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算計膽小鬼 第 12 頁


也見不到面了,自己與李光昕之間的緣分僅止於高中三年罷了在進入大學之前,范雅築一直是如此深信着。 所以當她在大阪某大學校門口見別到她微笑的他時,范雅築完全獃住了。 兩人的緣分一直延續下去,甚至在大學畢業後,她返回台
作者:溫妮 / 頁數:(12 / 27)

「那個……我們是要去找教務主任吧?」發現他們前進的方向不對,范雅築還以為他氣昏頭,連他們的目的地都忘記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讓那個老頭子等一會沒關係,我先幫你把傷口處理好。」

進了保健室,范雅築絶望地發現保健老師又不在。
為什么她每次進保健室時,老師都不在呢?
剛剛纔發現自己的真實心意,立刻就跟李光昕獨處,她一點也不認為自己的心臟有這么強啊
李光昕為她消毒上藥,一邊罵她走路要更專心點。
他上藥的動作很輕柔,像是怕把她弄傷似的,她看著他的側臉,不知道像這樣看著他的機會還剩多少?
或許不多了吧,再幾個月他們就要畢業了,接下來分道揚鑣是必然的。
反正這注定是場沒有結果的愛戀。
所以,在分離之前就讓她再看多他幾眼吧。
再也見不到面了,自己與李光昕之間的緣分僅止於高中三年罷了在進入大學之前,范雅築一直是如此深信着。
所以當她在大阪某大學校門口見別到她微笑的他時,范雅築完全獃住了。
兩人的緣分一直延續下去,甚至在大學畢業後,她返回台灣,他們的緣分依然未書下休止符,就這樣七年過去了……
第5章
「所以……你就這樣被他纏了十年?」金澤美咬着筷子,不敢置信地喊道。
金澤美和范雅築是同事,最近金澤美才調到會計部,爽朗又樂天的她很快的就和隔壁座位的范雅築變成了好朋友。
午餐時間最下飯的,當然是各類八卦。管他是偶像明星的緋聞滿天飛,還是政治人物的醜聞獻金論,總之各類話題都有人說,都有人聊。不過,對金澤美來說,她倒是比較想瞭解一下,那個常常來接范雅築下班的優質帥哥到底是誰?
溫婉美麗又和氣的范雅築,不但全會計部的人都喜歡她,在其它部門也有不少仰慕者。也因此,大家對那個常來接美人下班的優質帥哥,早就好奇許久了。
畢竟優質帥哥雖然常常出現,卻几乎沒與其它人交談過,而范雅築也絶口不提他的事情,因此對於他們的關係揣測雖多,卻沒任何證據可以證實。
所以在金澤美磨着范雅築好幾天之後,她終於鬆口解釋。沒想到金澤美昕完之後的感言居然是這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也不能這么說……」
范雅築捉着湯匙,一臉為難地想著適當的字眼。
「不然該怎么說?他明明就是你到哪裡,他就到哪裡,從東京追到大阪,又從日本追到台灣。」
金澤美笑得噯昧,以肘撞了撞范雅築。「小築你還真有一套,居然把人家迷得神魂顛倒。」

「哪、哪有啊。」
范雅築紅着小臉辯解。「我跟他才不是你說的那樣……他怎么可能會喜歡我?他又帥又聰明,家裡又有錢,我只是個小老百姓,根本配不上他的。」

雖然她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解釋,明明能念東京大學或早稻田大學的李光昕,為什么跑到大阪跟她念同一所大學?
因為他當時只是輕描淡寫地說,這所學校的信息系不錯。
而大學畢業後,她本以為回到台灣,李光昕總不可能再出現了,沒想到隔天范雅築就發現,隔壁搬來一個新鄰居--是的,就是李光昕。
他笑眯眯地對她解釋。因為親戚在台灣開了一家資汛公司,所以他想來吸收一些實務的經驗
范雅築覺得當時的自己,腦袋上肯定褂着小丸子的三條黑線。日本百大企業的李光昕太子爺,居然跑來台灣從基層幹起?
雖然後來她發現,李光昕口中的「親戚開的公司」,居然也是台灣響噹當的大企業之一,可她還是覺得很荒謬。
「不可能?」金澤美笑得更曖昧了。「他要是不喜歡你,幹嘛四處追着你跑?又不是吃飽撐着沒事幹。」

「美美--」范雅築紅着臉抗議維然聲音小得像蚊子叫。
「不過--」忽地,金澤美斂了笑,正色道:「你又是怎么想的?」昕了老半天,都沒昕到小築的想法,她到底是怎么看待李光昕呢?
「什么怎么想的?」范雅築一獃,話題好象突然跳到她抓不到的方向下。
「你怎么看待他對你的態度啊,你喜不喜歡他?」
「我、我、我?!」范雅築結巴起來。
「當然是你。」
金澤美以指戳戳范雅築的額頭。「如果你喜歡他的話,那被他纏着當然沒哈關係。不過,你要是不喜歡他,最好還是趁早拒絶,以免破壞了你自己的行情,也害得其它追求者都不敢行動。」

「行情?」范雅築獃住了,她有什么行情可言?
「噢,拜託小築,你不會完全沒發現吧?」不會吧,公司裡號稱最美麗的會計小姐,居然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
瞧瞧那水汪汪的大眼、粉嫩嫩的雙頰、白皙的皮膚、及一頭柔順閃亮的長髮,任誰看了都想把她捧在手心、仔細呵疼着。
結果她居然一臉獃樣,好象不知道自己的美麗。該不會從沒仔細照過鏡子吧?金澤美覺得自己腦袋上一定掛着小丸子的黑線--而且不止三條。
「發現什么?」為什么她這么吃驚?
「公司有一堆男同事暗戀你很久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你身邊百個護花使者,所以才沒人敢行動啊。」
沒打啞謎,金澤美丟出一記直球。
「怎么可能?!」范雅築小臉爆紅,有人喜歡她?!
「沒什么好不可能的啦!」金澤美擺擺手,真是可憐了那些愛慕者,她居然半點自覺也沒有。「總而言之,你到底喜不喜歡那個李光昕?」
「我跟他……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金澤美獃掉。她提的問題不是只有「喜歡」跟「不喜歡」兩個答案嗎?怎么會冒出一句。不可能”?
高中時,同學們勸告的話歷歷在目,范雅築沒有一刻忘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