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同居的男人要離開 第 2 頁


來說就只是個名詞了,一個失去內容的空洞的名詞。我的驚喜都消失得無蹤影了。我可以用很專業的語言來描述這所房子。客廳:空間用色低彩度高明度,配以同色系簡潔的沙發,使客廳開闊、大方,流瀉出清幽意象;臥室,在素雅的背景下以飄
作者:洛藝嘉 / 頁數:(2 / 0)

為什麼呢,我想,一個男人可以讓十個甚至更多的人知道他和十個甚至更多的女人逢場作戲,卻不能讓一個人知道他和一個女人認真。那天回來後他就追着我要底片,我說暴光了,他不相信,我就給他看。我也奇怪,以前這相機從沒有出過問題呀,莫非它就真的拍不出我們的合影?那天其他的情節我依然記得,但不想回憶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跳下床去餐廳喝了杯果汁。餐廳的四壁是湖藍色的,掛着他從世界各地收集來的掛盤。這個餐廳,我還是喜歡的。這所房子,我也還是喜歡的。時尚書屋
三年前喜歡對我來說是個量詞。當我走進這豪宅,當我知道這裡是屬於我時,我的喜歡是濃濃的。我熱切卻是小心地瀏覽這一切,撫摩這一切,走進這一切,生怕驚醒了一個夢。而今天喜歡對我來說就只是個名詞了,一個失去內容的空洞的名詞。時尚書屋
我的驚喜都消失得無蹤影了。我可以用很專業的語言來描述這所房子。客廳:空間用色低彩度高明度,配以同色系簡潔的沙發,使客廳開闊、大方,流瀉出清幽意象;臥室,在素雅的背景下以飄逸、柔美的飾物傳送空間表情,洋溢着唯美、浪漫的氣息;餐廳,簡雅餐桌,白藍紋靠背椅呼應天花同款造型鋪陳,凝聚溫馨的餐敘品位。我說唯美、浪漫、溫馨等詞好像是為別人推銷這房子,而不是站在主人的角度帶著欣喜去介紹它。時尚書屋
我想喜歡最本質上還是個動詞,因為只有在創造中才能保持喜歡。在這房子中能發揮創造的地方實在是很多。不說別的,單是這夏季的清涼飲品就有無限創意。可以在淡藍色的磨砂玻璃大碗中放三數個酒杯,一瓶酒,再加些冰塊,清涼能不油然而生?也可以在透明的高身香檳酒杯中放入碎冰、薄荷、草莓……
如果說沒有愛情的女人是沒有靈魂的,那麼沒有照片的房子也同樣是沒有靈魂的。這點我最開始還沒有意識到。在住進這所房子的兩個月後衛丹帶我去南方度假。我們落腳在一家叫做「家居」的高級居家式酒店。時尚書屋
用看似很毛糙其實是精心編製的草繩栓着的鑰匙打開門時,我有些吃驚了,客廳、臥室、餐廳,這裡和我北京的家是那麼的相似,我真不知道這裡是正版還是北京的那個是。旅程即將結束的前一天衛丹有急事先走了,說了幾句體慰的話後把機票交給我:「酒店的帳我已結了。你再獃一天就回北京吧。一個人路上小心。」
底片(2)
我答應着,兩覺醒來就忘了,還以為是在自己家呢。我穿起衛丹陪我在巴黎某著名酒店買的看似睡衣其實卻是時裝的價格昂貴的一件連衣裙。我之所以不願提名地說某酒店是因為這酒店給我非常難受的記憶。買完這件貴得嚇倒一般人的衣服換上後我們高興地去了盧浮宮,可在回來時酒店的門衛卻以我衣衫不整為由不讓我進。時尚書屋
在今天,衣衫不整可是設計師的錯!何況我的衣服就是在他們酒店買的!事後衛丹也說我的衣服買得不怎麼樣我心想你當時怎麼不說呀我也就少穿了,真當成睡衣穿了。話說回來,我穿著這件睡衣,從冰箱裡拿出兩個鷄蛋正準備去餐廳時,我聽到鑰匙在鎖孔中轉動的聲音。我以為衛丹回來了呢,開門進來的卻是一個穿白色長裙戴白色寬沿帽的年輕女人。我感覺自己一下子熱血沸騰了。時尚書屋
我以為衛丹又有了新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怎麼在我進門前還不收拾好?」那女人說,氣盛得有些蠻橫。時尚書屋
「收拾好什麼?」我問,也很氣盛,卻自覺矮了半截。戀愛中的女人總是充滿擔心,擔心自己的男人被搶走,我真恨自己沒出息。收拾好什麼?我也在心裡問自己。衛丹臨走時透露給我這個消息嗎?我從他的近日表現中沒察覺嗎?時尚書屋
「你不穿著廚娘裝嗎?收拾好什麼不知道?」
男人沒有興趣了,女人帶著一定數額的錢離開的事是有的,可淪落為另一個女人的傭人的事倒還沒聽說過。不管怎麼樣,我不能先讓步。我說:「這是我的家,有我在,誰也不能進。」
「你的家?」那女人說,「怎麼能證明是你的家?」
我拿起那栓着草繩的鑰匙說:「我有鑰匙呀,別人家的鑰匙我能有嗎?」
那女人笑起來:「鑰匙我也有啊。」
這個死衛丹,把鑰匙都給人家了,我心裡罵。時尚書屋
「是你的家應該擺着你的照片。」
那女人從旅行袋中一一拿出自己的照片一一擺上說,「我男朋友是從互聯網上看到這家酒店的,他通過電腦為我選中了這間房子。我當時還不是很喜歡,但我現在喜歡了。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在這兒。時尚書屋
我就是喜歡別人有的。」
我清醒了,知道了這是「家居」酒店,不是我的家,知道我昨天就該退房了。我說:「剛纔你說我穿著廚娘裝?這難道不更像一件睡衣?」
「我就把睡衣叫做廚娘裝,我還把我老爸叫做男朋友。」
我又笑了,收拾完東西說:「請進吧,這兒是你的了,沒人和你爭。」
我急切地回到自己的家,回到家才發現我自己的家裡也是一張我的照片也沒有。時尚書屋
這是我和衛丹搬進這房子前一天說好的。「我不想對你有什麼隱瞞,因為那樣會很累。」
衛丹說,「我是靠我太太他們家起來的。到現在為止,她還一直是我的頂頭上司,我是總經理,她是總裁。時尚書屋
她可能也會想到我在這邊有女人,但沒有證據她也沒辦法。她在經商前是個警官,嗅覺很靈敏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摸到這兒來,所以在我們住到一起前我得說明,在房間裡不能有我的照片。其他的東西都好解釋,都是街上賣的嘛。」
我當時沒覺得這是個什麼苛刻的條件。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