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契約男友 第 8 頁


哦,您好。」 「你聽說過『米婭』麼?」 「聽說過,那裡有全泰城最好的意大利面。」 「那……我有沒有這個榮幸邀請你共進晚餐?」 「嗯……好的」。 一切與我猜測的一模一樣。我並不是女巫,我沒有預知未來
作者:米婭 / 頁數:(8 / 74)

呵呵,這篇日記只是文摘,居然沒有一個字是原創。我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懷揣着怎樣的感動將以上的句子逐一敲打到電腦上,我只知道自己當時一定是面含微笑,那笑容一定像早春的陽光一樣明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那種明媚屬於戀愛中的女人,我想。
我迫不及待地再次打開電腦,繼續我的創作,繼續我美麗纏綿的猜想。

猜想2

地點:米婭西餐廳

我的性別和我的驕傲不允許我太過主動,但我對他的好感卻禁不起任何「錯過」,於是昨天我把名片甩給那個漂亮的男人就轉身離開,這種欲擒故縱的伎倆算得上我情愛史上的一次創舉,我猜測這個創舉會引發一個意料之內的驚喜。
電話響了,我看了看這個陌生的號碼,微微一笑。
「您好。」

「葉心愛?」
「是我。」

「我是Kevin。」

「哦,您好。」

「你聽說過『米婭』麼?」
「聽說過,那裡有全泰城最好的意大利面。」

「那……我有沒有這個榮幸邀請你共進晚餐?」
「嗯……好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一切與我猜測的一模一樣。我並不是女巫,我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但我是一個有智慧的女人,我可以為自己創造未來。準確點說,打我留下一張名片就轉身而去的那一刻起,就料到個英俊的男人會打電話給我,我料到到他會請我吃飯,我甚至猜到他會請吃西餐。
早在高中時代,我就在腦海裡勾畫了這樣一張面孔:微微上揚的劍眉、精緻的東洋式單眼皮,希臘式的高鼻樑,那些是我為「夢中情人」做出的所有註釋。昨夜見到那個凱文的第1眼,我就認出了他。少女時代的夢想就這麼一股腦地在一個男人臉上集合,我想我對他一見鍾情了。這或許有些輕佻,但我義無反顧,即使「以貌取人」的惡名會將我歸入媚俗女人的行列。時尚書屋
那凱文呢?他會不會在我轉身離去後甩出一句「Magic奇蹟」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自己絶不能允許「一見鍾情」單方面發生在我的身上,所以今天我要盛裝出場,我要看到他眼中燃起一道亮光。
無論何時來到「米婭」,最先感受到的永遠是那種慵懶的暗黃色燈光。這家餐廳的老闆是地道的意大利人,而他的太太則是個精明美麗的上海女人。這對夫妻把他們的生活背景融合到了餐廳裡,這裡不僅有最地道的意大利面,還有上海特有的後殖民情調:吧檯的老式唱機偶爾會放出略微變調的《月圓花好》,讓人們在燈光與音樂的作用下為所欲為地在另一個時代神遊。
黑色的緊身旗袍,馥郁的「奇蹟」女香,這樣的我甫一出現便打斷了凱文的神遊,他目光接觸到我的那一瞬間,我捕捉到了那雙眸子裡的一絲火花,恩,這個男人注定要記住我了。
第4章
狂想曲——初見(3)
「你比昨天更加漂亮」,他居然採用了這種老套的開場白,不過這正是我想聽到的。
「你的讚揚會讓我飄飄然起來」,我柔媚一笑,「我是個容易驕傲的女人」。
「驕傲需要資本,而你」,他停頓了一下,「恰巧有這個資本。」

「恭維也是一種技巧,而你」,我模仿他剛纔的語氣停頓了一下,「恰巧掌握了最佳火候。」

我就是那種患有嚴重「戀聲癖」的女人,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只要他擁有美麗的聲音,那就擁有了成為我密友的絶大部分條件。當年我免費幫Sam寫專訪,就是因為那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有着渾厚飽滿的嗓音。
在我聽來,凱文的聲音簡直就是天籟,跟他的約會簡直就像一場聽覺的高潮。他為我講述了一個「ABCAmerican born Chinese,意為「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的故事,他的祖父曾經是泰城某商行的經理,解放之前,老闆跑路的時候決定帶走他們一家,只可惜在娘家坐月子的兒媳婦晚了一天回來,泰城解放了,那張飛機票變成了廢紙,兒媳婦和剛滿月的「囡囡」從此失去了消息。
我得承認這是一個老得不能再老的故事,電視劇裡,小說裡,甚至各種兩岸文學裡都會出現類似的鏡頭,可就是這麼一個老套的故事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為這是凱文的故事,把我和他拉到餐桌上來的故事。
「我可以嘗試着寫一篇特稿,這樣不僅能省下廣告費,而且效果會比廣告更好,我肯定。」
泰城日報定期需要推出一些煽情的策劃,我相信這篇尋親記能夠通過選題會。
「我猜到了」,他居然說「我猜到你會幫我寫新聞報道,你相信麼?」
「你還猜到什麼?」這是一場智慧的博弈,雖然我驚訝於他的推斷能力,但要不行于色。
「我還猜到你會讓我眼前一亮,你會美麗得耀眼,怎麼講呢……就是……」

「Magic !」
「Magic !」
我們異口同聲,這簡直讓我暈眩。這是《西雅圖不眠夜》中的經典台詞,我不止一次幻想過可以與一見鍾情的男子異口同聲地說出這句話,1分鐘前,我還未敢奢求這個奇蹟由凱文來完成,1分鐘後,上帝就送了我一份厚禮。
全世界都安靜下來了,我想我聽到了名為「一見鍾情」的華美樂章。
第5章
狂想曲——傾心(1)
我很喜歡浴室裡的這面鏡子,因為它是家裡最大的一面。
我看著鏡子裡的那個女人,她那雙野貓一樣的眼睛自然也在打量我。我伸出手去,想摸摸她的臉,她也伸出手來,想感受一下我的體溫,就這樣,兩個赤裸女人的食指在鏡面上相遇了。她在對我笑,就像她面對凱文時那樣嫵媚的微笑。
她是誰?
她是葉心愛。
葉心愛是誰?
是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