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算計膽小鬼 第 25 頁


飛揚,把天空染上一層粉紅色彩,空氣中的花香甜美,就像是戀愛的氣息。 十年前,她就是在這個櫻花道下被一個男孩深深吸引,雖然日後發現他不如自己以為的聖潔高尚,甚至是個以整人為樂的惡魔,可她仍無法自製地戀上他。 但十年
作者:溫妮 / 頁數:(25 / 27)

「所以說,等你們把誤會解開了,再來重辦婚禮吧。現在就別耽擱大家的時間,讓賓客們先回家休息好不好?」范父築依舊和善地詢問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面對一派溫和的范父,李光昕反而無法再說什么,只能悶悶地應道:
「……我知道了。」

賭氣也賭夠了,現在該是把小築找出來好好談談的時候了。
如此想著,李光昕的目光也跟着飄到觀禮席上那幾個事務所員工身上……

日 本

攏櫻學園

站在曾經熟悉的櫻花道下,范雅築不由得感嘆光陰似箭。
入學式當天的事她記憶猶新,但時間卻巳過了十年,今天的櫻花也開得極美,就像那天一樣……
片片櫻花隨風飛揚,把天空染上一層粉紅色彩,空氣中的花香甜美,就像是戀愛的氣息。
十年前,她就是在這個櫻花道下被一個男孩深深吸引,雖然日後發現他不如自己以為的聖潔高尚,甚至是個以整人為樂的惡魔,可她仍無法自製地戀上他。
但十年後,重遊舊地的她卻是準備把自己曾有的愛戀全部斬斷。
這段感情從哪裡開始,就讓它在哪裡結束。
抱著這樣的想法,范雅築才會回到攏櫻學園。
許是拜當年校園名人的名氣所致,七年來依然堅守崗位的警衛大叔居然還記得她,也因此范雅築才能進入校園。
范雅築輕輕撫着其中一棵櫻樹,就是在這棵櫻樹下,她把心丟在出手拯救自己的王子身上,她猶記得當時他置身櫻花飛舞下的模樣,那樣的美麗……如今想來,卻同樣地令她心痛。
她輕輕閉上眼,最後一次回憶當時的景象,然後,她會把這一切都忘掉。「抱那棵樹遠不如過來抱我。」

不滿的抱怨聲從范雅築身後傳來,嚇得她立刻睜開眼,不敢相信聲音的主人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你、你怎么會在這裡?」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你以為我開情報事務所是開假的?想找一個人還不容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光昕說得輕鬆,但事實上他一查出她到了日本;就立刻買了最近一班機票飛過來,憑着一股直覺來到攏櫻學園,他有預感她應該會回這裡看看。
沒想到才踏進校門,門口的警衛就認出他來,還笑着說小草莓已經先到了,似乎以為他和范雅築是約好在學校碰頭。
也因此,李光昕才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她。
「你找我做什么?我不覺得我和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范雅築退到樹後,硬是與李光昕隔着一棵樹說話。
「我倒覺得我們要說的可多了。再說,你還欠我一場婚禮。」
李光昕越看那棵櫻樹越覺得礙眼,他大步上前,把范雅築從樹後拖了出來。
從她逃婚的事實,他已經清楚的瞭解到--他的膽小鬼真的不想再見到自己。但李光昕怎么可能就此放棄?所以他追來了,決定跟她說個清楚。
「我、我已經說過。不會有婚禮」,你去找下一個獃子讓你騙,就是不要再來找我。”范雅築用力掙扎着。她好氣自己,為什么明明該死心的,一見到他居然還會雀躍不已?
「但我只想騙你一個。」
李光昕緊緊盯住她。”別人我還懶得去騙。”
是的,從一開始李光昕看的,就僅僅是她一人,別的女人從沒入過他的眼,所以他總是追着她跑,從關東追到關西,又從日本追到台灣。
現在又追回日本算得了什么?只要她在他身邊就夠了。
但她卻獃得不懂他的暗示,還拚命說他們是有緣才會一直做朋友。
見鬼的朋友!他從頭到尾都不想做她的朋友。
他只想做她的情人。

她心中最摯愛的男人!

但他的自尊無法允許自己先開口告白,所以十年就這樣耗掉了,好不容易被他逮到機會把她永遠綁在自己身邊,李光昕怎么可能不利用呢?
所以,如果事情再重來一次,他很肯定自己的決定不會改變。
「你想騙我,我就得乖乖讓你騙嗎?」他怎么能說得被他騙是一種施恩?范雅築難過極了,她還以為......他至少會哄哄她啊。
「你會讓我騙,因為你愛我。」
李光昕肯定地說道。
「誰、誰愛你啊。」
范雅築的小臉瞬間爆紅,他的宣言好篤定、眼神好犀利,范雅築以為自己真被他看透了。
「你愛我。」
李光昕完全不受動搖。十年的追逐可不是追好玩的,除了她口頭上說「我們只是朋友」外,他百分之百肯定她的感情。
再加上之前范雅築醉酒時吐露的告白,讓李光昕更加肯定她的感情。
昕到李光昕說得如此篤定,范雅築突然覺得有些委屆,為什么他這個說謊騙人的傢伙,講話比她還大聲?
「我討厭你!」哇地一聲,范雅築哭了起來,十年累積下來的委屈一口氣全爆發出來。「你從以前就愛欺負我……嗚嗚……你一定是很討厭我對吧?為什么你還要把自己討厭的人留在身邊?嗚嗚……這根本不合理、不合理嘛……」

李光昕被范雅築突如其來的哭喊嚇了一跳,但他真正被嚇到的原因,是范雅築哭閙時所說的話,居然跟地上次喝醉酒時說的話一模一樣。
「小築。」
李光昕無奈地喊道,該不會又要舊事重演吧?為什么他非得在這么可憐的狀況下告白?
李光昕完全沒有想到,會變成今天這樣的場面,完全都是他的責任。如果他肯放下自尊,早點向范雅築說出實情、吐露心聲不就好了?
「不要叫我!為什么我非得被一個討厭我的人耍得團團轉?欺負我十年還不夠嗎?這遊戲玩了十年難道你都不膩嗎?嗚嗚鳴……」

一口氣把話說完後,范雅築更是哭得難以自抑。
早就知道李光昕總愛耍着她玩,但這十年來她還是乖乖任他耍弄,還不就是因為喜歡他?要不,誰願意沒事變成別人惡整的對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