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算計膽小鬼 第 8 頁


邊,再退就只能貼在門板上了。 「我、我該說什么?」她怯怯地問。 她在閃神。李光昕不善地眯起眼,生平第1回,居然有人在他面前閃神?!而且還是那個超級膽小鬼范雅築?! 「說「是」。”忽地,李光昕命令道。一個小小的
作者:溫妮 / 頁數:(8 / 27)

「你好象不怎么同意我的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看到范雅築的表情,李光昕突然俯下身靠近她,似想看清楚她的表情。
從沒跟男生這么接近過,近得兩人的氣息好象交融在一起了,這讓范雅築非常緊張,一張小臉更是發紅髮燙。
雖然李光昕的性格與她原先認知的大大不同,但他終究是自己所暗戀的對象,跟喜歡的人如此靠近,范雅築當然會緊張了。
然後,范雅築還是挫敗的發現,眼前這個邪氣十足的李光昕,居然同樣吸引她的目光,光是與他四目相交,就讓她心臟怦怦狂跳。
「嗯?你怎么不應聲?」
范雅築一回神,就發現眼前是張俊臉的超級放大版,嚇得她直想退後,卻發現自己早退到門邊,再退就只能貼在門板上了。
「我、我該說什么?」她怯怯地問。
她在閃神。李光昕不善地眯起眼,生平第1回,居然有人在他面前閃神?!而且還是那個超級膽小鬼范雅築?!
「說「是」。”忽地,李光昕命令道。一個小小的詭計在他腦中成形。他記得某人非常非常希望他去幫忙,不如趁機把這個膽小鬼帶在身邊吧。時尚書屋
「啊?」范雅築完全獃住,為什么沒頭沒尾的就要她應「是」
「給我說「是」。”李光昕只是笑眯眯地更靠近她,充分利用身高的優勢給她壓力,尤其他剛剛發現,她似乎很緊張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
「是。」

這一招很有效,嚇得范雅築不管三七二十一,「是」就衝口而出。 
沒給她反悔的機會,李光昕接着拍拍她的肩,道:
「既然你同意了,從明天開始你就跟我去學生會。」

「什么?」范雅築檀口微張,她剛剛是不是答應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那邊柜子裡頭有幾件運動服,你可以先拿去穿,明天再歸還就可以了,記得離開前要給老師留個話,說明你借衣服的事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李光昕微笑指着某個柜子,范雅築還來不及反應,他已拉開大門,準備離開。
「那么,明天放學後你別亂跑,我會接你去學生會。」

說完,他邁步離去,把慌亂不已的她丟在身後,完全搞不清楚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她在那一團混亂中,不小心把自己賣給惡魔了……
從那一天開始,范雅築就發現自己的生活起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原本她只是個普通學生,或許因為入學式的烏龍讓她聲名大噪,但她終究還是個很平凡的人。
除了同學偶爾會拿那件事來開開玩笑,多數時候她平凡得一如所有人。可現在的她平凡依舊,其它人的目光卻不斷投射過來。當然,他們看的人不是她,而是她身邊的人--李光昕。
李光昕很優秀,這是不爭的事實,多數時候他也是個和善、好相處的人,讓人非常信任,絶對稱得上是攏櫻之光……多數的時候。
「喂小草莓,我不是叫你把資料集中起來嗎?東西在哪裡?」
這個毫不客氣命令人的聲音,就是來自那個攏櫻之光--李光昕的口中。
就見到那個據說很和善的好學生,雙腳正蹺在學生會長的辦公桌上,整個人仰躺在學生會長的座位上,一臉無聊地拿了枝筆在卷宗上寫寫畫畫、畫畫寫寫……
他看起來好象在玩耍,但再瞧瞧辦公桌上迅速消失的卷宗小山,就知道他其實也是很努力在工作的。
「在這邊,我剛剛纔弄好的。」

范雅築一把卷宗交上去,立刻倒退三步,退出李光昕伸手可及的范雅築外。因為前幾回的經驗讓她知道,千萬不要接近工作中的李光昕,這時候的他脾氣特別差。
「搞什么啊你,我不是說那是急件嗎?為什么你……」
李光昕突然住了口,眯眼看向已經退了不止十步的范雅築。「這次又是誰遲交資料?我不是說過,遲交的人就讓他自己來見我,為什么你老是替他們掩蓋過失?」
范雅築跟着他進入學生會已經一個多月了,本來拉她進學生會只是為了把她綁在身邊,方便自己進行改造計劃,但出乎他意料的,范雅築的工作能力不錯,整理資料總是又快又好,所以李光昕也很放心的把工作丟給她。
加上跟在他身邊,范雅築不可免地增加了許多與旁人交談的機會。也因此,現在的范雅築總算比較會說出自己的意見。
對於現況,李光昕還算滿意,但她唯一的缺點就是會替人掩蓋過失。
李光昕很清楚,九成九又是那上十部工作做不完,不過,范雅築也有錯,所以他罵起人來是一點也不客氣。
「沒、沒啊,是我自己太晚做好……」
范雅築猛搖頭,一點也不打算供出遲交者的名字。畢竟人家那么誠心誠意地拜託她,她也不好意思拒絶啊。
「是這樣嗎?」
「是啊。」

她回答得很快。太快了。
李光昕挑了挑眉,突地從椅子上跳下來,不但快步走到范雅築面前,而且還直直繼續前進,逼得她不斷後退,直到她的背抵到牆壁為止。 
然後李光昕兩手一伸,把范雅築困在牆壁與他之間,他笑得一臉和善,與他此刻的流氓行為完全搭不上。
「親愛的小草莓,是不是遲交的人不止一個,所以你才不敢把名字告訴我?」
「沒、沒啊,你別亂說。」

兩人就這么對望一會兒,或許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但范雅築卻覺得好久好久,久得讓她以為自己會被他看穿。
「是這樣嗎?」李光昕玩味似的說道,然後返身回到座位。
范雅築屏住呼吸,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仔細看著他的一舉一動,他會這么快放棄,根本不符合他的個性,她看著他,以便隨時應付他可能的突來發言。
「看來遲交的人不少,既然如此,乾脆全部人一起處罰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