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契約男友 第 10 頁


刊合訂本,最上面那本的封皮的已經卷邊了,我斷定它至少被翻看過1000次甚至更多。裡面會不會有美麗的或者跌宕的故事?偷窺欲慢慢升起,我明目張膽地翻開了第1頁。天,短短幾行,居然比我的日記還要整齊,誰的塗鴉這麼考究? 第
作者:米婭 / 頁數:(10 / 74)

我想我早該像現在這樣了,出來走走,一個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昨夜的猜想戛然而止,雖然我腦中仍有不少等待整合的零散片斷,但我卻不敢貿然繼續猜想了。
也許我真會被這個故事擰得心痛。
所以我要歇一歇,換個環境。
至少我應該好好喝完面前這杯橙汁。
是的,我在米婭,這個又有鮮榨橙汁又有意大利面的地方。夜色正濃,我從家裡溜出來了,帶著皮包,帶著我滿腦子的猜想,就像個離家出走的小姑娘。我自由地穿行在泰城的每一條街巷,我單獨享受了一頓美味的意大利面,這種感覺簡直棒極了,意大利面是我的,黃澄澄的鮮榨橙汁也是我的,這麼美妙的晚上,全世界都是我的。
我抓起手邊的塗鴉本這也是米婭的特色之一,每桌都有,訂得厚厚的,看起來好像報刊合訂本,最上面那本的封皮的已經卷邊了,我斷定它至少被翻看過1000次甚至更多。裡面會不會有美麗的或者跌宕的故事?偷窺欲慢慢升起,我明目張膽地翻開了第1頁。天,短短幾行,居然比我的日記還要整齊,誰的塗鴉這麼考究?
第1行:我愛你,真的。
第2行:比愛她更多?
第3行: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愛她。
第4行:不愛她你還娶她?
第5行:原來愛過,後來不愛了。
第6行:看來還是愛着的。
第7行:我現在不愛她,只愛你。
第8行:我已經累了。
第9行:那就嫁給我。
第10行:什麼?
第10一行:她已經同意離婚了。
到此為止,第1頁結束了。通過這幾行對話,我大概可以順藤摸瓜地猜測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坐在這張桌子上的一對男女究竟演出了什麼樣的戲碼。男人是有婦之夫,女人是傳說中的「第3者」,兩個人來到這裡幽會,發現了一個嶄新的本子,於是他們一時興起,隨手寫了起來。男人顯然是早有預謀,而女人之前毫不知情,男人寫到第10一行,女人才明白那頓午餐或晚餐意義非凡。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情節我就無法繼續猜測了,或者一直被指為姦夫淫婦的他們終於昂首挺胸雙宿雙棲;或者他們終究路歸路橋歸橋,畢竟不被祝福的愛情多數不長久。但這是段故事性極強的塗鴉,它充分滿足了我的偷窺欲和狂想欲,有趣,我要繼續下去。
第2頁以後顯然沒有之前那麼多看頭,除了「我愛你」、「我要忘記他」之類的真情告白,就是「X他媽」一類的市井粗話,再有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塗鴉」——亂七八糟難看得要命的勾勾叉叉,看來這是一個絶對的塗鴉本。沒看頭,如果下一頁再沒有誘人的對話,我就再也不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帶著期望,我翻開了下一頁。
是一幅鋼筆繪製的卡通畫。
畫中是一個淚眼婆娑的女人。
右下角寫着:永別。
我突然聯想到了K。
我要回家,我必須馬上進入猜想。
第6章
狂想曲——熱戀(1)
「嗤」的一聲。
濃香在臥室裡蔓延開來,是的,我噴了一滴Dior,我要開始猜想了,帶著屬於男人的味道。

猜想4

地點:楓情萬種酒吧

尋親的稿件終於見諸報端,近兩個月以來,凱文每天奔走于一個個「囡囡」之間,只可惜他每次都是滿懷希望而去,又滿載失望而歸。他經常會講一些關於見面的片斷給我聽,在我們約會的時候。此時我和凱文正在熱戀,就是中央大街上的那次親吻把我們捲入了名叫「愛情」的颶風裡。
「心,一起去楓情萬種吧,今天那有Party。」
凱文興緻勃勃地對我說,顯然是想給我一個驚喜。
「那裡每週都有派對,這不稀奇。」
我笑着潑他冷水,女人總是這樣的,一旦喜歡上了誰,就會在無傷大雅的小問題上與誰作對。
「萬楓一直說想認識你。」

「萬楓是誰?」聽起來好像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楓情萬種的女主人,Sam的太太,也是我的同學。」

「這算不算應酬你的親友團?」我最討厭被一堆三姑六婆會審。
「不算。直覺告訴我,你會喜歡她,她也會喜歡你。」

下雨了,客人並不很多。
派對主題是「波西米婭·萬楓」,Sam這個粗線條的男人原來也有細緻的一面,而我猜測這種細緻來自那個與他朝夕相對的女人。
我們四人分賓主落座,我與凱文並排,萬楓與Sam並排。
凱文的直覺是準確的,我果然很喜歡這個女人,這個梳長捲髮穿著土耳其長袍的女人,這個讓「楓情萬種」霎那間風情萬種起來的女人,這個能將「波西米婭」演繹得淋漓盡致的女主角。
這個像秋天的雲朵般柔軟精緻的女人靜靜地坐在泰坦巨人般高大健碩的Sam身邊,他們讓我輕易聯想起四個字——英雄美人。
「丁一,這個女孩子好漂亮!」波西米婭用軟軟的嗓音讚揚着,「難怪你會動心。」

「謝謝」,凱文一臉微笑,「你沒看到過她穿著黑色旗袍的樣子,簡直是個性感到極點的妖精。」

「凱文!不要用那樣曖昧的詞彙形容我,否則不理你了!」”我滿臉緋紅地打斷了他,雖然我樂得聽到他的讚揚,可當着這麼多人說出來,多少讓我有些難為情。
「天,小葉子居然會害羞?泰城日報的無敵女金剛居然臉紅了,凱文,你是怎麼調教的她?」Sam竟落井下石。
「萬楓,你看Sam,他就是這樣厚待回頭客麼,你都不好好教化他一下麼?」我像撒嬌般開口,向波西米婭求助。
「阿Sam就是這個樣子,」波西米婭露出了溫暖明媚的笑容,「我們不理他們好了,看他們還糗誰去。」

「你真是又漂亮又漂泊」,我很少評價女人,但這個萬楓真是一個意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