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水晶公主 第 8 頁


彿呼應「水晶研討會」而裝扮的,她的火熱晶璨與身邊男子的冷驚俊碩,有着鮮明而搶眼的對比。 跨入會場,她便以女主人之姿面向群眾,頷首爽笑,「歡迎!歡迎!」 一路走來,她沒忘記任何一個賓客的名字,令在場的所有人有着賓至
作者:席晴 / 頁數:(8 / 38)

曦照下,芳華草木輕吐着宜人氣息,位於巴西利亞市區外,一棟占地廣大的橢圓建築物仍點起了光燦的燈火,與道道暖陽輝映,美不勝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今年是巴西三年一度的水晶研討會,賓客雲集,衣香鬢影。
就在一聲聲寒暄的問候聲中,大廳突然傳來熱烈的掌聲。
順着掌聲源頭擦去,半拱型的巨門下,一名身穿墨黑色暗紋西裝的男子,正邁開步伐走了進來,渾身逸散着一股無人可擋的力道,像千百道刺目的光芒,射入在場每雙瞪直了的眼,他那看似不覊卻又是機敏狂傲的神韻,與一頭未經染整的褐黃色鬚髮,更透着獅王君臨天下的氣勢!
跟在他身邊的女子感到驕傲極了,努力地挺直了腰桿,亦步亦趨地跟隨着他的腳步。
一身火紅削肩的無袖合身長禮服,刻意強調她豐腴的胸綫,黝黑而有彈性的頸項上,更佩帶了多彩繽紛的水晶項鏈,彷彿呼應「水晶研討會」而裝扮的,她的火熱晶璨與身邊男子的冷驚俊碩,有着鮮明而搶眼的對比。
跨入會場,她便以女主人之姿面向群眾,頷首爽笑,「歡迎!歡迎!」
一路走來,她沒忘記任何一個賓客的名字,令在場的所有人有着賓至如歸的感動,也替身邊的男子作了最好的「公關」。
「你是莉莎吧?沙克洛夫有你打點一切,真是他最大的福氣。」
一名來自北方的富商咧嘴笑說。
「是啊!莉莎可願跳槽?我願出比沙克洛夫更高的薪水哦!」另一名蓄着落腮鬍的男子助興說著,着實對莉莎的圓滑激贊不已。
「謝謝你的慷慨,不過我和沙克洛夫先生有約定,除非他開除我,否則我只能服務于巴西水晶協會及宮女士的。」

在外人面前,她總是稱姐夫為沙克洛夫先生,以避免不必要的揣測與麻煩。這一刻她已展開她最大的本錢——微笑,凝視着身邊俊挺剛毅的姐夫,先前的話是真是假顯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跟定他了。
就在一連串的寒暄聲中,大廳突然鴉雀無聲,所有目光全朝同一個方向看去——
門邊再度出現另一個令全場屏息的焦點。
媚紫的身姿,仿若來自天河的謫仙,遙向彩虹借了一道紫光澆灌全身,紫氣氤氳,迷魅人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是誰?」几乎是囈語,從許多為她閃了神的男人口中逸出。
她身着一襲紫色連身水洗絲與雪紗剪裁而成的長禮服,並延綫而上裸露出纖細勻稱的大小腿,蜜色的皮膚還包了一層薄絲製成的緊身褲,頗有欲蓋彌彰的誘人效果。
最有創意的是它衣袂緣邊,鑲着一顆顆層次不同的粒狀水晶,款擺之間,晶光閃爍,美不勝收。
最令人玩味的該是她臉上彆著的紫金紗巾,邊緣也以長短不一的水晶作成流蘇狀,風動晶蕩,只消她輕勾唇角,那水晶石便如風鈴般地輕輕響起,勾誘人心。
淡紫薄紗的水袖更為她略顯骨感的身形增添嬌態,滿眼瀲灧的波光來自心中的篤定。那正是她最珍貴的一部分,也是她出席今晚這個會議的目的。
對於這種迎接她的「目光陣仗」,她早已習以為常,泛着謙沖的倩笑面對人群,紗巾上的水晶也跟着燦動,神秘的嫵媚,教人看得痴傻。
終於有個男人從迷繭中「醒」了過來,有禮搭問:「你就是聞名紐約,美麗又專業的水晶專家,璀璨王朝的五小姐——紀曼菲女士嗎?」美國籍的金髮男子露出欣賞又愛慕的眼神,激動中竟失禮地伸出右手打算與她握手。
紀曼菲不介意地伸出柔美,「我是紀曼菲,晚安。請問你是?」
「我是尼爾森,今天的總招待,芳駕蒞臨使得巴西水晶協會更加璀璨晶亮。」
一口白牙,一口真誠。
「你過謙了,有你的服務才是大會圓滿的重要因素。」
紀曼菲一眼就喜歡上這個有如朝陽般和煦的男子。
大廳裡一雙雙眼睛全迷失在紀曼菲面紗下的紫瞳中,直到尼爾森將她帶到沙克洛夫身邊,愛慕的群眾這才解開懸在心頭許久的疑惑。
「洛夫,這位是璀璨王朝的紀曼菲小姐,也是今晚的貴賓。」
尼爾森興奮地引薦。
「我們又見面了,沙克洛夫先生。」
紀曼菲瞟着他笑,光彩湛然,更盛載了幾分調侃。
沙克洛夫心口一窒,無法言語。
她……就是紀曼菲?
怎麼才經過一天,就醜小鴨變成了天鵝?
他向來認為東方女人五官不夠分明,身材線條單薄,性情又大多優柔寡斷,難登大雅之堂;當然除了他老媽例外,然而眼下的紀曼菲卻完全沒有上述的缺點,甚至還有西方女性所欠缺的神秘感。
說不為她絶美的容顏為之一振,那是自欺欺人!但他與生俱來的王者之勢,立刻讓他從紫色光圈中跳脫出來。
「住得還習慣吧?」諷刺的成分多過于問候。
自從她進駐夢之園,他就沒再踏進那兒一步,據他瞭解,她的死活全由他老媽一個人熱切地張羅着。
「多謝你的割愛啊!」紀曼菲哪會聽不出沙克洛夫口中的挖苦。她對於追求自己的男人也許少根筋;但對於「打擊」她的人,不論男女,她的心可就晶瑩剔透得多。
「你們認識?」尼爾森驚訝道,說不出的醋酸味一路自腳底盤桓而上。儘管他與沙克洛夫是多年的莫逆之交,但在追求女人上總是略遜他一籌,不免有些鬱辛,卻又不能點明。
而站在沙克洛夫身邊的莉莎,旋即感到自己一身艷紅的火焰,已被這股紫光所取代,相對紀曼菲的神秘,自己的火熱開放反倒顯得膚淺,不由地懊惱今天為什麼不穿白色禮服,或許還可以與之一較高下。
沙克洛夫並沒有回答尼爾森的問題,只是拉個墊背當話題,「這是莉莎,我母親的得力助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