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算計膽小鬼 第 4 頁


該有注意到吧!「李光昕這個姓氏是個中國姓氏,昕說他跟你一樣都來自台灣,不過他好象是從四歲時就在日本定居了。」 台灣人? 沒想到在日本還能遇到同鄉,昕到李光昕與自己是從同一個島國出身的,立刻讓范雅築產生了親近感。
作者:溫妮 / 頁數:(4 / 27)

一昕到。小草莓”這三個字,范雅築的小臉立刻變得紅通通,這個外號全都是拜入學式當天她穿的小草莓內褲所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曾試圖抗議過,但沒有人理她,所以范雅築也只好任這外號粘着自己,並祈禱大家快點忘了入學式上的事情。
「為什么?」他這么有名嗎?
「當然。」
澤木悅子白了她一眼,像是在說「你說什么廢話」。
「李光昕從在國中部的時候就非常出名了,除了文武雙全外,他還是連任兩屆的學生會長,這從攏櫻學園創校以來可沒幾個人做到。
而且他不但做到了,還好到讓人跌破眼鏡呢!甚至有人稱他是「攏櫻學園最強學生會長」。現在他升上高中部,高中部的學生會長還放話說,只要李光昕願意進入學生會,就算要他把學生會長的位於讓出來都沒問題。”
這、這么厲害?范雅築昕得目瞪口獃。
「你應該有注意到吧!「李光昕這個姓氏是個中國姓氏,昕說他跟你一樣都來自台灣,不過他好象是從四歲時就在日本定居了。」

台灣人?
沒想到在日本還能遇到同鄉,昕到李光昕與自己是從同一個島國出身的,立刻讓范雅築產生了親近感。
「……最難能可貴的是,雖然李光昕這么優秀,但他卻不會因此驕傲跋扈,反而非常隨和,更是永遠掛着微笑,不論師生都非常喜歡他呢!」
沒錯,他的微笑的確讓人喜歡。昕着澤木悅子的述說,范雅築一邊昕着,一邊跟着回想起人學式上的事--
老實說,那場入學式對范雅築來說實在是場惡夢。
記得當天她因貪看櫻花而遲到,然後匆匆趕到會場時,入學式早就不知進行到哪個階段去了。
她急急忙忙地想進入班級的隊伍,但也不知是哪個環給出錯了,她非但沒順利進入隊伍之中,還因她自己跌倒時撞了附近的同學,給果一場活生生的人體骨牌秀就在范雅築面前上演。
而范雅築自己,則因為反作用力跌到一旁。
更正確的說法是,她整個人以五體投地的姿勢趴倒在一個男生腳前。而當她抬頭時,一張端正優雅的五官躍進范雅築眼中。
她從沒看過這么斯文俊秀的男生,就像從漫畫中走出來一般令人印象深刻。
秀整的眉襯上漆黑的眼,眼底靜漠得彷彿是片波瀾不興的海,讓人不禁懷疑,是否有任何人事物能夠擾亂他眼底的平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或許,范雅築曾經做到過。
因為當他們四目相接時,他的表情的確閃過一絲訝異,但他下一步的動作,居然是立刻脫下身上的外套被在她腿上。
當時范雅築還不知道他為什么要這么做,但從下一秒鐘爆出的哄堂大笑,她得到了答案--她的裙子因跌倒而翻起,露出小草莓內褲。
范雅築羞得無地自容,甚至希望有個地洞能讓她鑽下去算了。
「天啊……讓我死了算了吧……」
范雅築整張臉紅通通地,她實在沒有勇氣抬頭去看周遭同學。
入學第1天就發生了這種事,教她往後三年要怎么過啊?!
不同於她的退縮,李光昕只是沉默地把她從地上扶起,迅速且冷靜地帶著她離開會場,來到校園某個安靜的角落。
當時的她最需要的地方。
「你沒事吧?」
溫柔的問話從李光昕口中吐出,不但溫暖了范雅築的心,也稍稍緩和了她緊張的情緒,然後她發現自己仍緊緊抱著對方的制服,原本熨燙整齊的制服,早就皺成一團,几乎快成了梅乾菜。
「啊!對、對不起,弄皺你的制服了。」

她慌慌張張地撫平制服上的皺禮,只是她越努力,心裡卻也越慌張,因此制服非但沒變乎順,反倒更皺了,最後還失手把制服掉到地上。
范雅築看著地上的「梅乾菜」,着急得几乎要哭出來,人家好心借她的制服被她弄得又臟又皺,這該怎么辦才好?
見她慌亂成這樣,李光昕卻是毫不在意地撿起制服。
「制服統一洗就好了,其實我還要謝謝你呢。入學式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我該謝謝你幫我找到一個偷溜的好藉口。」
他微笑地說著,看不出有半點勉強。
范雅築着迷地看著眼前的「恩人」。
他的笑容淺淺、淡淡地,卻讓人感到如沐春風,即使她剛纔跌倒時不小心扯壞了他的褲管,也不見他發火,甚至還為她解圍。
就是這瞬間,她意識到--她喜歡上這個溫柔的男生了。
是的,在這個櫻花翻飛的四月中,她,戀愛了。
那抹站在櫻花樹下的溫柔身影,就此深深烙印在范雅築的眼底,心裡,再也無法抹去……
注意到范雅築紅通通的小臉,以及有些恍神的表情,澤本悅子瞭然地看著眼前的新同學,但有些該提醒的話還是得說在前頭。
「小草莓,李光昕可是非常非常受歡迎的喔!如果你喜歡他的話,可得先做好告白絶對會被拒絶的心理準備。」

「你、你說什么啊。」
范雅築結結巴巴地喊道。
突然被人當面戳破心事,范雅築不但小臉瞬間燒得火紅,就連其它外露的肌膚也呈現淡淡的粉紅色澤,几乎讓人以為她天生就是紅皮膚。
「只是想提醒你罷了。」

澤木悅子可是看多了這類反應,所以仍逕自說下去。
「李光昕從沒接受過任何一個女生的告白。而根據非官方統計,過去三年來,他至少踩碎了上百顆少女心,所以我們學校的女生都有個默契,就是默默喜歡他無妨,但千萬別妄想自己的告白能成功。」

看著澤木悅子及旁邊其它女同學有志一同的表情,范雅築忽然理解到:她那還沒來得及發芽的初戀,就這樣夭折了......
李光昕常常看到那個女孩。
就是那個在入學式引發一場骨牌災難,導致一半以上的新生跌成一團,最後自己則是跌倒在他跟前,並扯壞他褲子的新名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