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人,前夫 第 26 頁


你們,對你們搖尾乞憐嗎?」她用力的搖頭。「我從來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想幫忙……」「幫忙?」他嘲諷的冷哼一聲,「好呀,如果你真的要幫忙就給我一千萬呀!」她聞言獃住。「一……一千萬?」「你是在向我們勒索嗎?
作者:金萱 / 頁數:(26 / 0)

兩疊厚厚的千元大鈔驀然迎面砸了過來,砸得谷以嵐有些措手不及,而卓翔像是早已料到他會這樣做似的,馬上將那飛向老婆的兩疊鈔票給擋了下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啪答!啪答!」二十萬元就這麼掉落在地上。時尚書屋
「有沒有怎樣?」他立刻關心的問,在見到老婆搖頭後,下一秒便冷厲的看向王正銘這個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的傢伙。時尚書屋
「你這是做什麼?」他冷聲質問。時尚書屋
「我不用你們憐憫,你們別以為這樣做,我就會感激你們!」王正銘怒不可遏的朝他們狂吼。時尚書屋
「我並沒有要你們感激我……」
谷以嵐嘗試着開口解釋,卻被他怒聲打斷。時尚書屋
「不是憐憫就是污辱!你們這些有錢人自以為錢是萬能的,只要撒點錢在別人身上,別人就會像狗一樣的爬向你們,對你們搖尾乞憐嗎?」
她用力的搖頭。「我從來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想幫忙……」
「幫忙?」他嘲諷的冷哼一聲,「好呀,如果你真的要幫忙就給我一千萬呀!」
她聞言獃住。「一……一千萬?」
「你是在向我們勒索嗎?」卓翔陰沉的問。時尚書屋
「是又怎樣?」
「如果是的話,你可以繼續作你的春秋大夢,因為除了這二十萬,我們不會再多給你一塊錢,人渣。」
卓翔面無表情的盯着他。時尚書屋
「你說什麼?你剛纔叫我什麼?」王正銘雙目圓瞠,青筋爆凸的瞪着卓翔怒吼。時尚書屋
「人渣。」
他冷笑重複。時尚書屋
「你這傢伙——」王正銘憤恨的咆哮一聲,握緊拳頭就朝卓翔衝了過來。時尚書屋
他立刻將谷以嵐往後方推去,在王正銘猛力朝他揮拳時,用一隻手擋住他的攻擊,再用另一隻手重重地揍上他的肚子,讓他瞬間彎腰嘔吐,抱著肚子痛苦的跪了下來。時尚書屋
接着他彎腰將地上的二十萬撿起來丟向他。時尚書屋
「這二十萬隨便你要不要。」
他說,「對你,我們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如果你仍繼續執迷不悟的話,下次我們不會再手下留情。」
說完,他走向老婆,攬着她的腰帶她轉身離開。時尚書屋
「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王正銘在他們身後憤怒的咆哮,聲音中充滿了恨意。時尚書屋
谷以嵐渾身一僵,想回頭卻被卓翔制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理他。」
「可是……」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果連我們這樣對他,他都還能曲解我們,那就是沒救了。」
「我從沒想過要污辱他,只是想幫忙而已。」
谷以嵐難過的表示。時尚書屋
「我知道。」
「他說他不會放過我們。」
「我不會讓他傷害到你。」
「我怕他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傷害到爸、媽、你或是其他人。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我肯聽你的,不要這麼婦人之仁的話,事情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
她既自責又後悔莫及的哽咽道。時尚書屋
「噓,我不會讓你所擔心的事情發生的,相信我好嗎?」他停下腳步,將她擁進懷裡,語聲輕柔卻堅定的安撫着她。時尚書屋
「我不想任何人為我受傷。」
她在他懷中抬起頭來,眼泛淚光,難過的看著他。時尚書屋
「不會有事的,別想這麼多,嗯?你只要專心想我和我們的孩子就夠了,其他的事都交給我來處理好嗎?」他再次柔聲安撫。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一直都在替你添麻煩。」
「如果這是擁有你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我甘之如飴。」
「對不起。」
「我比較想聽另外三個字。」
他低下頭來輕抵着她的額頭。時尚書屋
「我愛你。」
親吻她一下,他要求道:「再說一次。」
「我愛你。」
又吻了她一下,他才將她擁進懷裡,吻着她額頭說:「一切都會沒事的,相信我,親愛的,相信我。」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因為這次有許多路人能證明王正銘放話威脅說他不會放過他們,所以要逮他進牢裡,對卓翔的律師團隊而言,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時尚書屋
不過為了更加確認他的罪行,卓翔和律師討論的結果,決定稍微對他搧風點火一下,設下圈套來讓他跳,這樣方能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麻煩。時尚書屋
一旦有了決定,計劃立刻如火如荼的展開。時尚書屋
對他們充滿恨意的王正銘果然輕而易舉的就讓人搧動起邪念,成了殺人未遂的現行犯,當場被警方逮捕,這次的罪行肯定會讓他在牢裡蹲上好一陣子。時尚書屋
為了不讓心軟的老婆感到良心不安,卓翔自動自發的省略所有過程,只將王正銘企圖謀殺他,最後被警方逮捕的結果告訴她。時尚書屋
有了上回令她自責、後悔不已的決定後,心軟的谷以嵐雖然在聽見這個消息時,仍覺得難過不已,卻不再有請他高抬貴手,讓他左右為難的求情舉動。時尚書屋
一切跟蹤威脅的惡夢終於都過去了。時尚書屋
「今天想去哪兒?」早上醒來用過早餐後,卓翔神清氣爽的問老婆。時尚書屋
「今天又不是休假日,你不用去公司上班嗎?」谷以嵐訝然的問。時尚書屋
「昨天的驚魂記讓公司放了我一天療傷假。」
「是你自己懶,不想去上班吧?」
「怎麼這樣說呢?你老公我可是很認真、很辛苦的在工作耶。」
他馬上抗議。時尚書屋
「是嗎?」斜睨他一眼,她一臉不信的表情。時尚書屋
「老婆,你這樣很傷我的心耶。」
卓翔伸手將她擁進懷裡,賴在她肩膀上故作傷心狀。時尚書屋
她笑了笑,伸手拍拍他。「好,對不起。」
「那我們今天要去哪兒?去北海岸看海要不要?」他抬起頭來,興緻勃勃的問。時尚書屋
「我下午要產檢。」
她歉然的說。時尚書屋
「產檢?不是約後天嗎?」他有些意外。時尚書屋
「醫生後天臨時有事,所以在昨天打電話告訴我提前到今天。」
「那你怎麼沒有告訴我?」
「我忘了嘛。」
「這種事怎麼能忘了呢?如果我今天沒休息,下午又有什麼重要會議非要我親自出席的話,那誰陪你去產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