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人,前夫 第 29 頁


警了。」另一名警衛嚴肅的開口。卓翔看向老婆,見她除了面無血色的盯着他受傷的手不斷落淚外,壓根兒就沒有其他反應,他只猶豫了一下,便向警衛點了點頭。「麻煩你們了。」***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作者:金萱 / 頁數:(29 / 0)

一顆劇烈跳動的心臟緊靠在她背後,是他的;一隻緊握在刀刃上已開始滴血的手,也是他的。他是卓翔,是她老公,是說過要她相信他,他絶對不會讓她受到傷害的男人,她的男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知是感動、自責、懊悔或心疼的淚水在瞬間奪眶而出,她迅速的抓住他為保護她而受傷的手,不知所措的看著他掌心上血淋淋的傷口直掉眼淚,根本就忘了兇手的存在。時尚書屋
此時瘋了似的林美貞早已被警衛制伏,一名警衛負責壓制她,一名則負責打電話報警,還有一名剛巡邏回來的警衛則匆匆地跑向他們,迅速的替卓翔檢查傷勢並初步包紮傷口。時尚書屋
「這傷口必須到醫院才行,我開車送你們過去。」
警衛立刻作出決定,然後率先離去開車來。時尚書屋
卓翔冷靜的看向好像知道大勢已去,整個人垂頭喪氣的林美貞。時尚書屋
「這裡的事交給我們處理,我已經報警了。」
另一名警衛嚴肅的開口。時尚書屋
卓翔看向老婆,見她除了面無血色的盯着他受傷的手不斷落淚外,壓根兒就沒有其他反應,他只猶豫了一下,便向警衛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麻煩你們了。」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幸好兇手帶來的水果刀不是很鋒利,所以卓翔受的只是皮肉傷而已,並未深及筋骨,是不幸中的大幸。時尚書屋
傷口才剛縫好,警察就來了。時尚書屋
因為事發經過警方大致都已從大廈警衛那裡詢問過了,所以警方問他們的問題都是針對他們與兇手之間的關係上來發問。時尚書屋
卓翔一律有問必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回答警方的問題,而谷以嵐則始終沉默不語,只在警方針對她詢問問題時,以點頭或搖頭來回答。時尚書屋
「怪我嗎?」警方離開後,卓翔開口問道。他想知道她會不會怪他沒為王正銘的老婆說點好話,留點後路?時尚書屋
谷以嵐目不轉睛的看著他,還沒開口回答他的問題,眼淚已率先從她眼眶裡掉了出來。時尚書屋
「我從來都不知道你身體裡有這麼多眼淚。」
獃了一下,他嘆息的用沒受傷的手為她抹去滴落臉上的淚水,無奈他愈擦,她的眼淚掉得就愈快愈多。時尚書屋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不斷地道歉。時尚書屋
「只是個小傷而已,幾天就好了。」
他安撫的對她說。時尚書屋
「都是我害的,如果我聽你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抽抽噎噎的自責着。時尚書屋
「所以你以後都要聽我的話了嗎?」他問道。時尚書屋
她淚眼婆娑的看著他,用力的點頭。時尚書屋
「那麼聽話,不要哭了,嗯?」
他溫柔的語氣,心疼的口吻,讓她的眼淚瞬間又掉得更快了些。時尚書屋
「傷腦筋,怎麼愈叫你不要哭,你哭得愈凶呢?你不是點頭說要聽我的話嗎?」卓翔無奈的嘆息,伸手將她圈進懷裡,像哄小孩般輕拍她的背部,一邊呢喃的輕哄着,「乖乖,別哭了,嗯?」
「哇塞,你們倆要親熱也要看地點吧?這裡是醫院耶!」一個殺風景的聲音突然冒出來叫道。時尚書屋
卓翔抬起頭來,只見于寒不知何時來到他們身邊,瞠着好奇的雙眼對他們倆上下打量個不停。時尚書屋
「婦產科應該在另外一邊吧?你們千里迢迢跑到急診室外的行人座椅來坐比較有情調嗎?」于寒好笑的調侃,她是來醫院幫媽媽拿藥的。時尚書屋
「于寒姊。」
谷以嵐緩慢地從卓翔懷裡抬起頭來輕喚一聲。時尚書屋
「以嵐,發生了什麼事?」于寒被她淚流滿面的臉嚇了一跳,頓時收盡臉上調侃的神色,嚴肅的問道。時尚書屋
「沒什麼,只是我受了點傷,她有點被嚇到而已。」
卓翔舉起被他們倆的身體擋住了的受傷的手給于寒看。時尚書屋
「怎麼會受傷,嚴不嚴重?」看著他那只即使繃帶紗布纏得又厚又重,依然有血滲出的手,于寒皺眉問。時尚書屋
「這件事說來話長,我再找時間跟你說,至于傷口,縫合後就沒事了。」
卓翔先對於寒說,隨即看向老婆。「親愛的,我們得去婦產科一趟,你還要產檢,記得嗎?我們得趕快去,否則會趕不上民宿Check in的時間。」
「你還要去?」谷以嵐倏然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到連哭都忘了。時尚書屋
「當然啦。」
他毫不猶豫的點頭。時尚書屋
「可是你受傷了……」
「只是受了點小傷而已,不影響我們的計劃。」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啦!」于寒忽然插口,「他都這樣說了,你還擔心什麼?去去去,快點去產檢,然後快樂的出遊,平安的回家。」
說著,她幫卓翔將谷以嵐從座椅上拉扶起來,再推向通往婦產科的方向。時尚書屋
「于寒姊……」
谷以嵐無措的看著她。時尚書屋
「好好享受呀,那間民宿真的很棒,祝你們玩得盡興。」
朝她眨眨眼,于寒揮揮手,和來時一樣的突然轉身離去。時尚書屋
「于寒姊怎麼知道我們要去哪兒?」愣在原地好一會兒,谷以嵐才茫然的轉頭問卓翔。時尚書屋
「為了確定我沒找錯民宿,所以我問過她。」
原來如此,但是現在根本就不是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時尚書屋
「老公,我產檢完,我們就回家休息好不好?我不想去了。」
她雙眼眨也不眨的看著他啞聲說。時尚書屋
「可是我想去怎麼辦?」卓翔以一臉期待的表情回視着她。時尚書屋
獃獃的看著他,谷以嵐不知該說什麼才好。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陽光撒在海平面上,照得海水亮燦燦的,有如數不盡的珍寶在眼前閃爍,美不勝收。時尚書屋
說珍寶,其實也是,因為眼前這片美景的確是無價珍寶。時尚書屋
谷以嵐坐在陽台的籐椅上,幸福的看著眼前美麗的海景。時尚書屋
一陣海風吹來,揚起了她的長髮,她伸手想將長髮攏起,卻有另一雙溫柔的大手早她一步,替她將被吹散的長髮收攏。時尚書屋
「冷不冷?」卓翔問。時尚書屋
她微笑着搖頭,他仍將一件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薄外套披在她身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