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少東放電無人能擋 第 4 頁


影消失在視線裡,有些落寞地想起自己雙腿的不便。五年前的那場意外,不但讓她失去了顧斳風──她的未婚夫婿,連她的腿都…… 她垂眉幽嘆,「還想這些做什麼呢?都過去了不是嗎?」 突然,一道爭吵聲由旁邊傳來…… 「哎喲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0)

出了精品店大門,柳晴羽偏過頭看著走在右側,表情仍是警戒的葉旭瀧說:「葉大哥,我知道你是在保護我,可是下次你能不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儘量。」

啊?硬邦邦的三個字打斷柳晴羽的請求,她只能張着嘴,用力地瞪着他那張刀鑿般深刻的冷淡臉龐。
這位自她踏上台灣土地,就在她身旁保護的保鑣,雖然話少得可憐,又嚴謹到不行,可是她很清楚,他是非常認真且小心地在護衛着她,這也就是她不怕他,並願意讓他接近的原因。
「晴羽小姐,您在這稍等一下,我去開車過來接您。」
葉旭瀧欠了身,邁開長腿朝商場旁的停車場走去。
柳晴羽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視線裡,有些落寞地想起自己雙腿的不便。五年前的那場意外,不但讓她失去了顧斳風──她的未婚夫婿,連她的腿都……
她垂眉幽嘆,「還想這些做什麼呢?都過去了不是嗎?」
突然,一道爭吵聲由旁邊傳來……
「哎喲……妳看吧!都叫妳別買這麼多妳不聽,現在連車子都擺不下了,妳看該怎麼辦才好。」

擁有典型中年婦女身材的福嬸,也擁有典型中年婦女的習性──嘮叨。
在顧家服侍四年多的福嬸,打從見到趙亦潼的第1刻起,就對她沒啥好感,為什麼會這麼討厭這個小女孩?其實連她自己也不明白,可是看在少爺的面子上,儘量不找她的碴,大家也就相安無事。只是這次她真的是看不下去啦!不多念她幾句,還真的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少爺新買的的房子裡,什麼都不缺,妳還幫他買了這些拉拉雜雜的廢物,真是的,這年頭的小孩,就是不知道什麼叫節制。
生活太優渥,讓妳不知道人間疾苦錢難賺,看到什麼、想要什麼就買什麼,一點都不會去考慮實際上合不合用的問題,嘖……」

趙亦潼非常清楚福嬸不喜歡自己,但,為了接近她的風哥哥,吃多少苦她都能忍耐,可連在外面買個東西都要被福嬸踩在腳底下,她那為了風哥哥而隱忍下來的大小姐脾氣瞬間爆發。
「福嬸妳好吵耶,我又沒花妳一毛錢,妳少在那邊囉哩囉唆什麼!我就是愛花錢,妳管我這麼多做啥?」
「妳……妳竟然說我吵!妳這沒教養的小孩,沒人教妳要敬老尊賢嗎?說妳幾句妳竟然敢沒大沒小的回嘴,妳……」

「福嬸,我勸妳做人家傭人最好就要有傭人的樣子,風哥哥要是知道妳老是對我不禮貌,難保他不會讓妳捲鋪蓋走路。現在工作不好找,尤其風哥哥家的待遇又是好得沒話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妳……」
被人說到痛處的福嬸,一張圓臉一陣青一陣紅的,氣得差點沒冒出煙來。
「不好意思。」

一聲悅耳輕柔的聲音從兩人身後傳出,趙亦潼跟福嬸皺眉地看著出聲的女子。
柳晴羽朝她們微微一笑,雙頰微露出一對可愛的酒窩,她看了她們身後堆成小山般的購物袋,再看看塞滿整個後車箱跟后座的小MARCH,立刻明白兩人爭吵的原因。
「打折商品真的令人抵擋不了,說實話,我還真想將所有東西都搬回家呢!」
趙亦潼回頭看了一下,帶著英雌所見略同的表情對那名女子笑了笑。
「對咩!我也是看著看著就拿了不少東西……」

柳晴羽見葉旭瀧已將車子駛近停妥,便笑着對趙亦潼與福嬸說:「我看妳們的車子已經裝不下,我車裡還能放不少東西,我幫妳們載回去吧!」
「咦?這怎麼好意思。」

福嬸剛纔的壞心情,都被柳晴羽那甜甜的笑給化開了。
「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大嬸別太客氣。葉大哥,請打開後車箱,順便幫她們一下!」
她朝站在她身後的葉旭瀧比比後車箱。
「晴羽小姐,我覺得不妥,她們是陌生人。老爺交代過……」

葉旭瀧臉色不善地瞅着她,對於違反柳老爺的規矩很猶豫。現在的人大多知人知面不知心,到時要是有個閃失,他就得提着人頭去見老闆了。
「葉大哥,這只是舉手之勞,我們就幫幫她們吧!爸爸那邊,只要你不說,他就不會知道了。」

「但……」

「葉大哥,算我求你……請你去幫她們搬東西吧!」
拗不過她那懇求的眼神,葉旭瀧只好訕訕地摸着頭將後車箱打開,照她所說的去幫助那兩個陌生人。
好不容易放好那堆東西,福嬸自行開了塞滿東西的MARCH回去,而趙亦潼則搭柳晴羽的便車。
車子開始行駛沒多久,葉旭瀧就後悔聽從小姐的命令,短短的三十分鐘車程,就聽那名小女孩聒噪的聊她與風哥哥之間的無聊瑣事。
雖說是閒聊,但在他聽來,倒有幾分臭屁……拜託!看上這個驕傲的臭小鬼的人,會好到哪去,他才不信咧!
看著門牌號碼逐漸接近她所說的地方,葉旭瀧有鬆了一口氣的強烈感覺。
「到了,風哥哥的家到了。」

車還沒停穩,趙亦潼便高興地開了車門衝出去。
柳晴羽打開車門想要幫忙,卻被葉旭瀧制止。
「我來就好,小姐今天走了不少路,腳會受不了。」

柳晴羽的表情微微一僵,「那就麻煩葉大哥了!」
看著葉旭瀧一派輕鬆地來回走着搬運東西,她真有說不出的羡慕。
她的腿每走個三十分鐘就得休息,否則會抽痛不已,跑步就更不可能了。其實要矯正,依現在的醫學科技也不是沒辦法,但她就是提不起勁兒,只有一天拖過一天,反正平時她也很少運動。
「小姐,妳身體不舒服嗎?」葉旭瀧憂心忡忡的聲音,由車窗外傳來。
「啊?我很好,你幫趙小姐將東西都搬進去了嗎?」她眨眨眼,強要自己振作起來。
「嗯!我幫她搬到門口,她說有人會幫她搬進去。」
說來說去,還不就又是那個什麼風哥哥的會來幫她搬,噁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