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水晶公主 第 7 頁


有那麼點的……興緻。 女人不該都是水做的嗎?不是該像水一樣的柔情、像水一般的多淚? 只是他不知道紀曼菲也似水,但卻似水有容乃大,似水千變萬化,上天給她什麼容器,她就呈現哪種風貌,她可以是小溪,可以是巨濤,甚至是山
作者:席晴 / 頁數:(7 / 38)

「那你有去卡卡拉山的礦場嗎?」她也想知道礦災發生時,他人在哪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逾分了。」
他不想回答,因為她不是「她」。
她只是抿了抿唇,不為所傷。
「我想,這中間的誤會沒什麼好解釋,反正我已經提出解決的方法,你請吧。」
他簡潔扼要地點明,接着就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突然,紀曼菲噗哧地笑出聲,玩味地瞅着這個身高約有一米九的硬漢。
她的反應倒是勾起了沙克洛夫的疑惑,令他不得不重新正視這個女人。
他生命中的女子面對他的冷冰絶斷,不是強言歡笑,就是欲哭泣淚,總想以委屈來打動他的「良心」,而這個女人卻能以「瘋言傻話」輕易地激怒他,同時也激起了他的好奇心,還有那麼點的……興緻。
女人不該都是水做的嗎?不是該像水一樣的柔情、像水一般的多淚?
只是他不知道紀曼菲也似水,但卻似水有容乃大,似水千變萬化,上天給她什麼容器,她就呈現哪種風貌,她可以是小溪,可以是巨濤,甚至是山溝的水窪。
她的美,是摻雜着聰慧、狡黠,能伸能屈的強韌氣質。粗心的人只能除見她美麗的容顏,卻望不見皮相之下的瑰麗。
她知道沙克洛夫儘管抿唇不發一語,卻阻不斷對她這抹笑的探究之心,不過,她只是逕自說著:「既然如此,我也不好意思死皮賴臉地住在這裡,不過,借我浴室一用,應該沒有問題吧?」
「嗯!」沙克洛夫為自己連續處于下風生着悶氣。一踏出房門就撞見第2個令他沒轍的女人,「媽?!」
「陳女士?」紀曼菲也是一愣。
他叫陳曦——媽?
這麼說,她之所以能住進夢之園,是因為陳老太太的關係?
但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曼菲,我不姓陳,我姓宮,宮晨曦才是我本名,瞞你,是有苦衷的。」
華髮生輝的老太太熟稔地拉起紀曼菲的手,心疼地怪叫,「喲,喲,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其實她不見兒子回家,就打電話問過羅伯森發生了什麼事,左推右敲地判斷,心忖,不留在工地的兒子,除了夢之園之外,他無處可去,所以她就直接殺來這裡,沒想到也看到失蹤一天的紀曼菲。
這倒好,省了她撮合他們共處一室的機會。
「她待會兒就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沙克洛夫怎麼會猜不出母親的「別有用心」,他可不打算讓母親如願。
「什麼?」誇張的臉部表情活像舞台劇的旦角。
紀曼菲再次笑了,像朵沾了新鮮露水的石斛蘭,「是啊!」她極其配合地演出。「他說,這是一場誤會,我必須去找莉莎問問我該住在哪裡。總之,這裡是不能住外人的。」
她揚了揚剛纔沙克洛夫硬塞給她的便條紙,這才有機會瞄了紙上的字一眼,怪怪,這字運筆如飛,渾勁有力,可見這人是個不受覊絆、心思深沉,一旦決意,無人能改的人。時尚書屋
嗯!很像他!她又笑了。
宮晨曦為紀曼菲的精湛演出逸着滿意的笑,自己果然沒下錯注,她的確有別于兒子前三任的妻子。
只有堅強、懂得調適的女孩,才能匹配她這個「災星」不斷的兒子。
她可不能讓兒子將紀曼菲逐出門牆之外!「洛夫,不用找莉莎了,因為所有的飯店都客滿了。」

「媽!」他鐵青的臉,載滿抗議。
「曼菲是咱們的貴賓,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讓她繼續住在夢之園,二是讓她搬進咱們家的大宅。」
宮晨曦氣定神閒地說。
「你——」這就是他媽,總能將事情「佈局」得嚴密不漏,讓人落入陷講,還得向她叩首作揖。他只能仰天喟嘆,拂袖而去。
踱步不到門邊就聽見紀曼菲驚愕地低嚷:「你該不會就是,巴西最有名的言情兼偵探小說的小說家,宮晨曦女士吧?」
「不錯,我正是。你也看小說?」
「是我的秘書,她很喜歡你的作品,不時在我耳邊提及你的大名。」

女人!沙克洛夫為她倆熱絡的對話感到不平,打算離開,省得生氣。
「洛夫,你看曼菲住哪兒好?」宮晨曦遠遠喊道,得意唇弧勾得好深。
「不知道!」他頭也不回地吼道。
「那就住我們大宅好了。」

「免談!」開玩笑,住進他家,那他們不是得天天四眼相對?!
「那就住夢之園了。」

「隨便!」沙克洛夫知道自己再留在這裡一分鐘,準會發瘋。
「宮女士,我想沙克洛夫先生好像不太高興,我還是……」
紀曼菲雖然有點氣他,倒還不想交惡。
「知道就好。」
沙克洛夫沉不住氣又折返身子冷聲道。
「我決定接受你們的好意,在這兒住下了。沙克洛夫先生,新新好男人。」
紀曼菲說著他曾經在傳真裡形容自己的辭兒刺激他。
好歹她自小到大都是被男人捧在手掌心上的俏佳人,儘管此刻受到他存心挑釁,但她絶不會以淚示弱。
這不是她的作風。
她要永遠像璀璨晶瑩的紫水晶,向世人展現她最光璀堅韌的一面!
紀家沒有脆弱的成員,她是紐約璀璨王朝龍頭老大紀顯嘩的女兒,也是對水晶有深入研究的專業人士,沒有理由為一個瀕臨抓狂的男人流落街頭!
「歡迎,歡迎。」
宮晨曦簡直對這個女孩滿意極了。她從未見有任何女人敢向沙克洛夫挑戰,而且含笑自若地絲毫不受影響。
男女交手本就該處在平衡的兩端,否則永遠低下的一方終會因為無法忍受而反彈,或是抑鬱以終,這種情感是不會持久的,越久,積恨只會更深。
沙克洛夫企圖喚回被紀曼菲攪亂的理智,但還是失敗,只能負氣地離開夢之園。

第3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