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算計膽小鬼 第 10 頁


說著,他忽地停下腳步,轉過身。范雅築閃避不及,直直撞進他的胸膛。 「痛痛痛……」她吃疼地揉着鼻子,他的胸膛怎么這么硬?她還以為會撞斷鼻子咧。 「是哪裡受傷了?」李光昕抬起她的下巴,藉著路燈的光打量她的傷勢。
作者:溫妮 / 頁數:(10 / 27)

「讓你去幫忙,然後派更多人收拾善後嗎?」李光昕輕哼一聲,他可沒忘記之前的活動,只要讓范雅築下場幫忙,就肯定會出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所以李光昕乾脆把她綁在身邊,以免再出問題。但有件事真的很奇怪,雖然范雅築雅築的破壞力如此之強,但學生會的事情卻從沒搞砸過,簡直是神奇過了頭。
「我又不是故意的……」
癟着嘴,范雅築自認問心無愧。
「如果你是故意的,我早就把你丟出學校了。」
她不是故意就這么威力驚人,要是故意的還得了?學校搞不好都沒了。
「愛欺負人的傢伙。」
范雅築忍不住委屈地小聲抱怨。
可她雖然說得很小聲,但李光昕還是昕到了。
「沒錯,我就是愛欺負你。」
說著,他忽地停下腳步,轉過身。范雅築閃避不及,直直撞進他的胸膛。
「痛痛痛……」
她吃疼地揉着鼻子,他的胸膛怎么這么硬?她還以為會撞斷鼻子咧。
「是哪裡受傷了?」李光昕抬起她的下巴,藉著路燈的光打量她的傷勢。
「沒沒沒……沒事。」
發現兩人的姿勢噯昧,讓范雅築很是緊張,她連忙推開他的手,結結巴巴地答道。
「沒事就好,我可沒空照顧你。」
李光昕轉過身,繼續前進,將那張楚楚可憐的美麗容顏拋諸腦後。
今晚的計劃還有段時間,他可不能先破了功。
「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不想老是被他看扁,范雅築賭氣地道。
「是嗎?」李光昕不置可否地應道,然後在下一秒鐘昕到身後傳來砰然巨響。
李光昕再次轉過身,挑眉看著跌趴在地的范雅築,而造成剛纔那巨響的另一個元兇,就是散落一地的檔案夾。
「我發現……你真的很喜歡用這種方武跌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又是五體投地。為什么她老是這么跌倒呢?自從認識她之後,他已經不知道看過幾回了。
「哪、哪有啊。」
紅着小臉,范雅築已經羞得抬不起頭了,她才說了大話,就立刻跌倒……還有什么比這更丟臉的?
「起來吧,雖然泥巴很好玩,但我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讓你趴在地上了。」
李光昕光昕蹈下身扶她,卻注意到她在起身的瞬間皺緊眉頭。「又怎么了?」
「我的膝蓋好痛。」
她疼得几乎落淚。一定是剛剛跌倒時擦破皮了。
李光昕低下頭察看,果然看到她的膝蓋上除了塵土碎石,還有殷紅的血跡。
「還可以走嗎?」
他的問話是溫柔的,只是范雅築已經疼得無暇去注意。
「可、唔……」

范雅築才想說「可以」,卻在欲走動幾步時疼得差點又跌倒。
「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李光昕輕斥,卻開始收拾起散落一地的資料。
「會長,你先趕去禮堂吧,我會隨後趕到的。」
知道禮堂那邊肯定少不了他,范雅築輕聲建議。
李光昕沒應聲,只是把收拾好的資料塞進她懷裡。
「會長?」雖然她說會隨後趕到,但她可沒辦法立刻跟上他的腳步啊。李光昕人高腿長,她平時要追在他身後就夠累人了,更別提現在受傷了耶!
「吵死人了,等會不准尖叫。」
李光昕丟出一句語意不明的命令。
「什么?」范雅築一愣,但下一秒鐘她就知道他的意思了。「啊一,
「我不是說過「不准尖叫」嗎?”李光昕口氣非常不耐煩,打橫抱著她直往禮堂的方向走去。
「會、會長?」現在是什么情形?李光昕居然抱著她?!范雅築只覺得腦中一陣混亂,完全不能理解他到底想做什么。
「再囉嗦,小心我把你丟下去。」

李光昕作勢要把她仍下地,果真嚇得范雅築死命抱住他,再也不敢動彈。
「我真懷疑你是不是哪條自律神經沒長好,我這輩子還沒見過比你更會跌倒的人,虧你老是低着頭走路,卻連在平地都能跌例……」

月光灑落在李光昕的身上,將他俊逸的臉龐襯得更加神秘且迷人,范雅築偷觀着他,無法剋制瘋狂跳躍的心臟,為了他毒舌底下的溫柔而躁動着。
雖然他嘴裡損人的話沒停過,但范雅築卻覺得異常心安。
因為他雖然一路上都在責罵她,但卻又明顯地放慢了腳步,似乎是怕走路時的震動會扯到她的傷口。
咚咚、咚咚……規律的心跳聲穿過李光昕的胸膛傳了過來,她默默數着,几乎分不出那是他的心跳聲,抑或是自己的。
當李光昕抱著范雅築從後門進入禮堂時,立刻引起學生會成 員一陣騷動,但在李光昕開口要來急救箱,又看清范雅築膝蓋上的傷口後,原本的竊竊私語也就慢慢平息,眾人很快就被即將到來的舞會占去心思,無暇理會他們了。
李光昕將范雅築放在後台的一張椅子上,趁着眾人注意力被轉移時,低頭在她耳邊低語--「你給我乖乖坐在這裡。如果舞會發生什么意外,而我又發現你不在這裡的話,我就把這件事算在你頭上。昕懂了嗎?」
「哪、哪有這么算的?!」
范雅築才想抗議,一名女同學已經拿着急救箱走過來,李光昕請她為範雅築處理傷口後,沒再多說一句,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她定定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底忽地湧起一陣悵然若失。剛纔他給的溫柔,就好象當時的月光般飄忽。
范雅築開始懷疑,是否因為月光太美,才會讓她有了「他格外溫柔」的錯覺?
兩個鐘頭後,舞會順利地層開,一個又一個表演陸續上場。
這時范雅築才發現自己坐的位置極佳,不但可以將整個舞台一覽無遺,舞台下的觀眾又不會發現她,讓她可以安心欣賞整晚的表演。
范雅築本來因為受傷行動被限,而感到無聊的情緒立刻消失無蹤。
可看了好一會兒的表演後,她突然想到,李光昕會把她放在這個位子上,是考慮到這點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