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荳蔻情人 第 6 頁


那個小丫頭跑來折騰我呢? 現實生活中我確實有這樣的一個盟哥。他和我一樣姓趙,我曾經在91的作者簡介中提到過他,在寫《瑪其克啟示錄》的最早期,他為我提供了筆記型電腦作為書寫工具。至於他上的那個學校就那樣,名字嗎改了一下
作者:醫大懶蟲 / 頁數:(6 / 216)

「靠,這是什麼和什麼呀!胡說八道都能夠招來這麼大麻煩呀!」我恨恨的埋怨:「這是一什麼丫頭片子呀,獨自一人從廣東飛來河北,你真行,哥哥我算是服了,crazy也不是這麼來的,你以為你是誰呀。要有個三長兩短誰受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人家是奔我來的,心裡一百個不樂意也不能夠把人家給晾了呀,畢竟才13歲的小丫頭,比我侄子還小呢。可你說她怎麼就這麼大膽呢?我的姑奶奶呀。時尚書屋
「盟哥,今天請個假吧,去飛機場等我。」
還沒有等他回過味了我就掛了電話,抓起衣服就往外衝。在大門外聽見屋裡電話響的驚天動地,那自然是遠在石家莊的盟哥打來的,可我沒有聽見,所以沒有接,你別怪我。誰讓那個小丫頭跑來折騰我呢?
現實生活中我確實有這樣的一個盟哥。他和我一樣姓趙,我曾經在91的作者簡介中提到過他,在寫《瑪其克啟示錄》的最早期,他為我提供了筆記型電腦作為書寫工具。至於他上的那個學校就那樣,名字嗎改了一下,算是我第1個涮的對象。

05.1.24


 

~第4章私生女~ 

私生女

石家莊的機場建在正定,說句實話,我長這麼大還真他媽沒有來過這個有大佛寺的鳥地方,不是沒有錢更不是沒有時間。究其原因只是因為它離我太近,不信可以去問問地道的北京人去過故宮的有幾個,守在身邊就認為屬於自己,結果到老都未必會真正的參觀一次,而相距遙遠的人反倒以朝聖的心境嚮往着那裡。這就是人的惰性。
沒去過,不代表找不到。好歹也在石家莊上了兩年的大學,憑着上等的臉皮和不算太爛的口條,居然讓我很快的找到了那個神聖的地方——石家莊機常令我無比欣慰的是老遠就看見一個魁梧的身影,閉上眼睛我都知道那是我盟哥。正在凜冽的寒風中瑟縮呢?
「我靠,你這幹嘛呢?就是想要風流迎風流鼻涕也別挑這地方呀?」我悄悄的湊過去,用非常溫柔而和緩的聲音噁心了他一句。
「我操,你媽的想幹什麼,大冷的天一個電話把我弄到這鬼地方來,幹嘛呀。」
平時溫和的盟哥火氣頗旺。我可一點也不甩他,把口袋裏的一盒綠石扔給他還罵道:「媽的,你以為我願意呀,早上有一廣東的丫頭片子說要來找我……「「我操,你豬腦袋裏是不是灌水了,知道人家是丫頭騙子還他媽的巴巴來接機,真他媽的書生,迂腐的夠戧。我巨鄙視你。」
抽出一根香煙含在嘴裡,點燃了猛吸一口,來了精神,沒蓋嚴的垃圾車一樣嘛話都往外倒。
「你不想要那煙了,我送別人去。」
我幾個不賴的哥們裡我是唯一一個不抽菸的人,而且口袋裏經常有幾個糟錢,料到他會冒火,所以事先買了一盒好煙堵他的嘴。這年頭抽人家的嘴短,果然沒有錯。一句話他就消停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旁邊一同猛嘬。
「她要不來怎麼辦?咱倆就傻比一樣矗這兒等着?」在前往接機口的路上他反覆問我這個問題。
「我操,盟哥,平時也沒有發現你這麼娘們呀,嘮嘮叨叨,你他媽的沒完沒了了。不來就不來唄。最多讓人家涮一屁股,總比言而無信強吧?」我也有點冒火,誰他媽的攤上這事心情也好不了多少:「當初你上高中的時候,人家一句話你就陪着人家挑一群人,那時侯你覺得自己傻比唄?」我反問道。我盟哥的高中生涯是在辛集二中度過的,這種受人之託幫人平災滅難的事情常有,最牛比的時候一對十幾個。時尚書屋
後來上了大學就收斂了許多,但不管和別人多麼的凶悍,在我的面前他總是溫和的象個女人。
或許正是因為他總能夠容忍我這喜怒無常的狗脾氣,才使我從心底里把他當成血肉相連的親兄弟。對我的問話他保持沉默,我也不再追問什麼?兩個人站在因為夜晚而有些冷清的接機廳中,看著牆壁上不斷變幻的數字,心裡很有些茫然。
日漸豐富的生活經驗告訴我這件事情從頭到腳都象個蹩腳的騙局,真有可能會象盟哥擔心的那樣最終沒有收穫,可我卻願意等到最後。儘管我們聊天的時間不長,但我的直覺告訴我她是個率性而天真的小女孩,我相信她的善良和真誠,即使我從頭到尾都是在敷衍她。
記得曾經對她說過:「成年人的世界中,言語並不是生活的全部,更加缺乏本來的真實意思。」

「不懂,太深奧了。」
她這樣回答。
「那我簡單的告訴你,就是口是心非。」

「成年人很少把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假到真時真亦假,真的假時假亦真。」
我不得不又解釋一遍。或許是怕她不明白,或許為了顯的自己很哲。其實我話多只有因為我寂寞。時尚書屋
沒有人瞭解我的思想,所以我會感到孤單。
「從廣州飛往石家莊的MU738114客機即將降落,請接機組同志做好準備……」
播音員甜美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大廳中迴響,除非有必要誰會選擇這樣寒冷的夜晚坐飛機。
「操,來了,你等的是隻什麼樣的鳥。」
我盟哥用肘撞撞我,又抽出一根菸點燃。
「你媽的就不能少吸幾根,說過多少次了,吸煙有害健康,你不想活了,我是醫生不會坑自己兄弟的。」
我恨恨的說道。
「知道了,老婆大人,我靠,你他媽要不是一男的我還真的娶了你。這麼知道噓寒問暖,有女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樣呀!」我盟哥把煙吐我臉上,浪乎乎的說道。我回了他一拳頭。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呀,我好幫你找,大晚上我可不想陪你在這裡凍着喝西北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