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荳蔻情人 第 7 頁


我22,就差九歲,你覺得有可能嗎?」我壓着火苗子反問。 「怎麼不行,那說明你那方面比較的早熟而且夠勁。操,比的上那些美國大馬……」不等他把最不堪入耳的話說出來,我一拳擂在他左肩的三角肌上,這是打小玩慣了的,不但看著
作者:醫大懶蟲 / 頁數:(7 / 216)

「是個差倆月不到13歲的小女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緊盯着出口洶湧而來的人流,我毫沒有感情的說道。我要糾正一下剛纔的話,還真他媽的有人大晚上的跑來飛機,也不怕晚上天黑飛機失事。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不時能夠聽到廣東話在空曠的接機廳中迴蕩。時尚書屋
「靠,才只有13歲,我說,該不會是你的私生女吧,那她得管我叫伯伯。這回你可賺了。」
我盟哥幸災樂禍的取笑我:「還沒有怎麼著的就弄了一女兒。于潔知道了,還不拆了你。」
于潔是我那個做護士的女朋友,平時特溫柔,獨在這事上特緊張而且嚴肅且野蠻。為此我常笑着說:放心吧,就我這樣的垃圾貨色,也就是你才拿來當寶,換成別人甩都不甩一眼。而人家的話更絶:那是他們有眼無珠,哪天他們發現了你的優點不就麻煩了。別說我還就受這一套,美的跟一屁似的。時尚書屋
「操,她13我22,就差九歲,你覺得有可能嗎?」我壓着火苗子反問。
「怎麼不行,那說明你那方面比較的早熟而且夠勁。操,比的上那些美國大馬……」
不等他把最不堪入耳的話說出來,我一拳擂在他左肩的三角肌上,這是打小玩慣了的,不但看著火暴而且沒有任何傷害,最多就是稍微痠疼片刻。
「靠,還來真的,你越是這樣,我越覺得沒有猜錯。我懷疑你是一現代版的陳世美,始亂終棄,導致13年後私生女千里認父。哎呀,我的侄女呀,你可快來吧,讓伯伯好好看看你飽受生活摧殘的臉龐。」
他裝出一副狼外婆的色樣子,搓着手宛如看見了一頓豐盛的年夜飯。時尚書屋
「我操,你他媽的沒有去寫小說還真的浪費了這胡編亂造的材料。平時也沒有見你這麼貧呀,是不是昨兒看《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看的久了,有點迷失于其中無法自拔了。要真是那樣,我從網上給你下點佛經聽,更媽的過癮。」
眼睛沒有停止過對過往人員的掃視,口裡也同樣沒有閒着。時尚書屋
「不信咱們待會問問。」
我盟哥不依不饒,沒完沒了了。
「我說他還上勁了是吧!?再他媽的滿口跑駱駝,信不信我當場掛了你,娘的!」差點沒有被他的話嗆死過去的我,忍不住雷霆小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說了還不成嗎?不過不管她來不來,你都得請客,這大冷的天,也就是我才會陪着你在這裡傻等一騙子。今天也別回去了,到我那裡,咱倆好好扯一宿。」
我盟哥裝瘋賣傻的和稀泥。一會縱火犯,一會消防隊員,他也不累。時尚書屋
盟哥講話:玩的就是這個感覺。
我們倆在這裡閒扯淡的工夫,澎湃的人潮已經快流淌乾淨了,我們苦苦等待的那只小鳥也不他媽的出現。
「操蛋,讓人家給涮了吧。我就知道。」
盟哥的馬後炮精神再次啟動。
「有完沒完?我媽的樂意。你管的着嗎?」或許是因為羞愧,能夠感覺到一股熱流直衝上臉,在大廳裡嚷道:「我對的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你不願意等着,走人呀。我又沒攔着你。」
我就這人,死要面子不要臉,就是讓人家耍了別人也不能說,不然我不管你是誰,照急不誤。
「我懶的理你。」
盟哥瞥過頭去又抽出了枝煙:「媽的,整個一狗脾氣。逮誰咬誰!」
至于航班的時間表也不正確,原因是我昨天寫的時間沒有上網查對一下。今天上傳小說時看了一眼。從廣州飛石家莊的有兩班次。
MU73811214:30——17:20
MU73811420:45——23:10
我這不是在做廣告,為了真實和虛假相結合,所以我選定後者來發展情節,夜裡好壞事嗎?
我盟哥還不知道我把他涮了,當這本小說的點擊超過三千的時候我會親手把他的qq號公佈出來,想拿他耍的不妨狂轟爛炸一番。
還有要聲明一下的是實際我盟哥並不是這麼貧,但卻喜歡和人逗。另外我們兩個交談的時候當然使用新普,就是新壘頭村普遍通用的語言,說白了就是辛集土話,但是我總不能通篇方言吧。況且在外面上了些年的學,語言已經不是那麼春節,全國各地的方言都有,很是熱閙。

05.1.24


 

~第5章打劫~ 

「您問你是不是在等人呀?」一稚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廢話,不等人誰在這矗着呀?你以為矗立在風中很酷呀。靠,那叫冷。」
我沒好氣的摔給人家一句氣話,絲毫沒有注意到她那蹩腳的普通話。
「你別理他,這傢伙就是一狗,就是電線杆着礙着了他都會去咬兩口。」
盟哥賊兮兮的痛罵我以博得人家的好感:「還真讓你給猜對了,我們確實是等一小人。你有事呀?」
聽見盟哥這話味不對我連忙扭過頭來,見身邊站着一1.60左右的小女孩,穿的十分新潮就是有點薄,也不知道她冷不冷,一頭酒紅色的長髮,無關只能夠用精緻或者完美來形容。看見她讓我想起了我寫的那本《瑪其克啟示錄》上的精靈來。難怪我盟哥會有這樣的反應。
「你們是不是在等阿may?」由於我和盟哥的個頭都在1.75以上,所以她不得不仰起臉來怯生生的問道。
「沒有聽說張惠妹在石家莊開演唱會呀?」我盟哥搔搔腦袋臉上滿是迷茫狀,隨後又惡狠狠的說道:「她要是敢來,小樣我讓她吃不了兜着走。支持台灣獨立的鳥都該紅燒了。」
我盟哥是一愛國青年,雖然平時胡作非為,對於主權問題看的比某些當權者還重。從張惠妹的那些操蛋言論出來以後,我和盟哥就再沒有聽過她的鳥歌。時尚書屋
用盟哥的話來說:抵制台獨,人人有責。並且還要我和他不時的痛罵那些禍國殃民的台獨份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