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契約男友 第 5 頁


「我又饞又餓,行了吧?我不管,我要吃烤鷄翅膀,必勝客的肯德基的都行。我一餓就走不動路,除非等會你背我上樓。」 這時候出租車司機問要不要停車,常歡嘆了一口氣,說就停必勝客門口吧,攤上個嘴急的有什麼辦法。司機用過
作者:米婭 / 頁數:(5 / 74)

我和常歡並排坐在出租車後面,他擺弄着電話,我扭頭看著窗外的風景。路上一片金色的陽光,夏天的上午總是那麼熱情澎湃,就像一首激昂的小提琴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在熱閙的大街上有不少學生模樣的年輕情侶,其中一個女孩手裡捧着大大的肯德基翅桶邊走邊嚼,她的吃相很快勾起了我的食慾,我酷愛烤鷄翅膀,無論是肯德基的還是必勝客的,我愛死了那種香甜鬆軟的味道。
「我餓了。」
我扭頭對他說。
「馬上就到你家了,回去再吃吧。」

「不行,我餓了,餓得頭暈眼花了,我要吃鷄翅膀。」

「你是餓了還是饞了?」他扭頭看了我問道。
「我又饞又餓,行了吧?我不管,我要吃烤鷄翅膀,必勝客的肯德基的都行。我一餓就走不動路,除非等會你背我上樓。」

這時候出租車司機問要不要停車,常歡嘆了一口氣,說就停必勝客門口吧,攤上個嘴急的有什麼辦法。司機用過來人的口吻對常歡說:「搞對象的時候都得這樣,等娶到家了,就該她伺候你了。」

常歡一邊付車費一邊笑着嘟囔:「真的假的,要是換成她伺候我,我明天就綁着她領證去。」

「要我伺候你,下輩子吧!」我朝他做了個鬼臉,飛快地衝進了餐廳。
常歡隨後跟了進來,手裡拎着我拉在車上的皮包。我點了兩份鷄翅膀,說好了一人一份,可我吃着吃着不過癮,索性就把他那份也搶了過來。一頓狼吞虎嚥後,我終於吃飽了,可他卻像個受氣包一樣小口抿着咖啡。
「你怎麼不吃?」我問他。
「你把我那份搶去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那你不會再叫啊?笨。」
我笑嘻嘻地罵著他,吃飽了簡直太幸福了。
「你怎麼這麼能吃,是不是懷孕了?」他板著臉問我。
「瞎說什麼呢?」他每次胡說都有名堂,這次不知道又從何而發。
「你看那邊,只有懷孕了才會這麼不知死活地吃。」
他用手指了指我旁邊那一桌,小聲地說著。我轉頭看了看,是一對年輕夫婦,太太的肚子隆得老高,她正在拚命吃鷄翅膀,盤子裡堆着滿滿的骨頭。她先生就在對面喝着咖啡,那種受氣包的表情還真有點像剛纔的常歡。時尚書屋
「你要死啊!」我轉回頭來罵著他,「要是我真懷孕了,就不吃鷄翅膀了,乾脆把你的膀子剁下來煲湯喝!」
「那你還是一輩子都別懷孕了,要不我死定了。吃飽了沒,吃飽了就走吧,你爸媽肯定等着急了。」

我喝光了最後一口橙汁,然後隨他一起離開了餐館。在出門之前,我又看了看那位懷孕的太太,她好像笑得很開心。
到家了,常歡一口一個「爸」,又一口一個「媽」,喊得他們喜上眉梢,居然都沒顧得上問我餓不餓。
「媽,有水果麼,小愛剛吃了一肚子鷄翅膀,得消化消化。」
他總喜歡扮演如意郎君。
「媽,常歡還沒吃飯呢,你看著弄一口吧,我怕他餓着」,我乾脆挎住了他的胳膊,要裝恩愛夫妻,那就得像點。「他這兩天上火,不能吃油膩的,弄點清淡的就行。」

我不知道別人的媽媽在看到女兒男朋友如此親熱會是什麼樣的表情,不過我那善良的媽媽居然一臉感動,她用最快的速度擬定出了菜單:綠豆粥,嗆拌苦瓜,可又怕未來女婿光吃這兩樣營養不良,最後決定加一道她比較拿手的紅燒排骨。「小歡你看做這倆菜行不?要不我再去樓下超市買點菜啊?」
「哎呀,你趕快做飯去吧,」我爸終於發話,「再羅嗦一會,孩子非得餓死不可。」

我媽媽飛快地走入了廚房,誰料到我爸又來了興緻。他說很長時間沒摸到車馬炮,手有些癢癢,想找人下棋。本來我並不介意常歡多扮演一會孝順女婿,但陪我爸下象棋卻是萬萬不可。自打我兩年前出了車禍失憶後,他老人家就養成了個習慣,每次一下棋,就會把我小時候很能吃,唸書的時候不愛學習,甚至5歲以後還尿過一次褲子的陳年爛賬掛在嘴邊,他以為這種循環刺激法能夠幫我想起什麼,可惜我除了臊得滿臉通紅以外,再無其他所得。時尚書屋
更離譜的是,常歡每次都聽得很認真,之後再挑個沒外人的地方對我大肆嘲笑一番……總之這兩個男人不能下棋,我打死也不能容許之前發生過無數次的慘劇再度上演。
「臭常歡」,我一邊撒嬌發嗲,一邊狠狠擰了他一把,「你不嚷嚷着要幫我收拾房間嗎,說話不算數啦?」
他顯然是被我的鷹爪功抓出了內傷,並一下子領會了我的意圖,轉頭對著我爸說:「爸,小愛讓我幫她收拾房間,我得去幹活啦。」

眼見着我們倆當眾打情罵俏,葉建國老先生終於感嘆了一句:「小歡啊,聽我一句勸,這女人啊,千萬別不拿她當回事,但更不能太拿她當回事,小愛的脾氣我知道,你別太慣着她,要不非慣壞了不可。」

「爸,我還真就沒出息,就喜歡慣着她,就愛看她跟我吆五喝六的。」
他簡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不過這段豪言壯語顯然是讓我爸爸非常受用,因為他的臉上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微笑。
「爸,我們先回房獃會,一會飯好了再喊我們。」
為免夜長夢多,我拎着常歡的耳朵逃離客廳走進臥室,並小心翼翼地鎖上了門。
第3章
回憶的門(2)
「媽,這兩天常歡上火,弄點清淡的就行……」
他開始截怪模怪樣地學我說話,後半句恢復了野狼本色:「我什麼時候上火了?要是光吃苦瓜綠豆粥,非把臉吃綠了不可!葉心愛呀葉心愛,你也太歹毒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