹揚有些莫名的牴觸,又有些莫名的期待,從來沒有這樣吃過飯,這種吃飯的感覺,陌生又新奇,不想承認又偏偏該死的想留住,見鬼了。
低低說了一句,雲鷹揚呼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直接就從李慕白的面前搶走了最後一個咖哩雞腿,惡狠狠的當着他的面一口咬了下去,行呀,搶就搶,看誰搶得過誰!
「不可愛的小孩。」
李慕白瞪了雲鷹揚一眼,還以顏色的將那胖小子面前的河蝦直接左右手開弓夾到了碗中,哼,誰怕誰!
風捲殘雲,颱風過境,「叮叮噹當」音像店三樓仍然如平日般熱閙非凡,這就是古家的特色餐桌禮儀了,不要講什麼客氣,也不要講什麼風度,如果想多吃點,先下手比較好!
吃完飯後,仍然是猜拳決定該誰洗碗,今天的重任落到了李慕白身上,二話沒說,李大俠洗碗去也。
看了一眼汪逐風,汪大師識相的點點頭,在古靜柔數了不到一百隻羊之後,汪逐風端着調好的鷄尾酒放到了古靜柔的面前,高腳酒杯中盛的正是「粉紅佳人」!
古靜柔將杯子拿在手中,透過透明的玻璃杯,呈現着美麗的粉紅色,糖汁的甜味沖淡了氣性強的杜松子酒,味道溫和、微甜,真是適合餐後飲用呀,不過可惜,此種待遇只有古家靜柔一個人享受了。
「多少錢,給我調一杯。」
雲鷹揚看了一眼汪逐風,大大咧咧的問到。
「你想喝呀!」汪逐風看了一眼雲鷹揚,「謝謝,想喝的話到『深藍』去,我一定給你調,對不起,上班時間到,我先走了。」

懶洋洋的站起身來,汪逐風摸了摸吃飽的肚子,心滿意足的走了,算了,看在這美餐的份上,也就不和那肥少爺計較了。
一屋子各自散干,該幹什麼幹什麼去,明顯不太願意理那自認有錢的少爺,雲鷹揚又找上了古靜柔,「我說,明天的事情不要忘記了。」

「行行,我知道了,不就是喊你起床,這簡單。」
因為「粉紅佳人」的關係,古靜柔難得的心平氣和的答應着,哼哼哼,有什麼事,等明早再說了。
第6章
追「花」行動
天空剛剛露出魚肚白,一隻手從被子裡伸出來,按停了吱吱叫的小閙鐘,古靜柔的腦袋伸了出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五點四十,時間剛剛好,好了,賺錢了賺錢了。」
精神頭十足的從床上跳起來,古樂觀利索的穿好衣服,熟門熟路的推開雲鷹揚的房間,唉,真是悲哀呀,這本來是本小姐的閨房的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