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絲 第 8 頁


還是順着輕微紅腫的面頰,無所顧忌地淌了下來。「我……我……」 劉鑫靜靜地看著徐暉,直到她眼淚稍歇,抽噎漸止,才又溫言道:「說吧。我會儘量幫你的。」 良久,徐暉仍是執拗地搖了搖頭。「真的只有我說的那些。」
作者:liming609 / 頁數:(8 / 0)

徐暉臉上立刻浮出一片失望。但她還是很快穿好衣服,怯怯地走過來,坐進對面的沙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劉鑫靜了陣,才開腔問道:「你老實告訴我,羅漢怎麼逼你來的?」
徐暉楞住,半天,才小心翼翼地答道:「羅書記沒逼我。是……」

「你認為我會相信嗎?」劉鑫提高聲音打斷她,「你不老實說清楚的話,可就誰也幫不了你了。」

「真的,我說的是真的。」
徐暉呻吟般地重複着,眼睛裡的水暈卻又悄悄開始飄蕩。
劉鑫憐意頓生。「你應該相信我。除了相信我,告訴我真相之外,你也沒有別的選擇了。這樣子回去,你可什麼也得不到。」

水暈飄來飄去,晃了好一陣兒,到底還是順着輕微紅腫的面頰,無所顧忌地淌了下來。「我……我……」

劉鑫靜靜地看著徐暉,直到她眼淚稍歇,抽噎漸止,才又溫言道:「說吧。我會儘量幫你的。」

良久,徐暉仍是執拗地搖了搖頭。「真的只有我說的那些。」

劉鑫忍不住冷笑一聲。「那好,你可以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徐暉神色古怪地看著他,忽然就站起身,向門口走去。
多少有些踉蹌不穩的腳步,讓劉鑫不得不又叫住了她。「等等。」

徐暉停住,卻沒有轉身。「什麼?」
劉鑫沉吟着道:「協議的事,我再給你們一個月期限,條件不變,但簽約地點必須改到深圳。」

徐暉這才回了頭,淡淡地答道:「好,我會轉告的。」

劉鑫心中歉疚難去,略一沉吟,便又問:「我們公司要在鄭州設個代表處,你有沒有興趣過來籌備?」
徐暉頓了頓,說:「不用了,謝謝劉總。」
然後轉身欲走。
「還有,」聲音裡莫名其妙的急切讓劉鑫自己也有些吃驚,連忙緩一口氣,又說,「你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隨時打我的手機。」

徐暉勉強拼出些笑容,很淡,臉上的表情越發難以捉摸。「我想我自己可以應付。不過,還是謝謝劉總關心。」

劉鑫不覺有些泄氣,沒再說什麼,沉默地看著她,拉開門,走出去。
走到了門外的徐暉卻忽然回頭,一字一句地說道:「聽說上市政策可能有變,呂副市長指示4月底前協議必須正式簽署。」

劉鑫立刻坐直了,好一陣兒,才將身體松倒在沙發靠背上,得意地笑出聲來。時尚書屋
2

第2章

北環大道以北,從華僑城路口到景田,基本上都是鬱鬱蔥蔥沒多少人煙的野山。山是青色的,不高,樹草也沒有太多種類,但在深圳這樣一個漸趨現代化的城市裡,無疑也是一種獨特的風景。這和北環大道遠離南部繁榮之地,本身又是封閉公路有關。不過這幾年來,路南的山几乎已經被開挖殆盡,有些地方甚至都高樓林立了。時尚書屋
剩下的那些黃白的土堆,估計也很快會被混凝土代替。
劉鑫一向很喜歡驅車在北環大道上緩速滑行。如果是夜裡,他還會開着窗,擰熄發動機,讓飛流而下的山風橫貫車廂,也讓自己的身體,有機會接受些自然的野性。這是在繁華整齊的深南大道和精細優雅的濱海大道上絶對難以得到的。他無法想象一旦路北的野山也化為烏有之後,深圳還有什麼可以讓他流連忘返的地方。時尚書屋
所以,雖然他難以否認深南大道是深圳的核心,但他卻從來都不認為深南大道可以代表深圳人的靈魂。至于那個在外地人中間流傳的說法——每個深圳人出外歸來,必然要到深南大道上走一走,否則就會寢食難安,彷彿沒有真正到家一樣——他就更加嗤之以鼻了。在他想來,那不過是因為深南大道是大多數深圳人從機場或車站回家的必經之路而已。
或者他並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深圳人吧。即使他曾經在深圳大學獃過四年,即使他回國發展的首選之地仍是深圳,即使他現在在深圳能夠輕易呼風喚雨,他大概也還不夠資格做一個真正的深圳人。
如今的劉鑫,也並不太想做一個深圳人。回國後的這一年多時間裡,深圳越來越令他失望。當初那些年輕而勤奮的人們已經紛紛步入早衰,沒有了多少前進的動力;整個城市也在逐漸變得陰柔,只想著用花團錦簇的公園街道和富麗堂皇的中心廣場來裝點臉面。也許,很快,它就將和其它中國城市沒什麼兩樣。時尚書屋
但,除了深圳,他還能到什麼地方去呢?几乎所有的中國城市,都或陰柔或衰老,見不到多少陽剛和活力。香港是個膚淺的貴婦,廣州是個市儈的民婦,武漢是個潑辣的村婦,成都是個慵懶的情婦。此外,重慶是嬌縱少女,南京是小家碧玉,杭州是沒落閨秀,上海是半老徐娘。而那幾個罕見的雄性城市,也都早已經衰老不堪。時尚書屋
西安是個老笨的農民,拉薩是個老蠢的巫師,瀋陽是個老朽的地主。至于北京,最多只能算是個太監,老奸巨滑的太監,或者油嘴滑舌的太監。
在陰柔和衰老的包圍中,深圳又能撐持多久呢?賈寶玉永遠不可能有多少男子氣概,孫悟空也終於要接受鬥戰勝佛的稱號。陽剛十足活力四射的城市,根本就不可能在中國長久存在,早晚都會變成鋌而不堅堅而不久的神經性陽痿。劉鑫無奈地笑笑,心裡暗自嘆着長氣。也許,在完成了心願之後,自己終歸還是要回到美國去。時尚書屋
不詳的預感忽然又從腦海深處翻捲而出,劉鑫心神一緊,連忙甩甩頭,看看天色。豆大的雨點卻已經噼裡啪啦地掉了下來。頃刻之間,灰仆仆的車窗就掛滿了淚痕。
倒省得我洗車了。劉鑫這麼安慰着自己,笑容卻越發顯得無奈。他不喜歡下雨,也不喜歡讓雨水輕易洗去愛車身上的風霜。對越野陸虎來說,一塵不染是貴族格調,塵灰遍佈是豪傑本色,雨水沖刷後卻什麼都不是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