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 第 1 頁


塵飛揚,讓人煩躁。我到路邊的煙攤上買了一包貢品嬌子,盤算着該去哪裡過完這個鬱悶的周末之夜。想了半天還是去找李良。李良是我的大學同學,畢業後第2年就把公職辭了,專職炒期貨,不到兩年就弄了三百多萬。有時候我想命運這東
作者:慕容雪村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成都 今夜請將我遺忘

第1章

第1節
下班後,趙悅給我打電話說西延綫又開了一家火鍋店,問我去不去嘗新鮮。我說你怎麼這麼淺薄啊!就知道吃,跟豬有什麼分別?時尚書屋
我那天火氣很大,總公司提拔董胖子當了總經理,這廝和我同時來的,長得跟豬頭一樣,屁本事沒有,就知道拍馬逢迎。我今後居然要在這種鳥人手底下幹活,想起來心裡就堵得慌。趙悅在電話裡哼了一聲,說你要是不去我可跟別人去了啊,我說隨便你,你想跟人上床我也不反對。說音剛落,電話裡傳來一聲巨響,我想趙悅摔電話時用的力氣可真不小。時尚書屋
在電話前獃獃地站了幾分鐘,腦袋裏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有點過分,趙悅沒有錯,但我就是不想控制自己的情緒。挾着皮包走出來,三月的成都到處煙塵飛揚,讓人煩躁。我到路邊的煙攤上買了一包貢品嬌子,盤算着該去哪裡過完這個鬱悶的周末之夜。時尚書屋
想了半天還是去找李良。時尚書屋
李良是我的大學同學,畢業後第2年就把公職辭了,專職炒期貨,不到兩年就弄了三百多萬。有時候我想命運這東西你不信也不行,上學時怎麼也看不出李良有投資的本事。他那會兒淨圍着我轉了,像個小跟班。時尚書屋
我估計他這時候不是在睡覺就是在麻將桌上。麻將是他唯一熱愛的「體育運動」,大學時曾經連續做戰37個小時,輸光所有錢和飯票後,拍拍屁股對我說:「陳重,借我十塊錢,我去吃點東西。」
後來聽說他居然昏倒到校門口的小館子裡。時尚書屋
我趕到時桌上已經坐了四個人了。三男一女,除了李良,我一個都不認識。李良看見我,叫了一聲傻X,說冰箱裡有啤酒,客廳裡有影碟,臥室的床頭櫃裡有個自慰器還沒用過,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吧,另外三個人都笑。我說日你祖宗,走到牌桌旁買了兩匹馬,問:「打多大?」坐在李良對家的小姑娘告訴我,五一二,我摸了一下口袋,那裡還有一千多塊,估計足可以應付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良給我介紹那三個人,兩個男的都是外地的,來跟李良探討炒期貨的經驗,小姑娘叫葉梅,是個包工頭兒的女兒,正式名稱叫什麼建築公司。我開了一罐藍劍啤酒,走過去看她的牌,葉梅穿一件紅毛衣,下身穿一條緊身牛仔褲,胸部豐滿,腰肢纖細,兩條修長的大腿輕輕有節奏地顫動着,我的腰下馬上就有了反應,趕緊喝口啤酒壓住。時尚書屋
打了幾把之後,李良起身讓我,去鼓搗他那一堆音響器材去了。我剛坐上桌,就點了葉梅一個清一色,兩百。然後手氣就一直不順,一把沒胡過不說,不是被人自摸就是我點炮,幾圈下來,1000多塊就折騰光了。我叫李良,「再拿1000塊來」,他嘟噥了一句,把錢包扔過來。時尚書屋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時尚書屋
趙悅問我:「你在幹什麼呢?」
我說:「打麻將。」
「挺快活啊。」
她的口氣冷冰冰的。時尚書屋
我說還行,順手扔出去一張六條,趙悅在電話裡繼續冷冰冰地問:「今天晚上是不是不回來了?」我說可能要打通宵,讓她不用等我,趙悅一聲不吭就把電話掛了。時尚書屋
接完電話後,手氣開始好轉,連連自摸,清一色,碰碰胡,而且几乎每一把都有一個加番的「根兒」,兩個傢伙開始詛咒我,說牌旺人不旺,小心老婆出事,我光笑不說話,一把一把地往褲袋裏塞錢。到半夜三點鐘,我第4次把一副清一色的牌擱下時,葉梅站起來說:「不打了不打了,今天的牌出鬼了,沒見過手氣這麼好的。」
盤點一下戰果,除了原先的1000多全部回籠,我還另外贏了3700,相當於我大半個月的工資。頓時心裡一陣舒暢,倒了兩杯果汁,遞了一杯給葉梅,然後坐在沙發上背誦李良的詩:「生活突如其來,真他媽的。」
這廝大學時跟我一起參加文學社,我當社長他寫詩,騙了不少文學女青年,所以睡我上鋪的王大頭說我們倆「雙手沾滿處女的鮮血」。時尚書屋
這個鐘點比較討厭,要睡睡不着,回家吧,肯定會驚醒趙悅,向她彙報行蹤,跟着吵上一架,鄰居們早就對我們的夜半歌聲和摔碗聲煩透了。要是不回家又沒處可去。我叫李良的外號,「你娘,走,哥哥帶你喝酒去,順便送美女回巢。」
李良把車鑰匙扔給我,打着哈欠說他不去了,讓我送兩位哥哥回酒店,送葉梅回家。出門的時候他還特意叮囑葉梅,「跟這廝在一起小心點,他不是好人,有個外號叫摧花和尚。」
葉梅笑着問他有沒有菜刀剪子什麼的,李良說不用,「他要敢起色心,你就踢他褲襠。」
凌晨的成都格外安靜,經過青羊宮時,我突然想起和趙悅第1次來這玩的情景,我們倆閉着眼去摸牆上鮮紅的「壽」字,我摸到了那一撇,趙悅摸到了那一點。我說:「你一定能長壽,'壽'字的根都被你摸到了。」
她笑得花枝亂顫。這個時候,趙悅該睡熟了吧,她一定開着燈,抱著我的枕頭,嘴裡還哼哼唧唧的。時尚書屋
有一次我出差回來,輕輕地走進屋裡,她就這副模樣。時尚書屋
葉梅拿出一支嬌子點上,問我:「陳哥是不是想到情人了?笑得鬼頭鬼腦的。」
我說是啊是啊,我正在想你呢,一會把兩位哥哥送到了,你就跟我回去好不好?她說我可遭不住嫂子的耳光。我笑笑,心裡邪惡地想,只要遭得住哥哥就行唄。時尚書屋
我對性誘惑一直缺乏抵抗力,李良有一首詩說的就是我:

今夜陽光明媚

與荷爾蒙一起飛舞

成都,你的肌膚柔軟

如我憂傷心情

在上帝的笑容裡裸體行走

三月的鹽市口我無可選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