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荳蔻情人 第 5 頁


的,想通了這些我也就釋然了。自從下院實習後,曾經忙於複習考試的時光就一去不復返了似的。自覺輕鬆的時候席捲心頭的反而是種莫名的哀愁。緊張而有秩序的生活其實也是一種幸福,最少沒有過多的時間讓你不安分的心靈胡思亂想。而我卻
作者:醫大懶蟲 / 頁數:(5 / 216)

和祖國大多數的地方一樣,辛集人也把春節看成最盛大的節日,每個離家在外的遊子都會想盡一切辦法回到闊別已久的家中。我當然也不例外,和依依不捨的女友在車站灑淚而別後,看著她坐上反方向的客車緩緩離去。我長久不曾哭過的眼睛居然有些潮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家裡的生活也同樣重複而單調,唯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老爸居然掏錢給我裝上了寬頻,可以自由的在網絡裡穿梭是多麼愜意的事情。和女友離別的淡淡哀愁也隨着時光的推移而漸漸忘卻。自那天以後,五月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網絡上,閒暇的時候我就用三個qq號反覆的轟炸她,希望可以把她從藏身的深海中挖出來,不過卻都以失望而告終。
掰着手指頭算算,現在他們應該正在複習考試吧,沒有時間泡網也是情有可原的,想通了這些我也就釋然了。自從下院實習後,曾經忙於複習考試的時光就一去不復返了似的。自覺輕鬆的時候席捲心頭的反而是種莫名的哀愁。緊張而有秩序的生活其實也是一種幸福,最少沒有過多的時間讓你不安分的心靈胡思亂想。時尚書屋
而我卻已經失去了這種簡單的快樂。
除了每天都掛在網上和遠在石家莊的死黨——盟哥互傳從網上下的色情圖片和對罵之外,就是不停的寫各種各樣的文字以排解寂寞的情緒。
盟哥是我老爸的乾兒子,而我妹也認了他老爸做乾爹,同時他爸和我老爸還是盟兄弟,就因為這種犬牙交差的關係,所以我們兩個沒有出生就已經親如兄弟。我稱呼他做盟哥只是他就叫盟。
他是學習電腦專業的,儘管上的學校並不怎麼樣,但名字卻挺他媽的唬人,叫什麼老年幹部學院,是石家莊諸多垃圾學校中比較歷史悠久的一個。而畢業後依靠着他在地稅局上班的叔叔,在一個不賴的電腦公司裡安定了下來。
對於他的生活我一直心存羡慕,每天無所事事的在網上晃悠,月底有近千元的收入,是多麼神仙的事情。每每說到這些,他都會大發感慨,發誓一定要重返辛集,報效含辛茹苦養育自己的家鄉人。儘管我並不相信他說的話,卻着實的為辛集人將來的命運捏了一把汗。
在臘月二十二的時候,我正忙着在線上碼字,就聽見四十塊錢買的音箱嘀嘀狂響,那個沉寂了很久的may終於開始搖晃了起來/「你考試完了?」我劈頭就問。我就是這樣的人,日思夜想的久了,就覺得和人家挺熟絡了,典型的個人中心主義者。
「埃」顯然她並沒有被我的突如其來嚇壞,而且始終保持着應有的清醒。
「考的怎麼樣呀?」我象過去恨極了的成年人一樣問道。其實在我暗淡的童年生活中,我最不喜歡聽見的就是這句話。如同成年人以掙多少錢來區分能力高低,孩子的成績也同樣有了類似的區別作用。現在換個角度看,並不是成年人多麼喜歡問孩子的成績,而是他們實在沒有什麼可交流的。時尚書屋
成績也就成為避免尷尬的最好選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就那樣……」
很顯然她並不喜歡回答這個問題,我也就識趣的閉口不問,手指不停,依舊在那裡噼裡啪啦的敲字。儘管我的小說從來就沒有人看好,最少可以做為我麻醉自己的毒品,一次次的給自己菲薄的希望然後在寂寞的深夜中看它緩緩破裂。
「我想去找你。」
似乎是沉默了很久之後,她鼓足了勇氣說道。其實這也是我的猜想,看著顯示器上閃爍的幾個字,我不禁楞了一下,以為她是在開玩笑,於是隨口就敲道:「來吧,熱烈歡迎,快到石家莊前一小時,就給我電話,我好去接你回家。」

「這可是你說的,等着我吧。」

「好呀,不見不散。」
不要相信任何人的任何言論,似乎已經成為網絡上保護自我的黃金法則,我一直都是默默的支持者。
「我有事要先離開一下。」
我寫東西的激情正如火般猛烈燃燒,為了不受任何外界的干擾,我告個罪後就搶先關了qq號。
這幾句話後很快我就把這個被我稱為五月的小女孩拋到了腦後。有時候就這樣奇怪,思念是一回事而銘記於心卻是另外一回事。
沒有想到的是我第2天早上就被電話鈴聲從睡夢中吵醒,昨天我整整玩了半宿的暗黑,現在正發困呢,本來不想接卻又怕是我女友的,而且我這屋和老媽屋的電話是相通的,讓他們接了就不好了。
「老爸,我接了。」
通知他們不要偷聽,然後很不情願的拿起了電話。
「喂,您找誰?」我用普通話問道。臘月的辛集是非常寒冷的,可以想象我光着身子從暖被窩中跳出來抓起電話的狼狽樣子,而最讓人鬱悶的是因為不知道對方是誰,使我連一點點的不滿情緒都不敢攙雜。要是全國的服務行業都象我這樣,那全國人民就有福了。
「醫大懶蟲在嗎?」一個腔調古怪的聲音在對面響起。無數的小品都將這種廣東味的普通話詮釋的淋漓盡致,我的心不禁一哆嗦,全身的肌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寒冷而很快僵硬起來。醫大懶蟲正是我的網名,靠,上帝呀,難不成真是那個五月,想到這些我全身寒毛倒豎、鷄皮疙瘩亂冒。
「啊,我就是呀,五……阿may,那個還沒有除夕呢你就給我拜年呀?」以為她真的把我先前說的話當真了,隨口在那裡哈喇。
「哪有?我現在在廣州飛往石家莊的飛機上,你不是要我到達前一小時給你電話嗎?」對方頗有些生氣的質問道,聽她稚嫩的聲音果然不象成年人。這回我可真麻煩了:「飛機上不允許使用電話,我好不容易才和你聯繫上,我要掛綫了。機場見。」

「喂!??蔽以諛搶鋶蹲派ぷ雍叭粗惶??緇爸卸檀俚泥粥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