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算計膽小鬼 第 9 頁


,而學生會的幹部,則全由二年級以上的學長姐來擔任。 除了李光昕這個特例--他直屬於現任學生會長,雖然職務名稱是特別助理,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不過是暫時性的頭銜,只要校方一同意,學生會長就會立刻變成李光昕。 這也是
作者:溫妮 / 頁數:(9 / 27)

「什么?!」范雅築驚叫,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這種決定。而最讓她訝異的是,為什么他有辦法猜出遲交的人真的不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就是因為大多人一起來拜託她,范雅築才會雖然為難,卻還是答應幫忙隱瞞。
「叫什么叫,我明明已經交代過這是急件,所有人都不准遲交,既然你不肯告訴我到底是哪些人遲交,我當然只能採取運坐法了。」
擺擺手,李光昕說得好生無奈,彷彿他其實也不想這么做。
惡魔......范雅築看看他的表情,心中只浮現這兩個字。
「你剛剛說什么?」他問,笑得好溫柔。
「沒有!我什么都沒說!」開玩笑,她又不是笨蛋,在惡魔面前喊惡魔,大概會被他整死吧。
進入學生會已經好一段時間了,范雅築還是搞不清楚李光昕為什么要她?
根據攏櫻學園的傳統,一年級學生只有各班代表才能參加學生會,而學生會的幹部,則全由二年級以上的學長姐來擔任。
除了李光昕這個特例--他直屬於現任學生會長,雖然職務名稱是特別助理,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不過是暫時性的頭銜,只要校方一同意,學生會長就會立刻變成李光昕。
這也是李光昕如何敢大刺刺霸着學生會長座位的原因。
而她,則是李光昕這個特別助理的特別助理。
昕說這是李光昕同意進入學生會的條件。但這件事並沒有得到他的正面承認,畢竟這個問題實在很微妙,就連范雅築自己也不敢詢問是否真是如此。
問了又能如何?她可不敢奢望答案是他喜歡自己啊。
他到底是為什么會把很普通、很平凡的她帶進他的世界?
范雅築好生疑惑。
第4章
「小草莓,你考慮好了沒?」
「啊?」范雅築一獃,她又不小心錯過什么了嗎?
「你又發獃。」
他眯起眼,口氣不善。為什么這個女生老在他面前恍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是故意的。」
范雅築可憐兮兮地說。
她會發獃還不都是因為他,要不是他一下子很和善,一下子又凶巴巴的罵她,情緒變換之快,可媲美川劇中的變臉,老把她搞得昏頭轉向,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她是破格進入學生會的,所以面對那些正牌學生會幹部時,總有絲心虛,也因此,范雅築很難拒絶那些人的拜託,只好一次次被李光昕罵得狗血淋頭。
「真是夠了。」
李光昕几乎忍不住嘆氣。「你現在就給我下定決心,到底是要乖乖供出哪些人遲交資料,還是讓大家一起受罰?」他道,吃定她的心軟,絶對不可能讓無辜者遭殃。
「可不可以……」
范雅築試圖跟他打商量,但話還沒說完,她就忍不住退縮,因為她知道自己的想法絶對不會被他接受。
「現在把話說清楚,不然我就代替你決定了。」
不讓她退縮,李光昕逼着她說出自己的意見,而不是一遇到困難就準備舉白旗投降。
最後,她吶吶地、討好地問道--
「可不可以就放過他們一次?」
李光昕呼吸為之一窒,這個笨蛋……
「你想都別想!」
「你不要生氣了啦,我、我去泡茶給你喝。」
范雅築簡直是把頭鼠竄,一溜煙地逃出了會長辦公室。
「小草莓!」李光昕在她身後大喊,但她卻已經跑遠了。
李光昕失笑,若換做以前,她哪敢溜掉?
「算了,這也是種進步。」
他笑着回座,拿起卷宗繼續批改。
不一會兒,他發現自己居然是邊哼歌邊批改卷宗,摸了摸臉,他還在笑,不是平時用來應付人的淺笑,而是貨真價實的笑容。
原本因工作繁重而有些糟糕的心情,也因為剛纔跟范雅築玩閙而變好了,批改卷宗的速度更是快上許多。
現在這種輕鬆寫意的心情到底是……李光昕丟下筆,檢視起自己的心思。
長時間扮演好孩子是累人的,自從范雅築知道他的真面目後,李光昕在她面前總是特別的放鬆。
他不需要假裝自己是個零缺點的優等生,他只是一個叫李光昕的男生,一個跟她同年級的學生,偶爾會小小欺負她一下,閙得她哇哇叫,逼她不再做個被人欺負的悶葫蘆。
他一開始的目的是改變她的性格,但在不知不覺間,自己似乎也改變了……
「茶來羅!」端着兩杯茶,范雅築帶著大大的笑容走進辦公室。
李光昕挑眉看著她把其中一杯茶放在他的辦公桌上。他還以為照方纔她落荒而逃的模樣,她至少要過一個鐘頭才會回辦公室。
「我剛剛遇到會長,他還給了我這個喔。」
范雅築現寶似的拿出兩包仙貝。「會長說這個很適合配茶吃,快吃吧。」

很快就忘記不愉快的事,但也讓她不易記取教訓。面對范雅築這超級樂天派的性格,李光昕實在不知該說什么才好,還是先來吃仙貝吧。

一年後

夜間的校園一向很安靜,不過,今天卻是四處大放光明,因為今天正是攏櫻學園的畢業舞會。
離畢業舞會開場還有兩個鐘頭,學生會像陷入備戰狀況,不斷有人跑來跑去做最後確認,希望能為學長學姐們帶來一個最棒的回憶。
一群學生會的成員追在李光昕的身後,一個接着一個丟出問題,嘰嘰喳喳地沒完沒了,吵得李光昕眉頭緊鎖。
他果斷地丟出一個又一個的決定,腳下的步伐更沒有半絲停頓,直直朝禮堂的方向走去。成員們亦在領命後一一離去執行任務,直到最後,李光昕身邊只剩下一個人緊緊跟隨着--那是范雅築。
「會長,我真的不用去幫忙嗎?我看大家都很忙耶。」
范雅築怯怯地問道,看大家都忙得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似的,唯獨她,只需要跟在李光昕身邊,清閒得讓她有罪惡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