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水晶公主 第 1 頁


頭放進她的嘴巴是在幹嘛勒?!—— 正文 楔子 巴西首都巴西利亞,沙克洛夫的宅第。 一個仲夏的喜慶午後,空氣卻濃濁得令人胸臆一窒。 「莉莉安,恭喜你如願以償嫁給巴西最有價值的鑽石單身漢!」一個與准新娘容
作者:席晴 / 頁數:(1 / 38)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內容簡介:

到底是他邪門還是她帶衰啊?!
每次遇上他就沒好事情!
先是礦災埋得她灰頭土臉只剩一口氣,
又是遭毒蛇攻擊、又是吊橋斷落差點命喪谷底,
哎喲~他就不能離她遠一點嗎?!
再這樣下去,她這條小命哪夠老天爺這麼玩哪?!
哼!要不是看在他亟力邀請的面子上,
她才懶得跑這麼遠一趟路來找罪受——
什麼?!他竟敢說那個追了她半年的男人不是他?!
見鬼了!他還自稱什麼巴西的新好男人勒!
哼!敢做不敢當的臭男人!
他是巴西晶礦協會的龍頭老大很了不起嗎?
她愛跟別的男人眉來眼去是哪裡礙着他了?!
去!不是說他只愛礦石不愛女人的嗎?
那他這會兒把舌頭放進她的嘴巴是在幹嘛勒?!——

正文

楔子

巴西首都巴西利亞,沙克洛夫的宅第。
一個仲夏的喜慶午後,空氣卻濃濁得令人胸臆一窒。
「莉莉安,恭喜你如願以償嫁給巴西最有價值的鑽石單身漢!」一個與准新娘容貌十分相近的女子熱情地說著。
「將來你也會找到比洛夫更好的男人。」
幸福洋溢的莉莉安拉著女孩的手坐近自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是送你的結婚禮物。」
女孩房間漠視莉莉安的祝福。
「哦,謝謝你。」
莉莉安打開女孩送的禮盒,立時高興地驚呼起來,「它好美喔!謝謝你,你真是我的好姐妹。」
她真摯地抱著女孩,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我替你戴上。」
女孩扳開莉莉安擁緊自己的雙臂,為她戴上手工十分精細的銀製手鏈,眼波卻不經意逸出別于先前的恐怖色澤。「它真適合你!」
莉莉安盯着手鏈,火紅的朱唇蓄滿了笑,不察女孩眸中突然閃現兩道詭冷的波光。
「你的眼影淡了些,我幫你補一補好嗎?」女孩又岔開話題,並從皮包中取出早已備妥的粉盒。
「好啊,你的化妝術可以媲美巴黎最有名的化妝師可可。」
莉莉安立刻閉上眼睛,十分放心地將自己交給女孩。
女孩打開粉盒,雙瞳猶似無情無血的活屍,隼準地瞪着莉莉安,沾着眼影的綿棒開始認真地描繪着已趨臻境的眼皮。
霍地,那綿似乎有意描到了眼角,女孩逕自險險驚呼,還夾着幾分造假的聲音:「對不起,莉莉安,弄痛你了嗎?」手又上來為她的眼皮努力「加工」地搓抹着。
「沒關係,沒關係。」
莉莉安毫不設防的原諒了她。
半小時之後,位於二樓的新房突然傳來新娘子驚駭至極的瘋狂嚷聲:「有蛇!有蛇!救救我!洛夫!洛夫!妹妹!快來救我!」莉莉安一直扯着戴着銀鏈的手,又拍又打地試圖扯斷那條女孩送給她的手鏈。
忙碌的午後,似乎沒有人聽見她的求救聲,只有一個人例外,就是贈她賀禮的詭譎女孩,但是,她僅是站在一樓花園的隱秘處,盯着二樓新房的玻璃窗瞧,讀秒似的等待着……
「啊!蛇!」莉莉安驚悚的慘叫聲,終於在一分鐘後由二樓的窗檯傳來,接着就聽見「砰」地人體墜落的聲音。
莉莉安面容驚悸地躺在血泊之中……
沒有呼吸。
次年,另一個秋高氣爽的午後,沙克洛夫又結婚了。
詭異的女孩又來到新房,照例送了新娘裘莉一條與莉莉安一樣的銀製手鏈。
「恭喜你,裘莉。這個送給你,願幸福永隨。」
女孩熱情如火地說著。
裘莉以同樣的欣喜接受好友的祝福,自然將手鏈戴上,「它真的好美!」女孩靠近裘莉,「你的眼影好像淡了些。我為你補一個妝如何?」
「好啊!」她也放心地將自己交給了女孩。
不久之後,裘莉猛朝配戴手鏈的手不斷地抓打着,口中一樣喊道:「有蛇!有蛇!」她整個人往新房的巨型落地鏡猛烈撞擊,右手腕被狠利的玻璃碎片冷殘地刮傷,儘管鮮血如注,她仍不肯罷手,直到香消玉殞。
暗中觀察的女孩,這才悄悄退開……
兩年後,沙克洛夫在母親的催促下,三度舉行婚禮。
有了前兩次的教訓,這次他格外地小心,几乎是寸步不離守着新娘,這麼做不是因為他對新娘特別情深意重,而是一份道德壓力迫使他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但幸運之神似乎偏偏與他作對,就在去接一通臨時由工地打來的電話時,那名神秘女孩再度出現,新娘瑪雅也對女孩泛着天真喜悅的笑……
她接受了女孩送的銀製手鏈,也接受她的熱心補妝,眼影也是「意外」地沾進眼睫間……所有經歷和前面兩個死於非命的准新娘一樣——
「有蛇!有毒蛇!好可怕!」瑪雅也是奮力地扯着右手腕的手鏈,最後發了狂地用手戳向雙目……
杜鵑似的慘紅,終於讓她安靜下來,但……她不是再是那個神志清楚、嬌美如昔的女子。多日後,她被證實罹患精神官能症,並被送進「悲憫療養院」。
沙克洛夫痛心地關閉植滿玫瑰花叢的新人巨宅,並發誓永遠不再讓母親迫使他再婚。
事隔三年,兇手仍逍遙法外,奇怪的是,那森詭的女孩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不再有任何動作。

第1章

巴西 巴西利亞機場

紀曼菲一下飛機,立刻抽出大哥大撥着大哥紐約辦公室的電話。
「喂,大哥,我是曼菲,我已經下飛機了,但卻是在巴西利亞機場,可不可以麻煩你改派其他兄弟姐妹去日本接四姐回家?我實在不想錯過三年一度的水晶研討會!所以就先斬後奏了。對不起哦!」
儘管她說得卑躬屈膝,迷魅的紫色身影在陽光照拂下,仍帶著光幻清靈的美,蜜色的皮膚襯托出她健康又不失嫵媚的太陽眼鏡,嘴角微微上揚,讓人感覺到她不是真的對自己變更行程到巴西而感到歉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