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1 頁


齊傲宇在兩名貼身保鏢的護衛下,神情冷峻的坐入皮質沙發,等待屬下的回報。不一會兒,眾黑衣男子便一無所獲地回到客廳。 「可惡!」齊做守在精緻的木桌上用力一擊,怒氣衝天的問被押在一旁的管家,「說,雲崇輝到助裡去了?!」
作者:小言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管家張媽匆匆趕到大門口,才打開鏤花鐵門,「你好,請問,啊棗」
氣派攝人的黑衣男子根本懶得和她羅唆,撥開擋路的老管家,一群剽悍的漢子跟着湧入雲崇輝家的花園洋房。
「搜!」齊傲宇冷喝一聲。
黑衣男子們齊聲應道:「是!」便像猛虎出柙似地,在雲崇輝家翻天覆地地搜了起來。
「喂喂,你們怎麼可以……住手,住手!這是個有法律的地方,你們……啊,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張媽阻擋不及,只能迫在他們身後驚惺地喊着。
等張媽衝進屋內,立刻被押到客廳,由一名男子看管着,其他男子繼續在屋內四處搜尋着。
齊傲宇在兩名貼身保鏢的護衛下,神情冷峻的坐入皮質沙發,等待屬下的回報。不一會兒,眾黑衣男子便一無所獲地回到客廳。
「可惡!」齊做守在精緻的木桌上用力一擊,怒氣衝天的問被押在一旁的管家,「說,雲崇輝到助裡去了?!」
張媽十幾歲就進了雲家,到現在五十幾了,卻也不會見過這等場面,嚇得紀成一團,冷汗直流,她顫着聲音道:「老爺……老爺沒交代,我……我不知……」

「胡說!」齊傲字怒喝,「你是雲家幾十年的老僕人,他都敢將偌大的屋子交由你看管,怎麼可能什麼都不說一聲?說,他到底去哪裡了?」
「是真的,老爺只交代我好好照顧家裡的一切。其他的……真的什麼都沒說。」

「你……」

「張媽!」客廳外響起一陣嬌脆的呼喚,「依依回來了,張媽!」
齊做字手指彈,黑衣男子才隱到暗處,一抹雪白嬌弱的倩影隨即出現在門口,帶來滿室的璀璨陽光,教人忍不住雙眼一亮。
張媽一見到門口的少女,「小組,你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眼中才放出驚喜的光芒,隨即驚惶大喊:「小姐快走,不要進來!」
「張媽,怎麼了?你不愛依依了嗎?」雲柔你滿臉莫名其妙,放下手上的行車,走向比親生母親還親的老管家,「我好不容易才回台灣,你要我走到哪裡去?」
「小組,張媽怎會不愛你呢?只是……」

「你是雲崇輝的女兒?」齊傲寧一出聲,原本隱在暗處般黑衣人隨即將雲柔依包圍起來
雲柔依一震,這才發現客廳裡還有其他人存在。她好奇地朝發聲處望去,頓時傻住了。
好冷峻的男人!
眼前的男子俊逸且充滿貴族氣息,高大壯碩的身軀包裹在精緻的手工西裝裡。散髮出睥睨萬方的氣勢性感的唇瓣勾起一抹邪氣的弧度,在他從容雅逸的歷灑中,平添一股危險的氣息。
想到自己方纔一路嚷嚷着進來的沒規矩,雪嫩的臉頰霎時染上一層激艷紅霞,她不自在地垂下眼瞼,半掩住星眸,不敢直視他深幽如寒潭,足以陷溺人心,卻因裡面不時閃爍着寒芒,教人不由得臉戰的眼瞳。
「我是,我叫雲柔依。你……是爸爸的朋友嗎?」她強抑心底的震撼,唇瓣微彎,露出純美的笑顏,雪白的貝齒在粉嫩的櫻唇閃現。
她是那麼純真嬌柔,優雅動儀態又是那麼雍容自在,但隱隱之中,卻又令人覺得她凜然不可侵犯。
「朋友!?」他冷冷一笑,緩步走向她,陰沉黝黑的眼神絲毫不見笑意,包憑他也配!”
「你……」
她倏地抬起眼,錯愕地瞪着眼前的男子,「你是什麼……啊棗」
「沒想到雲崇輝有個這麼嬌媚動人的好女兒。」
齊傲宇猛地探掌握住她曲綫優美的下巴,深途的黑眸審視着她絶麗的美顏。
「你……到底是誰?放開我,別這樣……」

在他鷹般驚猛的鋭眼下,雲柔依自覺像隻無脅的小動物,她驚煌的掙扎着,企圖閃避他燙人的掌握。
「小姐,他是齊氏的總裁齊傲宇,他……齊先生,有話好說,你快放開我家小姐,千萬別傷害她。」
管家焦急地叫着,要不是被人押着,她會衝上去救人,「小姐……小姐在國外讀了好幾年書,今天才剛回來,根本還沒見到老爺,她什麼都不知道的。
「是嗎?」他鬆開手勁。
雲柔依一得到自由,立即倒退兩步,拉開彼此的距離,「張媽,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棗」這才發現張媽被人押着,她忙衝上去要推開扳住賬媽的黑衣人,黑衣人自動退開。
「你到底想怎樣?現在是法治的社會……」
雲柔依將老營家護在身後,雖然發現情勢險惡,仍然昂起下巴面對黑衣人的領袖棗齊傲宇。
她的外表看似從容鎮定,其實內心緊張不已,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發抖,齊做字自然也發現了。
「法治?」他哼了聲,「一直以來,我父親便對你父親雲崇輝信任有加,簡直當他是好朋友,不但大力重用他做齊氏紀念醫院的院長,甚至將生命交給他,由他擔任主治醫師。沒想到養虎為患,雲崇輝不知感恩自愛也就罷了,竟然還誘拐了我父親的情婦,最可惡的是……」
他咬牙切齒地低吼:「他和那個賤女人膽敢利用我父親的信任,乘機盜取公司的商業機密,讓公司蒙受重大損失。」

不是無法承受金錢上的損失,而是背叛本身就教人無法容忍,這口惡氣說什麼,他都吞不下。
「對這種忘恩負義的畜牲,你說,我該如何對付?」
「你……你胡說,我父親不是這樣的人!」雲柔依白着臉,忙轉首乞求似地望着老管家尋求支持,「對不對?張媽,父親不會這麼做的。」

「我……」
老管家不自在地垂下頭,不敢正視小姐的眼睛。糟糕,她沒想到小組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回來。
齊傲宇眼光一閃,冷笑道:「好個老管家,你果然是知道雲崇輝幹了什麼好事,並不像你剛纔說得一無所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