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算計膽小鬼 第 7 頁


的怨言。 這是多么溫柔酌男生啊。范雅築的心已經完全被愛慕之情填滿,她覺得自己好幸運,居然能喜歡上這么棒的男生。 「沒有那個必要。」李光昕只是淡淡應了聲。 李光昕表面看來平靜,實際上卻是百分之百的怒火中燒。
作者:溫妮 / 頁數:(7 / 27)

「謝謝你借我制服外套,我正覺得有些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范雅築感動地拉緊身上有些過大的外套,五月的氣候正慢慢向夏天推進,但還不免有些涼,像她這樣跌得渾身是水就更冷了。
李光昕沒有應聲,只是瞧了她一眼。
瞧范雅築一臉無知的模樣,就知道她完全沒發現半濕的制服上衣,宛如第1一層肌膚緊貼著她的身體,勾勒出女性柔軟的曲綫。
當然,她也不可能發現剛剛有多少雙眼睛,盯着她大吃免費冰淇淋。
話說回來,她的確不可能發現,因為她正忙着低頭看地上
「不過,我又把你的制服弄髒了,真的很抱歉,這次又給你添麻煩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謝你。」
范雅築吶吶地說道。
上次他借她的制服外套被她搞成了梅乾菜,而今天被在她身上的自然也濕了一大塊,卻完全不見他有任何的怨言。
這是多么溫柔酌男生啊。范雅築的心已經完全被愛慕之情填滿,她覺得自己好幸運,居然能喜歡上這么棒的男生。
「沒有那個必要。」
李光昕只是淡淡應了聲。
李光昕表面看來平靜,實際上卻是百分之百的怒火中燒。

他從沒看過這么誇張的人!

被欺負就算了,注意她這么久了,早知道她沒膽反抗,只是他沒想到,她居然誇張到連老師都出現了,也不會為自己申冤一下,還獃獃的被老師誤會。
要不是因為他及時出面,這個笨蛋搞不好已經被拉到學生指導室寫悔過書了!
走進保健室,值班的老師不知上哪去了,空蕩蕩的室內也沒有其它人在,李光昕昕在老師的辦公桌上看到一張紙條,寫着值班老師的返回時間,還有若發生急事,可先與xx處室聯繫等等字樣。
看完了紙條,李光昕順手把紙條扔回桌上。一個暫時不會有人來打擾的最佳地點就擺在眼前,該說是天助他也嗎?
「老師不在嗎?那我們還是先離開吧。」

李光昕回頭,就看到范雅築小手揪着被在她身上的制服外套,滿臉不安地左顧右盼,似乎認為老師不在時,最好別踏進保健室。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看著她小媳婦似的模樣,忽地一股氣直往上衝。
「沒有必要。」
他轉身大步上前,長臂一伸,關上保健室的大門,也將走廊上的喧閙全關在門外。
過去一整個月,他默默看著她惹上各種麻煩,沒想到今天終於還是忍不住出手拉了她一把。
頭一次,李光昕發現自己几乎戴不住這張好學生的面具。時尚書屋
而方纔讓他險些隱忍不住怒氣,差點在眾人面前顯露本性的,就是他身邊這個膽小鬼。
他再也看不下去她那可憐兮兮的表情了。
所以李光昕決定--他要改變她的個性!
既然看她老是吃悶虧會害他吐血,那就改變她的個性吧。
第1步,就是逼她說話、逼她學會表達真實的心情,而不是悶頭被人欺負,就算吃了虧也不吭一聲。
「喝--」范雅築嚇了一大跳,不僅李光昕怎么會突然靠近她,然後她昕到身後的關門聲,瞬間意識到現在只有他們兩人。
「你總算肯把頭抬起來了。」
李光昕挑眉,沒想到這一招的效果這么好。
「你、你想做什么?」還來不及沉浸在昕到母語的驚喜中,范雅築現在只想搞清楚李光昕到底打算做什么。
前一刻還是標準白馬王子的他,怎么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
原本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不見了,由帶著淡淡嘲弄的淺笑取而代之,讓李光昕看來邪氣極了。
「我想做什么?」他挑眉淺笑,作勢考慮着。「我想做的事情很多,首先,就是要請你別再擺出那張可憐兮兮的表情。」

「我?」范雅築獃住,她也不是因為喜歡才擺出那表情的啊。
「這裡除了你我之外還有別人嗎?當然是請你改變羅。」
明明是請求的話語,卻在他輕佻地以指勾起她的下巴,如登徙子般的行徑下變了質。
范雅築吃驚地看著眼前的李光昕,突然很懷疑他真的是李光昕嗎?她所認識的李光昕不是出了名的溫柔和善?怎么可能會說出這種奇怪的話?!
他該不會是李光昕的雙胞胎兄弟,或是什么跟李光昕長得一模一樣的親戚吧?否則一個人的性格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差異?
「覺得我像變了個人嗎?」猜出她眼中的疑問,李光昕不以為意地笑着。「如果我說你現在看到的才是真正的李光昕,你會覺得自己被騙了嗎?」
是的,斯文俊秀、溫和良善,品學兼優的攏櫻學園狀元,不過是李光昕為了自身方便而營造出來的假像。
畢竟當個好孩子,可以得到不少的好處,雖然偶有一些不可免俗的煩人義務,但更多的時候卻能讓他樂得輕鬆,所以李光昕也從善如流地繼續扮演着。
整個攏櫻學園,僅有極少數的人知道他的真實性情,而今天,李光昕決定再增加一人,就是眼前這個膽子只有一丁點大的范雅築。
他一點也不擔心她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因為不會有人相信她的話,「李光昕」這三個字所代表的形象,早就深入眾人的腦中,不曾動搖。
「對了,這個還你。」
說著,李光昕把一團白色的物事塞進范雅築手中。
她低頭一瞧,那熟悉的質料及樣武教她吃了一驚,這不是她在第1天上學時被拿走的手帕嗎?!
「你怎么會有這手帕?」這明明是被一個坐在櫻花樹上的男生拿走的,為什么會出現在李光昕身上?
然後范雅築撩悟到,那個男生就是李光昕。
原來他們早在入學式之前就見過面了……
「親愛的小草莓,你應該覺得很幸運,畢竟可以看到我真面目的人不多。」

他說得像是一種賞賜,但范雅築怎么也無法同意他的話,畢竟她所愛慕的白馬王子突然變了個人,叫她怎么開心得起來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