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人,前夫 第 11 頁


安靜、隱密的位子嗎?」他微笑道。她獃若木鷄的看著他完全無法反應。「啊,我找到了,那個位子看起來還不錯,我就坐那裡好了。」無視她獃滯的反應,卓翔輕鬆自在的說道,然後自動自發的走到他看中的位子上坐下,開始將他差
作者:金萱 / 頁數:(11 / 0)

谷以嵐不知道該回答好或不好,只好低聲說:「剛纔他在離開時,跟我說他絶對不會放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喔,是嗎?那我還真想看看他的絶不放棄能夠撐多久?」于寒皮笑肉不笑的揚高唇角,還露出一臉迫不及待等着看結果的邪惡表情。時尚書屋
看著她,谷以嵐突然發現自己開始為卓翔感到擔心了。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隔天一早,咖啡店才開始營業不久,店門便「噹啷噹啷」的響了起來,迎進今天第1位進門的客人卓翔。時尚書屋
他提着塞滿公文的公事包與一台筆記型電腦走進幸福咖啡店,在谷以嵐乍見他的愕然獃滯間走向她,然後傾身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時尚書屋
「早安,親愛的,可以給我一個最安靜、隱密的位子嗎?」他微笑道。時尚書屋
她獃若木鷄的看著他完全無法反應。時尚書屋
「啊,我找到了,那個位子看起來還不錯,我就坐那裡好了。」
無視她獃滯的反應,卓翔輕鬆自在的說道,然後自動自發的走到他看中的位子上坐下,開始將他差點被塞爆的公事包裡的資料檔案一一拿出來堆在桌面上,一副準備要開始辦公的模樣。時尚書屋
「你這是在做什麼?」谷以嵐終於從愕然中回過神來,迅速的走上前,壓低聲音問他。時尚書屋
「我要把你追回來,不過因為我工作有點忙的關係,所以只好把工作帶到這裡來做,一邊做一邊追求你。」
他邊說邊忙着將筆電從背包裡拿出來放在桌面上。時尚書屋
「你不要閙了,卓翔!」
「我沒有在閙,我是認真的。」
他抬起頭來,一本正經的看著她。時尚書屋
「我以為我昨天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
「說你已經不再愛我的話嗎?我不相信。」
「你必須相信。」
「好,就算我相信好了,但那也不代表我就必須要對你死心,不能再試着打動你已經閉鎖的芳心不是嗎?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句話。」
谷以嵐不知所措的看著他,知道他是認真的,但到底是為什麼?他說他愛她,這就是原因嗎?可是以前他也跟她說過同樣的話,結果後來還不是離棄了她。時尚書屋
什麼是愛,對他來說愛到底是什麼呢?只是談戀愛時的甜言蜜語,或者是口頭禪嗎?也許許多女人就吃這一套,但是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呀。時尚書屋
「好,隨便你,不要說我沒給你警告,又菱姊她們並不喜歡看見你出現在這裡。」
她吸了一口氣,警告的對他說。時尚書屋
「只要你沒有不喜歡就行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深深地凝視着她。時尚書屋
「我也不喜歡。」
「我能說什麼?希望我的傷心能讓你的心情變好?」卓翔露出一抹受挫哀傷的神情,苦聲笑道。時尚書屋
谷以嵐瞪着他,一點也不喜歡他露出這種沒自信的苦笑神情。時尚書屋
「我到這裡來不是為了打擾你工作的,你去忙你的吧,不過在這之前,可不可以給我點吃的?我到現在都還沒吃早餐,快要餓死了。」
他裝出一副可憐樣。時尚書屋
她瞪着他,完全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如果她夠狠的話,就可以直接跟他說「你餓死算了」,然後冷漠的轉身離開不再理他,但是——
「鬆餅可以嗎?廚房要到十一點半以後才會開始供餐。」
「可以,謝謝你,親愛的。」
「我們已經離婚了,請你不要再這樣叫我。」
她蹙眉道。時尚書屋
「我們會再結婚的,親愛的。」
谷以嵐無奈的輕吐一口氣,放棄的直接轉身離開去做鬆餅,因為多說無益,他根本就是左耳進右耳出,完全沒理會她的抗議。時尚書屋
回到吧檯裡,她手腳俐落的做着鬆餅,一邊為他沖泡咖啡。其實他在認識她之前是不喝咖啡的,後來因為陪她喝,才愛上了充滿奶香味的拿鐵,不過也僅此而已。時尚書屋
一會兒後,她端着烤好的鬆餅和咖啡走出吧檯時,門上的風鈴在此時清脆的響了起來。時尚書屋
「噹啷噹啷——」
走進來的是每天準時在十一點抵達店裡的老闆娘段又菱。時尚書屋
「早安。」
她像每一天早上一樣向在場所有人開口道早,目光在掠過谷以嵐之後,驀然停頓在卓翔所在的位子上,然後緩緩地挑高眉頭,再看向她。時尚書屋
她渾身僵硬的尷尬了起來。時尚書屋
「他幾點來的?」段又菱走向她,好奇的問。時尚書屋
「十點半左右。」
她輕嘆口氣,有些無奈的回答。時尚書屋
「他想幹麼?」
谷以嵐無言以對。時尚書屋
「那是他的餐點?」段又菱將目光移到她手上的托盤。時尚書屋
她點點頭。時尚書屋
「那你還是快點送去給他吃,然後順便叫他吃快一點吧,否則待會兒于寒姊下來之後,他就別想吃了。」
段又菱嘴角微揚的拍拍她的手臂。時尚書屋
谷以嵐立刻領悟她的言下之意,點點頭,迅速的把鬆餅和咖啡送到卓翔桌面上去。時尚書屋
「快點吃。」
她着急的對他說。時尚書屋
「我又不趕時間,吃這麼快做什麼?」他抬起頭來,好笑的看著她。時尚書屋
「你如果現在不快點吃的話,待會兒等於寒姊她們來了之後,你就什麼都別想吃了。」
谷以嵐一臉嚴肅。時尚書屋
「于寒姊?」卓翔語氣裡有着疑惑。時尚書屋
「昨天你在這裡見過她,你忘了嗎?」
「你是指昨天那兩個說話咄咄逼人的女人?」
「你還是快點把東西吃完,然後離開這裡,以後別再來了。」
她正色表示。時尚書屋
卓翔緩緩搖頭。「除非你答應跟我回家,或者是再嫁我一次,否則從今天開始我每天都會到這裡來,而你每天都會在這裡看見我。」
谷以嵐氣憤的瞪着他,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執迷不悟。時尚書屋
「好,既然如此,那就隨便你了,反正接下來難看的人不會是我。」
「說的對,你去忙你的吧,別再替我擔心了。」
「誰在擔心你?」
「如果你不是在擔心我的話,又何必管我待會兒有沒有東西吃,或者是會有多難看呢?」
咬了咬下唇,她氣憤的轉身就走。他既然這麼愛自取其辱,那就隨他吧,她再也不管他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