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人,前夫 第 12 頁


壞了店裡的氣氛,我們的咖啡店不是叫幸福咖啡店嗎?顧名思義,這裡應該是充滿幸福的氣氛才對,根本就不需要為了我的過去把氣氛閙僵,不是嗎?」她迅速的解釋。「我們這裡太幸福了,偶爾有點不一樣的聲音也不錯,這樣可以讓那些過于沉
作者:金萱 / 頁數:(12 / 0)

「幹麼氣呼呼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回到吧檯裡,段又菱關心的問。時尚書屋
「我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她忍不住抱怨。時尚書屋
「怎麼了?」
「他說除非我答應跟他回家,或者是再嫁給他一次,否則他每天都會來。」
「他真這樣說?’
「對。」
她氣憤的說。時尚書屋
「那于寒姊聽了之後一定會很高興,因為有人可以讓她整着玩了。」
段又菱笑聲道。時尚書屋
聽她這麼說,谷以嵐頓時眉頭緊蹙的又擔憂了起來。時尚書屋
「又菱姊,你可不可以幫我叫于寒姊別這樣?」她低聲請求。時尚書屋
「你心疼呀?」段又菱微笑的問。時尚書屋
谷以嵐倏然一獃,臉色不由得尷尬的泛起潮紅。時尚書屋
「我只是不想壞了店裡的氣氛,我們的咖啡店不是叫幸福咖啡店嗎?顧名思義,這裡應該是充滿幸福的氣氛才對,根本就不需要為了我的過去把氣氛閙僵,不是嗎?」她迅速的解釋。時尚書屋
「我們這裡太幸福了,偶爾有點不一樣的聲音也不錯,這樣可以讓那些過于沉溺假相幸福的人有所警惕,你不覺得嗎?」
「又菱姊……」
谷以嵐突然有種無言以對的感覺。時尚書屋
「別擔心,于寒姊不會太過分的——啊,說人人到!」
谷以嵐倏然回頭,就見于寒剛巧伸手由門外推門而入。時尚書屋
「噹啷噹啷——」門被推開,她走進店裡。時尚書屋
「早安。」
她笑着走向她們,還沒發現卓翔的存在。時尚書屋
「早安,于寒姊。」
段又菱愉快的與她打招呼。時尚書屋
「早安,于寒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谷以嵐的聲音就有點心虛。時尚書屋
「怎麼了?」于寒何其敏感,立刻察覺到她的不對勁。時尚書屋
段又菱用下巴努了努卓翔坐定的方向。時尚書屋
于寒轉頭望去,眼睛倏然一亮。「呦,瞧瞧那是誰呀?」完全是迫不及待想上前找碴的聲音。時尚書屋
「于寒姊!」谷以嵐忍不住求聲叫道,在她轉頭看向她時,對她拚命的搖頭。時尚書屋
「你一直搖頭做什麼,以嵐?」她挑着眉頭,明知故問。時尚書屋
「于寒姊,你不要理他好不好?」谷以嵐求道。時尚書屋
「為什麼,你不愛他了,對他的糾纏不休應該感到很不耐煩才對,我去幫你把他趕走,讓他知難而退不好嗎?」
「不要理他,他就會知難而退了。」
她猶豫的說。時尚書屋
「你想得太簡單了。」
于寒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照我看來他是屬於死纏爛打型的,若不使出一些非常手段,他是不會這麼容易就知難而退的。」
「于寒姊,你有什麼非常手段?」段又菱好奇的問。時尚書屋
「給我一杯冰水。」
「你想做什麼?」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谷以嵐驚疑不定的看著段又菱端了杯加着冰塊的檸檬水給于寒,然後見于寒端着那杯水緩緩走向卓翔。時尚書屋
于寒姊她到底想幹麼?她忐忑不安的忖度着,難道她想把那杯冰水從卓翔頭上澆下去,或者是直接往他臉上潑去嗎?她的非常手段到底是什麼?時尚書屋
但于寒只是端着水杯在卓翔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來,然後姿態優美而怡然的喝了一口手中的水,在放下水杯對他微微一笑後,開始愉快的與他交談。時尚書屋
距離有些遠,店裡的音樂有些大聲,門上的風鈴「噹啷噹啷」作響,不斷地迎進上門的客人,害得她完全聽不見他們倆的對話,無法想象或揣測他們在談些什麼。時尚書屋
于寒姊不是說要幫她把他趕走,讓他知難而退嗎?為什麼他們倆卻好像談得很愉快的樣子,他們到底在談什麼?時尚書屋
「以嵐,幫我招呼三號桌和四號桌的客人好嗎?」段又菱說。時尚書屋
「好。」
她強迫自己將注意力從他們兩人那裡移開,迅速的點頭道。時尚書屋
一過十一點,掛在店門上的風鈴響起的頻率就愈來愈頻繁,走進店裡的客人也愈來愈多,谷以嵐才招呼完三、四號桌的客人,另一批客人已在等待她的招呼。連同段又菱,店裡早班外場的工作人員就有五個之多,但是大夥仍忙得不可開交。時尚書屋
帶位、送水杯、送點餐單,然後等候點餐,將點餐單送交廚房、吧檯,接着再送上餐具、前菜、主菜、副餐,再回收用過的餐具、送客人離去,最後收拾餐桌、等候下一批客人到來,周而複始,這就是她的工作。時尚書屋
好像有點累,但是她卻樂在其中,因為忙祿可以轉移她的注意力,讓她沒有時間胡思亂想,過去三個月來她就是靠這樣忙碌的生活挺過來的,而他……她好不容易才將他遺忘,他為什麼又要冒出來擾亂她心裡那一池好不容易沉靜下來的清水呢?時尚書屋
前一批客人剛走,下一批客人未來前,谷以嵐終於偷得一點閒,再度將目光轉向他所在的位子,卻在下一秒鐘瞬間獃住。時尚書屋
不見了!卓翔不見了!
她愕然的轉頭左右張望,在店裡梭巡他的身影。他人呢?時尚書屋
「以嵐,你在找誰?」注意到她尋人的舉動,段又菱開口問道。時尚書屋
她微僵了一下。「呃,怎麼沒看見于寒姊呢?」
「你應該是在找和于寒姊在一起的卓翔,而不是在找于寒姊吧?」段又菱取笑道。時尚書屋
「我……」
谷以嵐瞬間窘紅了臉,但是既然已被看穿,那就大方問吧。「他們人呢?」
「走了。」
「走了?」她訝然重複這兩個字。時尚書屋
「卓翔十分鐘前已經結帳離開了,于寒姊則是突然想到有事要回娘家一趟,所以就一起離開了。」
段又菱說。時尚書屋
谷以嵐獃若木鷄的看著她,感覺自己似乎變成了外星人,要不然的話,她為什麼聽不懂又菱姊在說什麼呢?卓翔不可能連一聲招呼都沒有跟她打就離開才對呀,他不是想來輓回她的嗎?而于寒姊……
「又菱姊,他有留什麼話要你轉告我的嗎?」
「你說卓翔嗎?」
她點頭。時尚書屋
「沒有。」
段又菱搖搖頭,「不過于寒姊有。」
谷以嵐直勾勾的看著她,屏息以待。時尚書屋
「于寒姊說解決了,你以後再也不必擔心卓翔會跑來糾纏你。」
段又菱微笑轉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