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算計膽小鬼 第 24 頁


子,金澤美終於走了。 關上大門,范雅築虛脫似的背靠着門板跌坐在地。 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范雅築把臉埋在掌間,腦筋還是混沌一片。 老實說,到現在她還是無法接受這個打擊。 認識李光昕十年了,她一直以為他了不
作者:溫妮 / 頁數:(24 / 27)

依然是淡淡的語氣,但當中的堅決,卻是范雅築這輩子從未有過的。「我不會做傻事的,美美,你放心啦。我只是想要一個人安靜的休息一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
金澤美看著她平靜的臉孔,雖然還是有些擔心,卻也知道她的確是需要獨處一下,有時朋友的陪伴反而無法讓她休息。
「好吧,今天我先回去。但你要答應我,如果你心裡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說,或是需要我幫忙的,不管是什么時間都可以打電話給我,只要你說一聲,我就會立刻衝過來陪你,OK!」
范雅築輕輕點了個頭,算是答應了。金澤美這才不甘不願地離開,離開之前還再三交代,有事一定要找她,如此耗了一陣子,金澤美終於走了。
關上大門,范雅築虛脫似的背靠着門板跌坐在地。
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范雅築把臉埋在掌間,腦筋還是混沌一片。
老實說,到現在她還是無法接受這個打擊。
認識李光昕十年了,她一直以為他了不起就是愛耍耍她、逗着她玩,以往不管他怎么欺負她,至少絶不會對自己說謊。

但這次……

這次他居然騙了……

她無法接受他以這樣的態度看待婚姻。
現在她才發現,他甚至不曾說過喜歡她,會不會連這場婚禮都只是他的一場遊戲?

這才是最讓她無法接受的!

心,有點涼了。
范雅築苦澀地笑着,滿腔的愛意彷彿被人當頭澆了盆冷水,對於婚禮的期待也完全破滅。
但五天後就要舉行婚禮了,而剛纔看李光昕的態度似乎也不打算取消,可在這種情況下……她怎么有辦法把自己嫁出去?
正當范雅築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卻驀然昕見門鈴聲。
以為是金澤美去而復返,范雅築也沒先確認來者便開了門。
然後,她在看清來者面孔的瞬間,立刻把門甩上。
生平第1次被人當面甩上門,李光昕適應得很好,他只是平靜地問:
「小築,你冷靜點了嗎?」
我怎么可能冷靜得下來啊?!范雅築好想這么對他大吼,但生性溫和的她能做出甩門動作已經是最大極限,哪有可能再窮凶惡極的吼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所以她只能這么說--

「我不能嫁給你。」

「你再說一次。」
門外的李光昕擰眉,懷疑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不會有婚禮了!」
當第1句說出口之後,接下來就容易多了,這次范雅築不再遲疑,大着膽子喊道。
「婚禮是不可能取消的,你自己清楚得很。別忘了,再過兩天伯父伯母就會從日本飛回來參加婚禮,你有辦法當面告訴伯父伯母婚禮為什么取消嗎?」李光昕壓下心慌,抓緊了范雅築做不到這一點。
「我、我可以試着去做。」

但事實是,光想到要告訴爸媽她不嫁了,范雅築就慌得不知該怎么辦。
之前在電話裡得知她要結婚的消息,爸爸媽媽高興得不得了,現在要是說不嫁了……天知道他們會有多失望。
「你做不到!」
沒有半絲遲疑,李光昕狠狠給了地一擊。
「你沒有那個膽子從婚禮上逃開,你也不可能讓伯父伯母失望。五天之後,你一定會出現在婚禮上!」說完,李光昕轉身回到自己的屋裡。
沒錯,他所認識的范雅築十年來一直是個超級膽小鬼,逃婚這種事情她絶對做不出來,所以她一定會乖乖走上紅毯的。
李光昕刻意忽視心底不安的聲音,如此說服着自己。
另一頭,門內的范雅築昕完他戳破她總是缺乏勇氣的事實,只能獃愣在原地。
李光昕說得沒錯,她的的確確沒有那個膽子,但被他這么一針見血地道出,即意外地讓范雅築心中升起一股熊熊怒火。
難道她永遠只能做膽小鬼嗎?!
一切的答案,就待五天後揭曉。
第10章
五天後
這場婚禮的氣氛非常沉重。
事實上,除了新郎以外,所有人都笑不出來。
只見新郎保持招牌斯文微笑,絲毫不受其它人滿臉狐疑不安的情緒影響,安靜地站在紅毯彼端,等待着那個早在一個鐘頭前就該出現的新娘。
「喂喂,都已經一個鐘頭了耶!我們還要再站下去嗎?」伴郎之一與身旁的同伴咬耳朵,頭一回遇到落跑新娘的婚禮到底該怎么收場?
「光昕不肯動,我們走得了嗎?」另一個人白了發問者一眼,光昕看起來好象笑得很和善,但身為他的好友都知道,他現在的心情肯定極度惡劣。
偏偏唯一能改變他心情指數的人已經落跑了,這下教他們這票伴郎能怎么辦?只好陪着他罰站啦!
正當伴郎們還在咬耳朵的同時,一對夫婦走到李光昕眼前。
「光昕,你跟小築是怎么了?」問話的是范雅築的父親,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時候李光昕已經要喊他岳父了。「吵架了嗎?」
「是有一些誤會。我瞞了她一些事……很重要的事。」

范父昕完後,只是點點頭,沒有多加責難。
李光昕看著眼前滿臉溫和的范父,通常要是遇上這種事,做父親的不都是氣呼呼的質問他到底瞞了什么,怎么可能還保持好脾氣?
而另一旁的范母,看來雖然有些擔心,卻也沒有任何發火的跡象,更沒打算責備已經認錯的李光昕。
所以說,范雅築的性格還真是其來有自。
「年輕人有誤會就該好好解釋清楚,如果你真想跟我家小築過一輩子,更應該把話說清楚。那孩子雖然老是迷迷糊糊、好象很好騙的樣子,但她骨幹裡其實是標準牛睥氣,要真氣起來可是沒完沒了。」

范父溫和微笑着,彷彿逃婚的不是自家女兒,甚至輕鬆得像在說逃婚並不是什么大事,他的口吻更像在閒聊天氣般自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