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漂亮女上司 第 3 頁


不太多,雖然有點散漫,但還算實在。可是,你有點糊塗。就這麼在公司裡干混着,哪條綫兒你也不去湊。知道嗎,中國的公司就是『商業規律』加『官場潛規則』的混合體。你要麼向左,要麼向右,總得選擇一個隊伍加入進去。中間派就只有被
作者:虎頭牆 / 頁數:(3 / 67)

「嗯,是靠我女朋友的爸爸的同學的關係。那個人有個朋友在公司管理層。具體是誰,我也不太清楚,她爸爸說這些事情不用我操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這回把自己清楚的全抖出來了。時尚書屋
「呵呵,你可真夠白脖的,自己的上線都不清楚,也敢來混公司?」
我只有報以訕笑。
「准許你進來的人就是趙總,要不能把你派到我的預算部?不過,說句實話,我並不想接受你。你們這些剛畢業的學生,本事不大,屁事兒不少,要求還多,人又懶,紀律性還不強,既不關心公司,也不關心同事,還天天指望別人都關心你們。應屆畢業生我們几乎不進,凡是進來都是有很過硬的關係。即便如此,也都找機會擠走他。時尚書屋
自己待不下去,是不能怪別人的。
「不過,我看你基本還可以。毛病不太多,雖然有點散漫,但還算實在。可是,你有點糊塗。就這麼在公司裡干混着,哪條綫兒你也不去湊。時尚書屋
知道嗎,中國的公司就是『商業規律』加『官場潛規則』的混合體。你要麼向左,要麼向右,總得選擇一個隊伍加入進去。中間派就只有被淘汰的份兒。要是走之前你既沒有從公司學到什麼東西,又不能帶走什麼客戶資源,那你就是一個十足的廢物,到哪兒混你都是一個死!
(4)
「告訴你吧,你師傅是我的人。你對面的那個秦綬是老丁的人,專門安插在我這兒當眼線的。老丁和我們趙總鬥了幾年了。這回進人,既有老丁的,也有趙總的。時尚書屋
人家老丁的新人立馬就上路了,就你還傻乎乎的。都快兩個月了,也不來和我談談,我還以為你已經叛變到老丁那兒去了呢。剛纔一試,這才知道,你小子不是叛徒,是傻小子。」

我聽得冷汗淋淋。
我靠,這那兒是公司啊,簡直是tmd網絡語,「他媽的」漢語拼音縮寫——編者注克格勃。
「好了,你出去吧,以後凡事多小心,不要被對方抓住把柄。要不然,對方拿你當子彈的時候,我可就只有揮淚斬馬謖了。」

我好像剛從過山車上下來,就一個字,暈!
「經理,那我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站起身來,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她也站起身來,又恢復了滿面春風的模樣,向前走了兩步,「哎喲,你可真高啊!」
說著,貼著我的身子站好,右手比划著高度,她的尾指摩擦着我的鼻尖,「我才到你這兒,咱倆跳國標正合適。年底聯歡會敢不敢和我一起搭伴兒跳?」
她貼得很近,胸部有意無意地蹭着我的胳膊。我立刻全身感受了她火辣的身材,聞到了她髮際若有若無的幽香。
我心跳得蹦蹦響,臉也紅到了脖子根,「我,我不會跳舞。我鏟球鏟習慣了,怕把您踩骨折了。」

她有點驚喜,後撤了半步,「是嗎,你還會踢球?我說你怎麼這麼結實!」說著,伸手捏了捏我大腿和胳膊上的肌肉。「好小子,這樣的身子骨工作起來才有衝勁兒!」
她的語氣和舉動好像一個50歲老大娘對十幾歲小男孩兒表達慈祥的關愛,可是她的身材和眼神又比我二十幾歲的女朋友還要火辣許多。真讓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唉,如果不是擔心家裡的狀況,害怕再次讓我的女朋友失望,我真想立刻辭去這個工作。這個公司裡面的水不但深,而且渾,完全不適合我。
說到女朋友,她現在也稍微有了點變化,具體變在那兒,我也說不清楚。畢業實習的時候,她的實習地是他老爹的單位。畢業後,順便留在那兒先干臨時工了,說是以後找機會轉正。
變化可能就是從實習開始的吧。具體什麼變化我也說不清楚,總覺得她對我的要求是越來越高了。
我父母那兒就更麻煩。父親剛剛病退,我媽工資又低,家裡都盼着我早點掙工資,好減輕點家裡的負擔。在這個公司裡,即便是在實習期,這份工作也讓我上個月給老媽交了1000塊錢,父親和母親樂了好幾天。1000塊錢,比他們兩人一個月收入的總和都高。時尚書屋
父親握著母親的手,兩人坐在床邊高高興興地聽我講公司裡的趣事兒,都開心極了。
頭一次,我從他們的眼裡看到了依賴,是他們對我的依賴!
上周五,下班回家的時候路過水果批發市場,我順便捎了一箱山東的水晶蘋果回去水果販子就這麼叫的,我也是頭一回聽說
母親看見蘋果,又高興又心疼,「你給家裡交了那麼多錢,還花錢幹啥,自己也得留點零花。這麼大了,還談着對象,花錢的地方多着呢。」

「我自己留了500,早晚我都在家吃飯,公司的食堂又便宜得要命。呵呵,在公司裡可省錢了,連手紙我都不用買了。」
我故意搞笑,作守財奴狀。
母親果然笑了,「這孩子,小心人家笑話。」

她洗了幾個蘋果,拿了一個給父親,「你看看,這蘋果比我在小市場買的高檔多了!夢天,咱們以後能靠着孩子了!」
父親雙手捧着蘋果,臉比蘋果蒼白,但是仍然泛着喜色,故作嗔怪地,「不靠着孩子,那咱靠誰啊!」
看著他們那麼幸福的表情,我突然發現,父親的鬢角已經有了不少白髮,母親雖然染了頭髮,可是,臉上的皺紋也已經很深了。
(5)
天哪,父親和母親,他們都已經不再年輕了!
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老的呢?
我不知道!
我轉過身去,覺得有點空虛,有點惶恐,有點沉重,有點想哭。
母親把我叫了過去,「東東,」她摸摸我的頭髮,「你真的是長大了!」
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感到自豪的一天。
唉,現在,我是父母的靠山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