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左手輓你,幸福在右邊 第 4 頁


吻綿綿不絶的落在她耳後,弄得她渾身輕顫,心馳神搖:「光宇……這……這裡是辦公室……」她輕吟出聲。他從來不在自己的公司亂來,今天是怎麼了?「沒關係的,來……叫我宇……」他毫不顧忌地一把將柔軟的嬌軀抱上客座的長沙
作者:冷凌裳上傳時間:2005-12-0500:18: / 頁數:(4 / 0)

這讓人又愛又恨的男人,女人明明在他心底占不了什麼地位,卻偏是前赴後繼地為等他寵幸而爭破頭,而這男人該死的也的確擁有這個本錢。當年跟着他的好友一起赤手空拳打天下,憑着過人的膽識和獨到的眼光,短短七年間就給他賺到了這家名為亞光集團的上市公司。誰叫他又帥又有本事?女人那,哪個不想擁有這樣一張長期飯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可惜眼前的男人一www.ttnovel.com向桀驁不馴,難以被馴服。他就象風一樣,讓人捉摸不定,聽得見聲音卻抓不到。時尚書屋
「乖,放輕鬆。我知道,你想要的。」
他用充滿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呢喃,一雙大掌早已盤上了女人的柳腰。時尚書屋
細吻綿綿不絶的落在她耳後,弄得她渾身輕顫,心馳神搖:「光宇……這……這裡是辦公室……」
她輕吟出聲。時尚書屋
他從來不在自己的公司亂來,今天是怎麼了?時尚書屋
「沒關係的,來……叫我宇……」
他毫不顧忌地一把將柔軟的嬌軀抱上客座的長沙發。時尚書屋
女人的雙手早已牢牢地纏住他的身子。時尚書屋
就在兩個身子相互痴纏之際,只聽砰的一聲,男人辦公室的大門被人給一腳踹開。時尚書屋
「沈光宇,你給我滾出來!」一聲嬌叱後,一個明艷動人的女人怒氣沖沖地闖了進來。時尚書屋
「啊……」
沙發上的女人嚇得一下子清醒過來,連忙摀住胸前不知何時敞開的衣襟,用最快的速度衝出門去。時尚書屋
沈光宇轉而躺靠在沙發上翻了個白眼:「伍毓虹你進來之前就不會先敲一下門嗎?」他雖然氣她打斷了自己的好事,可也不敢對她發脾氣。時尚書屋
伍毓虹對剛纔的事情視而不見,就好像沒發生過一樣。她哼了一聲,依舊滿臉怒氣:「爛桃花,是你自己不知檢點還來怪誰?」
「那也別這麼用力,拜託,我的門都快被你給踢壞了!」他無力道,這位大小姐是抬拳道黑帶,沒事就來玩他的辦公室大門。他可憐的門吶,招誰惹誰了,要被人這麼摧殘。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踢兩下就壞掉啦,你這是什麼破門啊!」伍毓虹雙手叉腰才不理他的投訴,硬聲質問,「我問你,你是不是亞光的副總裁?」
沈光宇眨了眨無辜的雙眼:「我當然是,有什麼問題麼?」
當然有問題,伍毓虹衝到他跟前指着他的鼻子大罵:「你還要不要管你的公司?你看看你自己,整天就知道跟女人混在一起,一刻沒有女人你會死啊!你和東東一起創辦的這家公司,憑什麼你就可以天天和女人享樂,而他就得忙死忙活的為公司尋求發展?」
越想她就越生氣,這個桃花男根本就閒得很嘛,她老公幹嘛要把工作都攬到自己身上?他們結婚才半年耶,應該還是甜甜的新婚期才對,可她老公連陪她逛街的時間都沒有整天跟企劃案為伍,這樣怎麼可以?憑什麼便宜這個桃花男,讓他這麼清閒?欺負她的人,門兒都沒有!她一定要為老公討回自己的權益!
「誰說我沒有做事?我也每天忙得要死只是你沒看見!」沈光宇委屈的為自己申辯。時尚書屋
伍毓虹冷笑一聲:「是啊,在床上忙得要死!」
沈光宇眯起雙眼露出危險訊號,咬牙道:「你不要太過分,公司我也有份,不要總以為自己的老公最能幹。工作之餘找個女人有什麼錯?還可以緩解一天工作的緊張情緒。」
要不是看在老友的份上,他才不會對這惡質女人這麼客氣。時尚書屋
伍毓虹才不管他那一套:「我不管,反正我沒看到。我來只是要告訴你,從明天開始我老公要休假,一切事物你處理好了。只要公司不倒,隨你愛怎樣就怎樣。」
「開什麼玩笑?」沈光宇張大嘴,以為她要耍什麼鬼花樣。時尚書屋
全交給他?那怎麼得了。亞光一天的工作量有多少他又不是不知道,全交給他他還有命活到娶老婆嗎?時尚書屋
「姑奶奶,別整我了。我知道你看不慣我在辦公室找女人,大不了我改就是了,你可別這樣嚇我。」
他緊張地連連告饒。時尚書屋
「恐怕真的要辛苦了。」
一個一身酷灰,長髮瀟灑綁在腦後的英俊男人不知何時走了進來,一把攬住前面囂張女的小蠻腰。時尚書屋
一見來人沈光宇原本準備好一肚子話要向他哭訴,沒想到連他也不跟自己同一戰線了。本來嘛,人家是夫妻耶。他的臉一下子塌了下來:「阿東,告訴我你剛剛說的不是真的。」
他還存有一綫希望。時尚書屋
張亞東聳聳肩兩手一攤:「很抱歉,那是真的。虹要我多抽些時間陪她,我答應了,我們準備去日本重度蜜月,所以我得請假,至少一個月時間吧,公司的事就交給你了。」
他拍拍沈光宇的肩膀,一臉同情地望着他,可以想象他今後的生活將是多麼慘烈。時尚書屋
「度蜜月?你們不是半年前才去過巴黎島!」他一張臉抽搐着,拒絶接受自己不幸的未來。時尚書屋
「你還有臉說!」一提起那次她就生氣,「我們才出門一個禮拜你就連環奪命CALL地把東東拉回了公司,我都還沒跟你算帳,你居然提起來?那次根本就不算數!」
「那也是因為公司的網絡系統突然故障……特殊情況啦。」
沈光宇的厚臉皮難得的出現紅暈。時尚書屋
「你不是人呀,你不會處理嗎?」伍毓虹可是個記仇的人,尤其面對這個桃花男,碎了那麼多女人的心還死不悔改,她更見不得他好。時尚書屋
「虹,別對宇那麼凶。」
張亞東溫柔地面對嬌妻,然後轉過頭拜託好友,「別介意,她就是這個脾氣。她一定要我賠她一個蜜月……」
「所以全部事情都扔給我處理了。」
沈光宇面色灰白,似乎已見到自己從白天到黑夜地埋首于成堆的公文中,再難重見天日。「什麼時候走?」
「一個星期後,辛苦你了。」
張亞東衝他略一點頭,便帶著嬌妻瀟灑退場,但還沒出門,他又回過頭來,「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明天上海的會議你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