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漂亮女上司 第 11 頁


再怎麼嘬,也吸不出奶來呀,咱不具備那個功能啊。」 「去你的!」她忍不住笑了,推開我坐回到沙發上。我揉着胸前,有點虎口餘生的慶幸。 但是,片刻後,她又露出傷心欲絶的神情。現在的她,絲毫不像一個商場上呼風喚雨的幹練
作者:虎頭牆 / 頁數:(11 / 67)

我明白了,她暗戀我們趙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唉,這個可憐的人。
「你們男人都是王八蛋!說話都跟放屁一樣,你們怎麼……」
她哭了一會兒,突然咬牙切齒地罵了起來。她罵出來的話讓我瞠目結舌:其詞鋒之犀利,能在屠龍刀上雕花;其用語之惡毒,能嚇得歐陽峰尿褲子。
她越罵越起勁兒,越罵越憤恨,突然張嘴死死咬住了我胸前的一塊肉。
我悶哼一聲,險些慘叫出來。
幸虧我忍勁兒大,又加上經常用胸部停球,皮都練厚了,這才憋住。多懸哪?我這要是一嗓子嚎出來,別人湊過來一瞧,還以為我跟她玩SM呢!
我咬着牙,使勁兒頂住,「老—大—,您老差不多就開開牙吧。一來,我不欠您的錢,沒人批准您咬一磅肉下來『賭債肉償』;二來,您就再怎麼嘬,也吸不出奶來呀,咱不具備那個功能啊。」

「去你的!」她忍不住笑了,推開我坐回到沙發上。我揉着胸前,有點虎口餘生的慶幸。
但是,片刻後,她又露出傷心欲絶的神情。現在的她,絲毫不像一個商場上呼風喚雨的幹練女強人,而像是一條馬上就要變成泡沫的傷心美人魚。
我看著她,萬分同情,卻又毫無辦法。
「尹航,你過來,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好嗎?」她用飽含淚水的眼睛祈求地看著我,聲音低沉、哀傷。
我先到洗手間拿了條幹毛巾給她。然後,默默地坐在床沿兒上,等她說話。
她擦了擦眼淚,「今天的事情,你能幫我保密嗎?回頭我再跟你解釋。」

我點點頭。
「還有,你能當我男朋友嗎?」
「什麼!」我跳起來。
頭一句話還靠譜,第2句簡直就是瘋話。
看在你是美女加上司的份上,偶爾過來騷擾一下,我也就忍了。
可不能變本加厲,我同情你並不代表我喜歡你啊!
「這這怎麼行,我有女朋友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是你沒有女朋友呢,你會喜歡我嗎?」她看著我,眼睛裡不是誘惑而是惶恐。
頭一次看見她這麼失措。我不忍心說實話了。
實際上,她這樣的女生我是不喜歡的,就算她和我一樣大,就算她身材火辣。
因為,她太咄咄逼人了,太強了,太男性化了。
平常在工作上就是這樣,部裡的人都有點怕她,她要是抓住誰的錯處,能把人訓哭。所有的工作她都想做到盡善盡美,95分不算優秀,只有100分才是優秀。
(2)
「要是先遇見你的話,我,我可能會喜歡你的。」
看著她的眼睛,我不忍說出真正想法。
「太好了,謝謝,謝謝你!我還有希望,謝謝你說了實話。」
她長出了一口氣,如釋重負,淚水又流了出來。
「等開始分對兒訓練的時候,你——」她擦擦眼淚,接著說。可是話剛說了一半,師傅推門進來了,「呦,經理,來視察工作了?」
她的表情在一瞬間又變得生機勃勃,「廢話少說,趕快給我根菸抽!」
吃午飯的時候,訓練日程公佈了。
訓練從當日下午2:00正式開始。先是全體動員大會。第2天,分組訓練。第3天、第4天分對兒訓練。時尚書屋
第5天總結大會以後返回。
下午的大會開得很老套。一個扎着馬尾巴的中年男子神神道道地站在主席台上,神情激越、動作誇張,既像搞傳銷的,又像剛喝過藥的。
他的說話聲音非常洪亮,顯得中氣十足、充滿自信,如同一個禁慾了40年的大氣功師。
我仔細看了看他的太陽穴,沒有一點兒隆起;頭髮也挺多,還不長,且雜有少許白毛。按內功大師、金頂門、雪國法師三者中任意一派的高手標準來考量他,他都不怎麼樣。
可是,這人竟然就是我們的總訓練師。
「……把手放在你前邊人的肩膀上,替他按摩,讓他體驗來自同事的關懷。……轉過身,真誠地和你身邊的人握手,重新認識你身邊的人,找出他的10條優點,當面告訴他……」

顛來倒去,淨是這些沒用的東西。剛開始還挺新鮮,到了最後,都快煩死了。
扭頭看看,高層們最初還來湊個熱閙,現在一個都不在了。
靠,他們主要是想找人陪他們一起出來散心吧。
到了晚上,好多個麻將攤兒、牌場悄悄支起來了。
我沒敢加入其中,新人還是得小心點。
11點的時候,師傅興沖沖地回來了,「哈哈,贏了兩塊三。」

洗漱完畢,師傅邊看電視邊靠着枕頭把小腿伸在床外晾腳,冷不丁扭頭朝我這邊說道,「尹航,跟老鞏的事兒,你可要注意點兒了!」
我一驚,什麼也沒幹外面就有風聲了?「誰說風涼話了?」
「沒有,我就是跟你提個醒,別讓她把你也涮了!」
「也—?」
「你沒有發現老鞏跟趙總有點問題?」
我猶豫了一下,答應過她的,還是不對師傅說吧。「沒,沒有啊。」

「那是你來得時間短,時間長了你自己就能感覺到。不過,在老鞏面前可別表現出來,她也挺可憐的。全公司差不多都知道他們那檔子事兒,只是不說破而已。她還以為大家都不清楚,還要裝神秘。」

「怎麼回事兒啊?」
師傅點上煙,使勁兒吸了一下,有3秒鐘沒有說話。然後,他嘆了口氣,把青色的煙霧長長地吐出來。「她要是知道大家都知道了,還怎麼好意思在這兒待啊!」
我更加好奇,「到底怎麼回事兒啊!」
「老鞏,是趙總的情人。就是因為趙總,老鞏到現在也沒有結婚,還一直等着他呢!」
「啊!」我還以為是老鞏單戀,閙了半天他們玩兒真的。「那他們現在?」
「還是情人啊!不過,趙總很少找她而已。趙總不止一個情人。他老婆知道,不管,說男人不花不叫男人,只要趙總對她和孩子好就行,大度得很。趙總其他的情人也都清楚狀況,不在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