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水晶公主 第 11 頁


「是嗎?」沙克洛夫夾着莫測高深的口吻,瞪着那張無可擊懈的容顏。 「是!有誰能比我更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被他這麼一譏諷,有些抹不下臉,更激起她的反彈。 「哼!是心理因素吧!」他顯然知道她的用心。「你最好識大體
作者:席晴 / 頁數:(11 / 38)

「洛夫、曼菲開舞!為我們開舞!」這群身價非凡的仕賈富商一下子成了熱衷投入群眾運動的會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沙克洛夫面對這陣勢,只得順應人心,迅速地勾住紀曼菲毫無設防的小蠻腰,輕快地步向舞池。一對絶色璧人就如翩翩彩蝶,飛舞在這偌大的舞池中,燈光也在此時悄悄地暗了下來,夜的迷魅,正揚……
紀曼菲這才驚醒,她曾發誓要懲戒沙克洛夫白天的無禮,這會兒卻和他共舞,雙手一使勁兒,打算逃開。
「你在幹什麼?」峻冷的聲調一如利刃,載滿了不容挑戰的狂鷙。
「我忽然頭痛,想回去。」
不曲意求歡,亦不激進巧辯,卻明明白白地告知對方,她可不想勉強自己做不願意做的事。
「是嗎?」沙克洛夫夾着莫測高深的口吻,瞪着那張無可擊懈的容顏。
「是!有誰能比我更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被他這麼一譏諷,有些抹不下臉,更激起她的反彈。
「哼!是心理因素吧!」他顯然知道她的用心。「你最好識大體地將這支舞跳完!」
威脅她?紀曼菲輕輕地揚起幽冷清脆的聲音,「我是想識大體,可是……體力不濟。」
話甫落,宛若體虛贏弱的弱質女流,紫眸一閃,人一放鬆,整個人竟「昏厥」過去!
沙克洛夫怎麼也沒想到她會使出這釜底抽薪的狠招。
「紀曼菲,我命令你給我馬上醒過來!」扣在腰肢上的手使勁地托住她輕盈的身子,咒罵的同時卻也為這軟玉馨香失了準頭。
紀曼菲哪會聽令!紀家六個兄妹,就屬她最「不聽話」!但她總是以「漫不經心」的態度讓強迫她的人氣得七竅生煙,卻又無可奈何。
她偏要昏倒,看他如何!她就不信沙克洛夫比她大哥更磨人!
「紀曼菲,你再不起來,我有的是法子對付你!」壓低的暴怒聲像道閻王的喻令,高傲地頒佈下來。
她依然裝死,不為所動。
夾着莫名的情慾與報復的烈焰熊熊燃起,沙克洛夫旋即低下頭懲罰似的吻住她的唇。
她登時睜開驚悸的瞳眸,又羞又怒地想推開彼此之間近距離的淺促鼻息,而那相互牴觸的雙唇,也在沙克洛夫狂妄的予取予求中,建構了極端曖昧的氛圍。
他野蠻霸道的吮吻,几乎掠奪她體內所有的空氣與精力,登時呼吸困難、四肢癱軟,無力自保。
「睡美人,你終於醒了?!」邪魅的笑,沖淡他那張剛毅冷霸的臉,宛似飽饜的公獅驕恣地睇視着已殘破不堪的獵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放開我!」紀曼菲對自己珍視的吻被人如此踐踏,紫瞳登時滲着烈焰,几乎將周圍的人焚盡。
「樂意之至。」
他笑得張狂,音樂也在這時變奏。
他贏了!沒有人可以將他玩弄于股掌間!尤其是女人,更不可能!
「沙克洛夫,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加諸在我身上的侮辱!」彩瞳盈滿了憤怒。
「彼此彼此!」越見她失控,他竟益發地暢快,彷彿鬱結於心的悵恨,在此刻終得稀釋。男人的邪惡也在此刻昭然若揭。
「哼!」好女不與男鬥!紀曼菲強令自己擺出拒人千里的冷漠,甩開他的手,才一轉身,就被自己裙角勾個正着……
該死!
她知道自己縱有再好的身手,也無法在高跟鞋的覊絆下平穩地站定,但她就是悶不作聲、不肯求救。
沙克洛夫雙臂一攬,在她糗態畢現之前摟住她,藉着昏暗的燈光,他那招誇大卻帥氣的攬腰動作,反倒讓人誤以為是探戈舞曲的花式舞步,絶妙又恰到好處。
朦朧中,他琥珀冷眸閃映着奇異的亮澤,發出足以令人屏息的光芒,「你總是這麼莽莽撞撞,看來,為了讓會員知道我是個好主人,今晚就讓我勉為其難地護送你回夢之園吧。」
一把扶正她,又刻意地拉著她的手轉個大圈,化開所有圍觀者不必要的臆測。
「我可不敢當。」
反抗的聲音竟然因為他突然的轉變,及那令人錯眼的眼神,削弱了戰鬥力。
沙克洛夫卻在瞬間臉色一整,泛閃着冷冽的星光,湊近她耳際低聲放話:「其實,我該將你逐出夢之園的。」
沒想到狠厲的辭鋒卻因躥入鼻端的綺香,怔住了……
她身上的味道,為何和「啞女」的味道這麼雷同?
冷魅幽魅的眸子立時逸滿了疑問,卻也因此染上了幾分柔情。
紀曼菲睇着他,疑問如春筍冒個不停……為何如此出色的男人連脾氣也「霸氣」地教人吃不消?
他真的是半年來一直寫傳真給自己的男人嗎?
以他剛纔的舉動,她實在懷疑是上天開的大玩笑!
突然間,她好懷念在礦坑中那個與他神似的男子。
她想,他一定不會像沙克洛夫這麼「粗魯」地對待自己!
「結束了,你可以擺脫我了。」
沙克洛夫對自己先前的言行有些惱怒,卻又不知如何回場。
「太好了。」
她不明白,明明是他欺人太甚,這會兒說話卻像孩子在賭氣似的?!儘管滿心不悅,她仍維持風度地笑着,離開舞池。
而他也極其稱職地將大掌摟在她的小蠻腰上,亦步亦趨地走回座位。
手掌再度傳來她溫熱的體溫,就像微量電流緩緩輸入體內,讓他感到一陣麻顫與舒適,思緒不禁又回到昏暗礦坑中的記憶裡……
「她」也有着和紀曼菲一樣的柳腰!
老天!他……在想「她」!一個謎樣的女子!
唉!她究竟在哪裡?
莉莎乍見他們如此「協調」的步伐,雙目倏睜,暈染出一片慘澹的殷紅,十指再度握緊……
怒,早上心頭。
月兒含羞地躲進雲後,只露出一抹昏黃;一輛吉普車技術地停在滿園石斛蘭的夢之園大門外。
車上的男子利落按下車門的自動鈕,生硬地說:「到了。」
瞧也不瞧身邊隱隱散髮着馨香的女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