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手後霪亂 第 5 頁


收錢,所以又帶了幾個靚女,我留1個給你。」我連忙拒絶。和童在一起我總不能抵抗外來的誘惑,和靜生活,不能再重蹈覆轍。「嘿,你這麼革命?看看你就會心動的。我領你見識見識美女吧。」「那行,我就瞧瞧。」其實,我
作者:待考 / 頁數:(5 / 21)

童以前經常說我學歷低,又不願意繼續深造,我也想把公司做大,讓已經嫁給海歸博士的童知道,我沒有高學歷,也能成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過,幸虧幾次危難中有威借我錢。算下來,他前後已經借給我幾十萬了。可是做生意就是,都又囤積到貨款裡了。幸好,威每次都說不急,絲毫沒有催還的意思。時尚書屋
陳總的公司很大,有一個全國聞名的飲料品牌。樹大好乘涼,我几乎沒有賺一分錢給了他一批香精,因此和他合作密切。時尚書屋
我去陳總公司結款,他神秘的叫住我,「今天有好事便宜你。等下來我辦公室。」
兩眼放光。「還記得上次我和你們說過的那個廣告公司女老總嗎?她今天也來收錢,所以又帶了幾個靚女,我留1個給你。」
我連忙拒絶。和童在一起我總不能抵抗外來的誘惑,和靜生活,不能再重蹈覆轍。時尚書屋
「嘿,你這麼革命?看看你就會心動的。我領你見識見識美女吧。」
「那行,我就瞧瞧。」
其實,我想見的不是美女,而是想見識下那厲害的「老鴇」。到底是什麼女人,可以這樣豁出去。5
走進陳總關的嚴嚴實實的辦公室,看見4、5個模特一樣的女子轉過來。各個清瘦高挑,一臉濃妝。最後轉過身的是中間最矮的,素顏,童顏!是童!
我以為她的容顏已經模糊,可是原來就算她的身材已經改變,我都能立刻辨認出來。時尚書屋
比起和我在一起白淨豐滿的身材,現在的童至少瘦了20斤。從沒想到過一身BABY肥,軟軟的肉肉的童竟可以瘦成這樣,顴骨、肩胛骨、手肘、腰骨,處處露骨,處處刻骨。一件剪裁貼身的黑色西服在她身上還灌風。時尚書屋
童就是陳總敘述中的廣告公司女總,可以脫光衣服站在男人面前自暴其醜的老鴇,可以為了生意提供全套周到性服務的女人。時尚書屋
從我們分手那一刻我就有預感會再和童見面,只是沒想到是以這種場合,這種身份。時尚書屋
就像我對我們分手失算一樣,對我們的再見同樣失算。時尚書屋
童同樣驚訝於我們的重逢,不過瞬間就恢復自然,扯起嘴角笑着打招呼,裝成不認識我。時尚書屋
童笑起來,顛覆了我的回憶,回憶裡她是無邪的笑的可愛,不是這樣扯起顴骨旁深深的一道溝,笑着冰你。時尚書屋
我曾和童說過我喜歡女孩子瘦一點,童卻怪我喜歡給她扛成批的雪糕買成箱的薯片,害她瘦不下來。就連分手後,家裡的冰箱還留有半打她沒吃完的雪糕,慢慢融化。時尚書屋
童胖的時候是我見猶憐,瘦下來卻陰冷。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記的當時的情景,現在想起已經是一片空白。只記得始終無法把眼光從童身上移開。陳總看出來了,問我最近有沒有要做廣告的的產品,要童和我合作。時尚書屋
一定是當時我的眼神太直勾勾的望着童,讓他以為我對童有意思,想撮合童陪我。時尚書屋
「是,我有廣告要做。陳總你不是說找個靚女陪我嗎,就讓她陪我吧。」
陳總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我和童,一起進了賓館的2間套房。時尚書屋
走進去,我把房間的門反鎖上,一把把童撲到床上,舌頭侵略她的舌頭,手撕開她的衣服。時尚書屋
「討厭,你怎麼這麼猴急啊,你就不能等我把衣服掛好把東西收拾好再……」
童嬌俏的笑着嘴上拒絶我,卻是欲拒還迎半推半就的幫我解開自己的扣子。時尚書屋
這是2年前,童過生日,我剛好去上海出差,順便帶上她去玩當是慶祝時的情景。賓館套房裡雪白的床單,侷促私密的空間讓我剋制不住就想要童,她還笑我說的好聽是帶她來玩,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時尚書屋
現在,童靠在桌子前,不發一語,不笑,不動,只是瞄着我。時尚書屋
我坐在床上,同樣沒有表情的看著童。時尚書屋
從見面起我們就這樣沉默的互相看著,除了打招呼外沒有多說一句話。時尚書屋
有太多話想問童。時尚書屋
可童以老鴇的身份出現,以生意床伴的身份站在我面前,我關心的問題只有一個。時尚書屋
「你陪多少客戶上過床?」
童沒有任何表情的看著我,不出聲。時尚書屋
「你到底在幹什麼?不是在學校教書嗎?怎麼出來開公司了?不是好好的嫁給了海歸博士嗎?還缺錢需要拿肉體換生意嗎?」
童還是不說話。時尚書屋
我終於爆發,站起來,抓住童的肩膀拚命搖晃。時尚書屋
「你說話啊!」
可我不敢繼續搖下去,抓着她的肩膀,似乎骨頭也能刺到我的手,她輕得沒有重力一樣,我怕把她搖散架。時尚書屋
童抬起頭看著我,「這是我的私事。你不會是要在五百八一晚的套間和我聊天吧。你要不是來上床的,我就回去了。」
她拿起皮包,轉身就走出房間,頭也不回。時尚書屋
以前一直是我衝出去,童跟在後面拽我不要我耍脾氣。時尚書屋
現在是我跟着衝出去,把她從樓梯間拽回來,甩手關上門,扔到床上。時尚書屋
我忘了她是如此的瘦,輕輕一甩,慣性把她的頭重重砸在床頭上。時尚書屋
我把她的包也扔在床上,裡面的東西灑滿一地。時尚書屋
童背對著我,跪在地毯上,彎腰撿着東西。時尚書屋
她肉肉的時候,我就說要保護她就想要保護她。時尚書屋
她瘦弱的背,如今只有我一半寬,骨頭隔着外衣都隱弱可見。我卻永遠不能再去保護她。時尚書屋
我把童拎起來。時尚書屋
「你這樣亂搞,你不想想自己,也要為你老公你孩子想想吧?你老公願意自己老婆天天陪人上床?不管你?你對的起你丈夫你孩子嗎?」
我可能說到童的疼處了吧。她抬起頭,含着淚,咬着嘴唇,用眼瞪着我。時尚書屋
兩年了,我還是可以一如以前,輕易刺到童的最疼處,並把這種手段當成致勝的砝碼。時尚書屋
童在我之前,談過一次戀愛,那也是她的初戀。時尚書屋
「你想想看,現在有談戀愛只拉拉手親親嘴不上床的嗎?他都跟你談了快兩年,現在和我,才破了處,他是有多討厭你才會連到嘴的免費午餐都寧可不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