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手日記 第 2 頁


「最近天氣不太穩定,出門記得多穿點衣服,小心別感冒了。」「嗯。」同樣的話聽了太多遍,已經沒有太多的感覺。「想不想吃點什麼?」「隨便。」事實上,她現在根本什麼都不想吃。
作者:待考 / 頁數:(2 / 0)

「最近天氣不太穩定,出門記得多穿點衣服,小心別感冒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嗯。」
同樣的話聽了太多遍,已經沒有太多的感覺。時尚書屋
「想不想吃點什麼?」
「隨便。」
事實上,她現在根本什麼都不想吃。時尚書屋
將狗塞到她懷中時,狗兒還依依難捨,抗議地咿咿嗚嗚。時尚書屋
打開冰箱,裡頭的食物已經所剩無幾。時尚書屋
任牧禹利用冰箱僅剩的食物,煮了碗營養與美味兼具的海鮮粥,一面暗自計量,明天該抽空去添購些什麼。時尚書屋
「趁熱吃了。」
梁心影撐起身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着,透過氤氳繚繞的煙霧,看他清理好廚房,順手整理起客廳,並低聲交代:「別有一餐沒一餐的,會壞了胃。」
這是她的家,他卻比她更像主人。時尚書屋
他總是這樣,生活瑣事都替她打點得好好的,從來都不需她煩心。時尚書屋
但是他知道嗎?她要的,並不是一個稱職的全能管家,而是他多一點點的溫存,讓她感覺自己是個戀愛中的女人……
只是,他卻連一句情話都吝于出口。時尚書屋
她已經記不起,他上一次說愛她是什麼時候……
「沒胃口?」見她端着碗神遊太虛,任牧禹很自然地接收碗中剩餘的食物,也讓Luck分杯羹,兩人一狗共同分食了一碗粥。時尚書屋
「禹──」
「嗯?」他輕應,放Luck到角落去品嚐美食。時尚書屋
「愛我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股衝動,好想問。時尚書屋
他拉回視線,笑了笑,沒說話。時尚書屋
又來了!
每回只要一談到這個,他就只會溫柔她笑看著她,一句話都不說。時尚書屋
「你,愛我嗎?」她專注地凝視他,又重複了一次。時尚書屋
他仍是笑,輕撫她柔軟的長髮。「孩子氣!」
他的眼神太包容,語氣太寵溺,就好像--她只是個閙彆扭的小孩。時尚書屋
「我問,你愛不愛我!」她揚高音量,情緒的堤防幾欲潰決。時尚書屋
察覺她今天的態度異於往常,他收起笑,關切地蹙眉看她。「怎麼了?」
她還能怎麼了?一個連愛她都不肖說的情人,還能讓她怎麼樣?時尚書屋
「沒什麼。」
地無力地垂下眼瞼,分不清是失望,還是其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今年情人節──」
「我有門診。」
他歉然地望住她。時尚書屋
「無所謂。」
她笑得有些恍惚。「不需要你陪了。」
再也不需要了……
任牧禹張了張口,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時尚書屋
「你在電話中說有事跟我說」
「嗯。」
抽出鎮壓在電話機下的信,默默遞出。時尚書屋
任牧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正要抽出信紙,她按住他的手。「回去再看。」
「好。」
沒問為什麼,他依言收起了信,起身。「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影?」他低下頭,她纏握的五指並沒放開。時尚書屋
「吻我。」
她抬眸要求。時尚書屋
任牧禹輕笑,俯身碰了碰她的唇,本想給個蜻蜓點水的柔吻,沒料到她異於尋常的熱切,勾纏住他的頸子,吻得既狂且烈。時尚書屋
他淺淺喘息,被她深切撩吮的唇舌擾亂了神智,啟唇與她纏綿。時尚書屋
狂了呼吸,亂了心跳,體溫因熱吻而急遽升高,雙手本能地探索薄衫底下玲瓏細緻的曲綫,順勢覆上了胸前的柔軟……
「別!」他及時清醒,意志力驚人地出狂熱情纏中抽離,連連喘了幾口氣。時尚書屋
再任情勢發展下去,要想在今晚走出這道門簡直是痴人說夢。時尚書屋
「我真的該回去了,明早有個重要手術,得養足精神。」
「信,記得看。」
「嗯。」
「路上小心。」
「嗯。」
「記得常把傘。」
「嗯。」
他一向寡言。時尚書屋
已經無話可說,她終於鬆了手,看著他走到門口──
「禹!」她坐直身子,脫口喊。時尚書屋
任牧禹側身回眸,等待着。時尚書屋
「再見。」
真的……再見了……
任牧禹稍稍一怔,心影從不對他說再見的。時尚書屋
若有所思地深深看了她一眼,垂眸點頭。時尚書屋
看著他再一次走出她家門,梁心影隱忍許久的淚終於滑落。時尚書屋
她知道她會傷心,在決定這麼做時,就預料到免不了的心痛,畢竟,他是她這輩子第1個愛過的男人。時尚書屋
但,卻沒料到淚水會這麼排山倒海地決堤……
對他的依戀,比預料中的還要深。時尚書屋
大學時代就認識他,一路相伴相隨到現在,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這麼多的共有回憶,足夠讓他在心中刻畫下深沉的痕跡,不論是笑,是淚。時尚書屋
還記得──當初,他們是怎麼認識,繼而交往的呢?時尚書屋
他是醫學系的高材生,打從她考進這所學校開始,「任牧禹」大名便如雷貫耳。時尚書屋
據說,他高中時期的成績,亮眼到師長們爭相為他寫推薦函,但他依然堅持參加聯考,並且不負眾望地以榜首之姿上榜。時尚書屋
在校期間,凡他選修的課程,教授無不讚譽有加,大呼:「得意門生若此,夫復何求。」
七年醫科,他只用了四年便修完所有的學分。時尚書屋
聽多了關於他的傳奇事蹟,不免對這號人物感興趣起來。時尚書屋
第1次見到他,是在學校的跨年舞會上。時尚書屋
很奇怪,他來參加舞會,卻不跳舞。時尚書屋
當然不是缺舞伴,正所謂才子佳人,是才子,就會有愛慕他的佳人,何況他名氣響亮到被譽為近年來的醫學系傳奇,仰慕他的美女又豈在話下?時尚書屋
但他真的是一個人靜靜地來,又一個人默默地走,婉拒所有主動邀舞的女孩。時尚書屋
這和姜太公釣魚有什麼兩樣?讓大夥兒看得到,吃不到,徒留滿地口水,有夠可惡的!
他第1眼給她的感覺是──孤僻,高傲。時尚書屋
因為不爽,也就隨着一群瞎起鬨的同學打起賭來,看誰有本事約到他。時尚書屋
真正與他相識,是在他最後一年臨床實習的生涯中。時尚書屋
室友半夜腹痛如絞,把她給嚇壞了,急忙將人送往就近的醫院,就在她六神無主,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時,是耶陣低沉柔和的嗓音解救了她。時尚書屋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彷彿見到救星,她抬起頭,急急地抓住他。「我室友……她、她肚子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