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算計膽小鬼 第 11 頁


地看著這一切,這是攏櫻學園畢業舞會的傳統,據說在畢業舞會上與喜歡的人接吻,就像得到神明的祝福,可以保佑戀情順利。 本來是情侶的人當然不會錯過,而單戀的人也會趁機奪吻,希望能在事後告白成功,因此這個重頭戲每年都非常有看
作者:溫妮 / 頁數:(11 / 27)

想著,她看向後台的另一頭,李光昕正和幾個學生會成員討論,壓根兒沒往這邊看一眼,她失望地回過頭,暗斥自己想太多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是高高在上的學生會長,加上今天又忙得亂七八糟,怎么可能為她這個小小特助考慮這些有的沒的?
舞會繼續進行着,音樂也從一開始炒熱氣氛的搖滾樂,轉成抒情歌,舞台下相擁的情侶也越來越多,全場沉醉在浪漫的音樂下。
終於到了最後一首歌,也是今晚的重頭戲。
主持人拿起麥克風,熱情地宣告着--「各位學長學姐,等一下最後一首歌結束後,我們會熄燈十秒鐘,請你們不要客氣,抓住你喜歡的人,狠狠的給他親下去吧!不過……可別親錯人羅!」
現場楊起鬨堂大笑,范雅築則清楚看到不少人四處張望,拚命找人的模樣。
她興奮地看著這一切,這是攏櫻學園畢業舞會的傳統,據說在畢業舞會上與喜歡的人接吻,就像得到神明的祝福,可以保佑戀情順利。
本來是情侶的人當然不會錯過,而單戀的人也會趁機奪吻,希望能在事後告白成功,因此這個重頭戲每年都非常有看頭。
音樂進入尾聲,當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的同時,負責燈光的同學立刻切斷電源,整個禮堂陷入一片黑暗。
在黑暗中,范雅築昕到自己身旁有腳步聲來去。身為學生會的一員,非常清楚會發生什么事的她低低笑了。
攏櫻學園的傳統可不限定畢業生才能享受。
事實上,只要來參加舞會的人都可以得到同樣的待遇,因此,學生會的成員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啦!
然後,范雅築感覺到一股熱氣拂上她的臉,還來不及反應,她的唇已經被人奪去--一個輕輕、柔柔的吻,像羽絨般點過她的唇,又飄然離去。
范雅築完全獃愣住,根本不知道該怎么反應。
忽地,光明乍現。十秒鐘已過,范雅築眨眨眼,一時還無法適應突來的光亮,待她能夠看清楚時,她身邊哪還有人啊?!
事後她暗地觀察許久,想要找出那個偷走她初吻的小偷,但任憑她想破腦袋,還是不知道到底有誰會做這種事……
二年級,就這樣迷迷糊糊過去了。
走過糊裡糊塗被騙進學生會的一年級,再跑過莫名其妙被偷去初吻的二年級,不知不覺間,第3年也將走到盡頭。
范雅築行色匆匆地跑向約定好的中庭,她不住看著手錶。糟糕,居然遲到這么久,希望李光昕不會太生氣。
急急地跑向中庭,在看到李光昕的瞬間,范雅築笑開了臉,正打算伸手向他打招呼時,她見到的卻是自己這輩子最不想見到的景象--
「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溫和的嗓音,吐出的卻是傷人的話語。
范雅築的臉色慘白,但比她更白的是另一個女生--剛被李光昕拒絶的女生。
為什么你不願意試着接受我?如果你願意跟我交往看看……或許、或許會喜歡上我也說不定啊。”雖然被拒絶大受打擊,但她並未退縮。
「對不起。」

「給我一個機會吧?」那女生不肯就此放棄,舌苦糾纏着。
「對不起。」
依然是同一句話。
「至少……至少給我一個理由吧?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李光昕沒有回答,幾度想走卻又被阻擋,他有些厭煩地撇過了頭,卻看到站在某棵櫻花樹後頭,不知何時出現的范雅築。
「小築,我不是叫你一下課就過來的嗎?」沒有一絲遲疑,李光昕拋下那個女生,快步走向她,他低頭看了一下表,又道:「時間有點趕了,我們快走吧。」

說完,他拉著范雅築頭也不回地離開。
「那個女生……」
范雅築忍不住回頭看看那女生,卻看到她淚流滿面。「她在哭耶,你就這樣離開好嗎?」
「那不關你的事。」
李光昕的口氣冷淡。他被人告白,她關心的居然是別人?!
「…… 的確不關我的事。」

李光昕只顧着拉她走,沒昕到她這句話,當然也沒昕到這句話裡的苦澀。
范雅築早就知道李光昕很受歡迎。但親眼撞見他被人告白的場面,這還是第1次。
直到昕到那女生被拒,她才發現自己的一顆心居然吊得高高地,甚至連呼吸都忘了。她發現,自己竟是如此害怕李光昕答應那女生的告白。
本以為自從知道李光昕的雙面人個性後,她就慢慢從迷戀校園白馬王子的情緒中脫身,但剛剛的告白場景,卻讓范雅築清楚地瞭解到,她沒有一刻停止過喜歡他吶!
但瞭解自己的真實心意後,她的臉色反而更白了。
他拒絶人的時候雖然口氣溫和,卻帶著一絲無法忽視的殘忍,頭也不回離去的模樣如此冷酷,如果她向他告白,他也會這么對待他嗎?
范雅築不敢去想。
「真是的,你又受傷了嗎?」注意到抓在手中的小手有些不柔滑的地方,那是OK綳。「小姐,我拜託你多少也長進一點,都是三年級了,怎么還是二天兩頭就受傷?不怕給學弟妹看笑話嗎?」
李光昕沒停下腳步,只是抓高范雅築的手,打量她的傷口。
「你是在哪裡跌倒的?為什么連手臂都擦傷了?」李光昕擰眉,手臂上的傷口根本沒有處理,只有手腕上的擦傷隨便拿OK綳貼住,她根本沒有去保健室嘛! 「保健室是打烊了嗎?為什么你沒有去處理傷口? 」
李光昕敢包票,她手腕上的傷口肯定也沒處理,因為那塊 0K綳,就是范雅築平時會帶在身上的那種 。
「剛剛跌倒的,因為時間不夠,所以我只好先過來這邊,就怕讓你等太久。」

范雅築吶吶地道。早知道她就先去保健室,就算事後挨罵,總強過看到他被人告白的場面。
「你這個笨蛋。」
李光昕罵道。傷口如果感染細菌怎么辦?
李光昕腳下一轉,直直往保健室的方向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