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第 5 頁


正的人寫給院長的。李正在我印象中是我姐姐的同學,所以我有種預感,他寫的一定和當然的事有關,所以我把紙條拿了回來。”他站立起來,走向書檯,抽出第1個抽屜,把手探到最裡面,拿出一張已經泛黃的十六開的紙條,遞了
作者:待考 / 頁數:(5 / 0)

「後來為了找出我姐姐的下落,我也考來了這裡。但是我只能暗中查找,終於在一個月前讓我找到了一些眉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恩。」
我知道他要說正題了。時尚書屋
「一個月前,我因為學生會的事到院長室找李海淘院長。可是
我到院長室的時候,那裡沒有一個人在。本來我想等院長回來再說
的,可是因為時間和急,而我需要的資料院長說已經整理好放在
辦公檯裡,還說如果他不在,我可以自己去找。可是我找了許久,
依然找不到。正煩惱着,突然發現第1個抽屜裡有暗格。其實我也
知道,隨便翻別人的東西是不對的。但是急於尋找姐姐失蹤真相的
我好奇心特大,於是打開暗格,讓我發現裡面竟然只放著一本很舊
的書。我隨意翻動着,卻在書中發現夾着的一張已經發黃的紙條。時尚書屋
我看了一眼才知道不知道了,因為紙條竟然是一個叫李正的人寫給
院長的。李正在我印象中是我姐姐的同學,所以我有種預感,他寫
的一定和當然的事有關,所以我把紙條拿了回來。”
他站立起來,走向書檯,抽出第1個抽屜,把手探到最裡面,
拿出一張已經泛黃的十六開的紙條,遞了給我。我伸手接過,認真
看了起來。時尚書屋
紙條果然是與八九年發生的事有關,上面是這樣寫的:

院長:

我是中文系的學生,我叫李正。很抱歉打擾了你,但是如果我
不寫這封信,我會感到良心不安的。我們文科樓,和馬崗頂,永芳
堂成三角佈局,而那兩個地方皆為中大陰氣最盛的地方。時尚書屋
也許你會說我迷信,但是我必須說的是,一旦文科樓正門打開,
則必然加快陰氣的流通。這樣必然會發生一些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時尚書屋
還有,我必須告訴你,張雪和黃靜不是失蹤,而是死了。在大
門流出血的時候,我看到了她們。她們滿身都流着血,在痛苦地看
着我,好象是希望我去救她們。時尚書屋
經過一個多月的查找,我終於找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還有一些
細節沒有弄清楚。我懷疑有人利用文科樓的陰氣進行之害人的陰謀,
而手法和我學的道家學有點相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院長,希望你抱著寧可信其有的心態,允許我找個時間和你仔細
地探討。時尚書屋

李正

八九年十月十五日

八九年,李正?我心裡暗想,不知道這和陳朋海看到的在圖書館
找到的日記是不是同一個人寫的。不過無論如何,我都要探一探文科
樓的啦。時尚書屋
我安慰了黃華幾句,然後問道:「對了,你有沒有辦法能潛到文科樓裡去啊?」
「有。」
黃華說:「在文科樓東面的課室,有一張窗戶的鐵條彎曲了,而且玻璃窗也關不牢,從那裡可以鑽進去。」
「好,我晚上就去探它一探,看看是不是真的這麼猛。」
過沒多久,醫院打電話來,宣告陳朋海正式死亡,時間為2002年
3月27日。當下我整個人獃在了那裡,就昨天還看到他好好地活着,
現在就已經不在了。生命到底是什麼回事?人生到底是什麼回事?我
看著在床上沉睡了整整一天的李亨,彷彿自己明白了什麼,腦海卻一
片空白。時尚書屋
吳波大喊一聲,然後走向我,拍拍我的肩膀,說:「晚上我和你去。」
我感激地看著他,然後搖搖頭說:「我總算是學過那麼點法,你
也許看也不會看見那些東西,我一個人去就好,要不我怕照顧不了你
啊。”然後很無奈地笑了笑。時尚書屋
他似乎也明白對付那東西,那怕自己多壯,也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只好不甘心地點了點頭。
晚上十二點,我拿起師父給我的七片銅錢劍和手電筒就出去了。時尚書屋
說起這七片銅錢劍,要說是師父送的,不如說是我順手牽回來了,不
過當時我也不明白好象我「牽」出這把劍是師父設下的一個圈套,目
的在於什麼,我到現在還沒弄清楚。各位看官,這裡也許是我下一

篇小說的伏筆哦

我按黃華的指示,從東面窗戶那裡鑽了進去,打開手電筒,往大
門方向走去。從大門裡面往外看,感覺卻沒有那麼陰森。我站在昨晚
看到馬可欣把頭拔出的地方,在我後面是走上二樓的樓梯,左面是牆,
右面是我來的地方,也就是通向教室。我運起清心咒,讓靈台一片空
明。這時,我發現大門每一處地方都充滿着陰氣。絲絲陰氣向我襲來,
刺骨地痛,我不禁向後倒退了一步。時尚書屋
這時大門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就象被玻璃夾着一般站在大門
裡,滿身都是血,汩汩地向地面流着。時尚書屋
我拿出七片金錢劍,搖指着他,在定眼一看。站在那裡的血人,
竟然是陳朋海。陳朋海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象是有很多話要跟我說
似的。我迎上一步,剛想開口說話,他的眼睛卻大量出血,眼球越來
越向外突出。忽然「波」一聲,眼球向外彈了出來。我忙用七片金錢
劍一迎,兩顆眼珠穩穩地停在劍上。我把劍一收,讓那兩顆眼珠和我
對視着。很奇怪的是,它們竟然流出了眼淚,而沒有了眼珠的陳朋海
雙手在胡亂地抓着,但身體卻慢慢地腐爛着,白色的濃和紅色的血相
間着往我腳下流來。時尚書屋
「放心,我一定幫你查出真相,為你報仇。」
我把暗道。時尚書屋
「嘿嘿……」
身後突然一個女聲響起。我忙轉身,憑空刺出七片
金錢劍,卻什麼都沒有刺中。在一留意,在上二樓的樓梯轉角處一個
身影掠過。時尚書屋
「誰?」我不相信除了我這個帶著目的的人,會有其他人敢晚上
來這裡。時尚書屋
「嘿嘿嘿……」
那東西只傳來陰森的笑聲。似乎在刻意地引我到
那裡去。時尚書屋
「哼。」
我悶哼一聲,跟着那方向躍去。反正我為了查出真相,
什麼危險都不能畏懼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