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絲 第 1 頁


結下一次的循環。變化才能產生能量,於是時移世易,事過境遷,喜劇悲劇一撥撥過去,正劇閙劇一撥撥來臨,象是大海裡層出不窮的咸帶魚。 2001年的4月1日,下午4點13分,一個醞釀已久的五點循環,終於在深圳結成了。 最
作者:liming609 / 頁數:(1 / 0)

1

假如可以按時間刻度橫切世界,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就能發現許多值得回味的人際關係循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對戀人手牽手互相注目,是兩點循環;丈夫看著孩子孩子看著母親母親看著老公,是三點循環;而當一對情人在汽車裡做愛,男人想的是家中的妻兒,女人想的是布拉德。皮特或比爾。蓋茲,物質世界裡的兩點循環,在精神世界裡卻已經發散成了一把雙頭叉子。
觀察這些循環的結構和發散的原因,比較兩個世界中的人際關係反差,研究從循環到發散或從發散到循環的變化過程,顯然十分有趣。只有循環沒有發散,是僵硬的;只有發散沒有循環,則是悲慘的;用辯證法的話來說,循環就是為了發散,發散則是為了締結下一次的循環。變化才能產生能量,於是時移世易,事過境遷,喜劇悲劇一撥撥過去,正劇閙劇一撥撥來臨,象是大海裡層出不窮的咸帶魚。
2001年的4月1日,下午4點13分,一個醞釀已久的五點循環,終於在深圳結成了。
最先進入前循環狀態的,是深圳大學法學院碩士研究生甄琰。她不在教室,也沒在宿舍,而是側身躺在一張頗為精緻的床上。床罩是綠色的,淡綠,零星點綴着些深紫的小花。暗淡的光勉強透過白色的窗紗,滑下她玲瓏細緻的身體。時尚書屋
灰影伴着輕微的凹陷,從赤裸的腳踝斜上去,又斜進來,然後圓轉着,爬進面前垂落的短髮,給本應靈鋭的眼睛,罩上了一層隱約的霧靄。
甄琰已經這麼躺了很久,霧靄也已經從黑亮秀髮中瀰漫開來,瀰漫到那幅微笑着的相片上。恍惚之間,相框,連同矮櫃,都開始輕輕搖擺,想要逃離這淺淡的霧靄一般。左旋右晃中竟還夾雜着幾絲呻吟。
劉鑫這個洋癟三到底有沒有迷上她,又迷到什麼程度了呢?甄琰努力地想著,卻還是想不清楚。她不相信他會愛上自己,她也不希望他愛上自己,但着迷是必須的,那是誘使他兌現承諾,甚至做出更多承諾的基礎。她需要這些承諾,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她不想因為自己誤判形勢失去任何機會。時尚書屋
相框裡劉鑫的微笑忽然就有了些嘲謔的味道。
游龍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裁劉鑫的臉上,微笑卻正在漸漸消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消逝的原因並非甄琰,而是飛機舷窗外那大塊大塊的烏雲。剛從寒冷的河南飛回來,劉鑫本是滿心希望能見到燦爛陽光的,如今卻只能搖頭嘆息,暗自拿那個漂亮的空中小姐出氣。出氣的方式很簡單,想象她在自己身體的壓迫下掙扎呻吟就可以了。
那正是劉鑫喜歡的類型。認真起來的那雙眼睛,和蕭雪頗有幾分神似。不過,蕭雪的眼睛要比她純淨得多,也明亮得多。即使是通過粗放的VQ攝像頭,也能讓他時常感覺到一種清冽的芬芳。時尚書屋
那大約就是處女的芬芳吧。劉鑫的嘴角不由自主地聳了聳。原本有些陰冷的臉,竟也隱約浮現出熱暈。他再度望向舷窗,試圖在烏雲的縫隙間找到一些值得凝神注視的痕跡。時尚書屋
然而,除了深淺不一的灰黑之外,什麼都沒有。甚至連遠方的陽光,也隨着飛機的下沉,一點點失去了蹤影。
深大附中高二3班學生蕭雪,正仰望天色,悄悄發愁。同桌謝文超見老師走來,伸腳輕蹬她的椅子腿,她也只對老師笑笑,又給謝文超一個白眼,繼續仰頭看著窗外昏暗的天空。
見老師並沒批評蕭雪,繼續唸書去了,謝文超壓低聲音,忿忿不平地說:「操蛋老師,我不專心聽講的時候怎麼那麼多話……」
蕭雪沒好氣地打斷他,「誰叫你成績那麼差。活該!」說完,便把椅子拉遠一些,不去理會他嘴裡的嘟囔。
如果晚上真的下起了雨,如果爸爸真的要半夜才回來,那就只能讓媽媽去買哈根達斯給她吃了。蕭雪一邊想,一邊慢慢低下頭。讓媽媽受累雖然不好,但她下雨天吃哈根達斯的習慣卻不容破壞。媽媽也是強迫她背負厚望的「元兇」之一,為此受點累又有什麼不應該的呢?
蕭雪臉上輕淡的愁容,終於開始漸漸消散。
南山區老乾活動中心健康娛樂室副主任凌塵,卻一點也沒注意到天色。她剛剛回到那間狹小而安全的辦公室,正和心中的煩惡近乎徒勞地鬥爭着。
煩惡的根源,是個軍人出身並在勞動局副局長任上離休的糟老頭子。原本粗獷豪放的他,進入這裡後卻忽然「文化」起來,成了詩詞繪畫舞蹈班的常客。最近更是變本加厲,整天戴個花呢帽在凌塵面前晃來晃去,糾纏不休,說些或酸腐或曖昧的廢話。
這個老淫蟲!凌塵暗罵了一聲,臉不由就紅了。端起茶杯,泯了好一陣兒,才漸漸靜下心神。
說什麼「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色」,只要是男人,什麼時候都一樣要「戒之在色」。「血氣方剛」的蕭森,不也經常和那些女學生搞得不清不楚嗎?今天之所以要晚些回家,只怕也是為了和老情人幽會吧?
凌塵放下茶杯,暗暗嘆了口氣。
深圳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蕭森,當然不會知道凌塵的心情,即使知道了也未必願意理會,他現在已經夠鬱悶的了。
開完三天的學術會議,蕭森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攔住一直有意無意躲着他的袁小茵,問她有沒有時間一起吃飯。不料她竟以約了未婚夫看窗帘為由一口回絶。媽的你個小淫婦,當初捧着老子的老二如饑似渴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正經?難得老子念舊,你倒拿起架子來了。好,老子能讓你讀研,能讓你畢業,能給你謀到檢察院的美差,就有辦法再把你整下去。時尚書屋
到時候別怪老子翻臉。日你先人板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