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有個傻瓜愛過你 第 9 頁


渴了,棍,」小Q說,「別理他!」 「你才饑渴呢!」蟈蟈瞪小Q。 「我沒說我不饑渴啊,」小Q反駁道,「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性慾旺盛,正常,敢承認,那是坦誠,你慌啥?」 「我饑渴行了吧!」蟈蟈又瞪了眼小Q。 有
作者:趙州王飛 / 頁數:(9 / 46)

「棍,」蟈蟈一臉誠懇,「你還會跟她好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此刻我們仨坐在湖邊的長椅上,咯吱咯吱吃着剛買的蘋果。
「要我說別要,」小Q掏出煙,給我倆一人一根,「還是跟玫瑰好好弄弄吧,多好的女孩,不搞可惜了!」
「就是,」蟈蟈附和道,「玫瑰確實挺喜歡你小子的,人又善良,還寫的一手好詩,比老K寫得強多啦!」
我一聽他倆提玫瑰就心煩。
橘紅色的天空中,一隻麻雀飛過去,又一隻麻雀飛過去。
「咱不提玫瑰,就不中嗎?」我白他倆一眼。
蟈蟈跟小Q相視一笑。用狼狽為奸來形容他倆,我覺得太確切了。
「棍,」蟈蟈摟住我肩膀,「說實話,上次到咱班找你那漂亮姐姐是誰?」
「啥年月事了,」我笑,「不告你了嗎,網友!」
「以為我會信?」蟈蟈嘿嘿笑。
「此人太饑渴了,棍,」小Q說,「別理他!」
「你才饑渴呢!」蟈蟈瞪小Q。
「我沒說我不饑渴啊,」小Q反駁道,「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性慾旺盛,正常,敢承認,那是坦誠,你慌啥?」
「我饑渴行了吧!」蟈蟈又瞪了眼小Q。
有風吹過,柳條飄舞,湖面上泛起粼粼的水波。學校曾在湖裡放養了幾隻小白鴨,可沒等它們長大成人,便被我們逮住,燉着吃了。那是在去年快放寒假的時候,當時我被憂傷給徹底擊倒,迫切需要傷害點什麼,就在我苦苦尋求而不得之時,一天下午,我靠着窗檯刮鬍子,不經意間,瞥見了那幾隻小白鴨捕魚撈蝦的忙碌身影。我禁不住眼前一亮。時尚書屋
就這樣,我聯絡了老K、蟈蟈,還有老K他小媳婦,在一風黑天高,即使接吻也瞅不見對方的寂靜夜晚,悄悄潛到了湖邊。
我們將小白鴨一隻隻逮住,就地給掐死了。老K的女朋友為此還流下了懺悔的眼淚,可等吃起來時,卻絲毫不亞於我們。
有感於鴨肉之香美可口,老K即席吟詩一首,《小鴨頌》:小鴨,小鴨,純潔和美麗。你們在湖水裡覓食,吃飽喝足,又嬉戲,我們卻在寒風裡忍饑挨餓,很齷齪。有不平就有抗爭,有壓迫就有起義。拔去你們的羽毛,扔進沙鍋,加柴點火。時尚書屋
小鴨,小鴨,純潔和美麗。在溫暖的湯裡莫要悲傷,感受明年夏天的溫暖,未必不是你們的所想。
蟈蟈跟小Q一邊吃蘋果,一邊喋喋不休。我一根接一根抽菸,一根接一根。橘紅色的天空下,湖水是橘紅,我的憂傷在湖面上遊蕩,在柳條間飄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想過我嗎?」電話裡,她問我。
我不說話,只是哭,我的眼淚嘩嘩啦啦流進嘴裡,鹹鹹的,像是吃了鹽。她說她想來看我。
「你會見我嗎?」她幽幽地說,「我只想看看你,我知道你恨我!」
我怎會不想見她呢,我的可愛女孩,我的寶貝,我日夜期盼能再看她一眼,擁她進懷裡,給她講述我心裡的憂傷,告訴她我是多麼愛她。

第4章3

我一邊抽菸,一邊收拾房間。下午時,她發短信給我,說已買了票,明晚六點多到。我激動得渾身哆嗦,滿頭大汗。我沒想到她會這麼快。時尚書屋
我將卡上的錢全部取出來,買了新的床單、枕巾和她喜歡吃的零食,比如話梅、阿爾卑斯奶糖等等,一大堆。我將地板拖得煥然一新,玻璃擦得鋥明瓦亮,大小物件規置得整整齊齊。
窗外橘紅色的天空是橘紅,我又興奮,又憂傷。我將拖把靠在門旁,望着眼前乾乾淨淨的房間,禁不住流下眼淚。我的可愛女孩要來了,我邊流淚,邊想。
手機響了,看看來電,是姐姐。我的心「怦怦」狂跳了兩下。
「幹嗎呢?」她語氣輕柔。
「沒事,」我說,「閒着呢。」

「你呢,」我問她,「忙嗎?」
「什麼意思?」她笑。
「沒啥意思,」我說,「別多想。」

她笑。
「是不是想我啦?」她語氣挑逗。
「原本不想,你這麼一說,突然想了,」我說,「特想跟你幹點啥!」
「幹點啥啊?」她明知故問。
我笑。笑得聲音「吱吱、吱吱」,宛如小老鼠。
「你說呢,」我逗她,「裝得像個純情少女!」
「人家本來就純情嘛!」她撒嬌道。聽她這麼一說,我「呼啦」一下,應聲癱在地上,成了一堆爛泥。
橘紅色天空是橘紅,月亮不見了,星星也不見了。一隻狗「汪汪汪」叫了一陣,聽不出是公狗,還是母狗。
我們又閒扯了一會兒,她問我明天有空嗎。我問怎麼了。她說想看電影,又不願一個人去。
「不好意思啊,」我有點難為情,「有個朋友要過來,明天。」

「是這樣啊,」她挺失望,「那好吧,自己去啦!」

第4章4

「哪一個啊?」小Q鬼鬼祟祟,伸頭探腦。
我跟蟈蟈站在後面,蟈蟈面色凝重,若有所思。
「是不是倒數第2排,從左往右數第3個,白白胖胖那個?」小Q扭頭問。
我禁不住樂了。
小Q見我笑,知道猜對了。
「絶對是個處兒,」小Q很專業地說道,「蟈蟈你就放心搞吧!」
一大早,蟈蟈就闖進了我污濁的小黑屋。我困得要死,蓋上被子繼續睡,不想答理他。其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唸唸有詞,最後,見我不理他,一把掀掉被子,將我一絲不掛的軀體,慘無人道地置於清冷的晨光之中。
在我翻找內褲間隙,蟈蟈興奮地告訴我,打撞球時瞄上的那個小妞,他找到了。大一會計系的,叫王惠蘭。
「叫什麼?」
「王惠蘭,」蟈蟈仔細解釋道,「王是勝者為王的王,惠是張惠妹的惠,蘭是蘭花的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