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道多情郎 第 11 頁


「紫翎,沒遇到什麼麻煩吧!瞧你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 「放心,目前還沒有什麼難以解決的事,只不過離開了京城,計劃似乎更難著手。」尤其是身旁又多了個龍翊。 花舞影嘆了口氣,其實她並不十分贊成紫翎這樣玩命,因為成
作者:藍少芬 / 頁數:(11 / 0)

龍翊轉身面對身後的兩人。「旅途勞頓.我想你們也累了,早點休息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他……還有件重要的事要做!龍翊鋭利的目光閃了閃。
江南第1大酒樓、首屈一指的「碧蘿春」,門庭若市的程度足以令人咋舌,由於坐落在水運交接之處,又處于蘇杭富庶之地,自然吸引許多官商顯達。當然,有個能袖善舞的經營者才是成功的條件之一。
「舞影。」
一位翩翩佳公子緩緩地踱入這間古樸的房內,裡頭坐的正是碧蘿春的經營者!花舞影。
「我說上官凌啊!怎麼這麼久都不來看望舞影,人家還以為自己被拋棄了。」
花舞影嫣然一笑,朝他倚了過去。
「別來這套!」他推開花舞影。「我看過了,沒人跟來。」
花舞影的表情、語氣當下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口氣謹慎地道:「紫翎,沒遇到什麼麻煩吧!瞧你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
「放心,目前還沒有什麼難以解決的事,只不過離開了京城,計劃似乎更難著手。」
尤其是身旁又多了個龍翊。
花舞影嘆了口氣,其實她並不十分贊成紫翎這樣玩命,因為成功是死,失敗也是死路一條,何必呢?但假使今日被殺害的是自己的家人,或許她會採取更強烈的手段,只因兇手實在是太喪盡天良了。
「紫翎,我記得收到你到達江南的消息已經好幾天了,怎麼今天才到碧蘿春?我派人送給你的信未收到嗎?」花舞影百思不解地問道。
紫翎向來都會和她保持聯絡,不管路途多遙遠,紫翎必會按時向她報告行蹤,這是紫翎和她之間的協定,也是自己唯一能為上官家做的事。
說到信,上官紫翎無法不佩服龍翊高超的緊迫盯人功夫,居然讓她找不著任何機會赴約?「我早在十天前就收到信了,只不過礙於龍翊在旁,苦無機會和你聯絡。」
上官紫翎無奈地搖頭。
「那今天--」她更覺得莫名其妙了。
「我在他的茶裡下了迷藥。」
她費了好大的勁才讓他喝下。
「這就是你遲遲未來的原因?」花舞影曖昧地笑笑。龍翊不知是何方高手,竟能讓上官紫翎這個才女搖頭嘆氣。天知道上官紫翎好久沒碰上能和她旗鼓相當的對手了。「難為你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上官紫翎斜睨了她一眼。「為什麼我總覺得你有些言不由衷……甚至是幸災樂禍?」
「啊?哪有?我只是在想龍翊怎麼敢惹惱你這位才女,他是不是不想活了?」花舞影在一旁奸笑。「長袖善舞」是她的才華之一,聰敏如她怎麼會被難倒?
天曉得自從上官家遭遽變後,上官紫翎對人對事除了冷漠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七情六慾。
兩年來紫翎來回碧蘿春多次,每次總帶給她新的感受,花舞影感覺到她在蛻變、成長,唯一不變的就是她心中的怨氣與恨--仍然深植在她心底,不曾減少一分一毫。
紫翎太執意于復仇,無視一切危險的結果反而使她更易受傷,所以當她聽聞紫翎與龍翊同行時,她的心中不覺暗自慶幸,至少有個人在旁跟隨,她還不至于太危險。
「我會留在蘇州一段時日,直到找到龍吟蝶為止,若有消息請馬上差人通知我。」
上官紫翎富含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在轉身離去的當兒輕輕地說了一聲:「舞影,謝謝你。」

望著上官紫翎漸漸遠去的孤單身影,花舞影對著尾隨于後的青影喟嘆一聲--「好好地照顧她。」

上官紫翎很快地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於是使出不輕易顯露的輕功,反正龍翊一時三刻不會醒來,所以她也就放心地以輕功進入騰龍居。然而,正立於房門外的龍翊所見到的即是這幅景象。
他究竟是誰?一個來自江南的俊逸書生,沒有來歷,沒有背景,卻以才子之姿連登皇榜;對待他態度冷淡,卻又對路上的小姑娘心疼不已,怎樣的矛盾造就這樣的一個人?而且具有不為人知的武功內力……
「少爺。」
福伯畢恭畢敬地立於一旁。
「嗯。」

「駙馬似乎不同於常人。」

「你也注意到了?」龍翊挑高眉,回看福伯。難怪人說:薑是老的辣。
「他不太與龍家人接觸。」
以他的身分而言,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我原以為冷漠是他的本性,但見他與青兒姑娘的相處,卻又感覺不是如此。」
他道出心中的疑惑。尤其駙馬對青兒姑娘的關心似乎超於友誼關係,令人好生不解。
龍翊抿緊唇不發一語,令人猜不透他真正的心思。福伯的一針見血已喚醒他處于妥協的心。他無法再漠視所有異常的情況,他更無法說服自己上官凌在他的茶裡下藥僅是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而且,他的長相似乎和某人有幾分相似,但……」

「但是什麼?」龍翊示意他繼續說下去。他有預感,真相將會出人意表。
福伯皓首頷點,隨即娓娓道出。「不知少爺是否還記得前任禮部尚書上官宇文大人?」
「嗯!」
「我所說的某人,即是上官夫人。但上官府已在二年前付之一炬,無人倖免。」
福伯惋惜地道。一個認真負責的好官就這樣慘遭祝融肆虐,而縱火的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人世之事真令人無奈。時尚書屋
上官宇文?上官凌?蘇州?江南?
「無人倖免?發生這等重大之事,我為何一點也不知情?」他訝異地回過頭。
「當時少爺遭丁憂守母喪,皇上吩咐我們不必驚動少爺您,等您回到京城,這件事也早已被淡忘了,若不是見到上官凌,我早已忘了這事。」

「有無可能上官家尚未滅絶?」龍翊提出自己的看法。太多巧合之處令他不禁有此想法。
「少爺認為駙馬可能是上官家的遺孤?」
「嗯!」龍翊點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