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10 頁


見她血肉模糊的手掌後,黑眸裡轟地燃起熾人的烈焰。 怒火高漲的他根本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巨掌緊扣她的纖臂,往上一提,就將她提掛在半空中掙扎着,「雲柔依,你好大的膽子!你以為死了就能逃離我嗎?作夢!你這輩子別想我放過你
作者:小言 / 頁數:(10 / 0)

孫凌霄像被雷劈了一記,猛地跳了起來、轉身棗現在應該在香港簽約的齊傲宇,竟然意外地出現在門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不是的,老大你別誤會,我……我們……是她……」
他越急着想解釋,就越是語無倫次。
他越語天倫次,就越讓人認為他心虛。
「誤會?」齊傲宇語出如冰珠,緩步走了進來。「你到底做了什麼,怕我誤會?」
完了,老大快氣爆了!
齊傲宇的態度越冷,就表示他越生氣。孫凌霄和他兄弟多年,怎會不知道他的個性!
孫凌霄擠出一臉無事相,「老大你別誤會了,我只是想阻止她自殺,不是……」

「自殺?」齊傲字怒吼,凶狠的視線直直射向雲柔依。
她驚端了一聲,轉身才要躲,手臂已經被狠狠扣住。檢視的目光在瞧見她血肉模糊的手掌後,黑眸裡轟地燃起熾人的烈焰。
怒火高漲的他根本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巨掌緊扣她的纖臂,往上一提,就將她提掛在半空中掙扎着,「雲柔依,你好大的膽子!你以為死了就能逃離我嗎?作夢!你這輩子別想我放過你,聽到沒?別想!」
可惡的女人!枉費他夜以繼日的工作,將一個星期的工作量硬擠在三天內完成,本以為回來可以見到一個健健康康的人,沒想到她竟然好股給他閙自殺!?
那怒髮衝冠的吃人模樣,嚇得雲柔依渾身顫抖,哭泣過度的嗓子只能發出嘶啞的叫聲。
「傲宇,別這樣。快放開她,雲柔依已經好幾餐都沒吃了,現在身體正虛弱,受不了這麼粗魯的動作……」

「好幾餐沒吃?」齊做字的怒火更熾,不但沒放開手,反而緊縮雙拿。他向來專制,根本容不得任何挑釁。「你好大的膽子,病體還沒痊癒,不但割腕,還敢給我絶食!?」
「老大,別這麼粗魯……
「不准答她求情!」憤怒的眼神像要將她砍成十七八段,「她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了,你幹嘛浪費口水替她求饒?」
「你……你們……」
孫凌霄阻止無效,乾脆轉身離開,來個眼不見為淨。希望醫生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吵出個結果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雲柔依已經痛得意識模糊,卻還強撐着哀求,「求求你……放我走」
「放你走!?」他冷冽地笑着,隨即狠狠地將她擲入床墊。她一口氣還沒喘上來,他整個跟着撲上去,厚實的大掌無情地扣住她纖細的頸子,「當然可以!」
「真的?」她雙眸放光,又驚又喜,簡直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你真的肯放我走?」
「你本來就是人質。等捉到你父親那個正牌的叛徒,我似乎也沒有必要再留你了,你說是不是?」。他無情地說著,故意壓低臉孔和她四眼相對,「等我捉到你那天生反骨的爸爸時,想想,我該怎樣「招待’他呢?」
被迫直視着他寒芒閃爍的恐怖眼神,雲柔依嚇得渾身發顫,冷氣直冒。
「告訴你,我會每天用鞭子狠狠地抽、用力的抽,抽得地皮開肉綻、血流如注,然後在傷口上灑鹽,聽他淒歷的哀號求饒,等他沒力氣叫的時候,再將他的骨頭一根一根的拆……」

「夠了,注口,我不要聽!」她受不了地捂緊耳朵,企圖將他的殘忍阻絶在腦後,但那可怕的景象卻不受控制,一幕一幕地在她腦海裡上演。她不由自主地打着寒顫。「你到底想怎樣就明白說。不要用這種小人手段嚇唬我!」
「我要你答應乖乖待在懷園,不准再想著要逃走。」

「你……你……」
她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你怎麼可以這樣威脅我?你好壞,你一定最惡魔投胎的。」

齊傲字被她嚎啕大哭的模樣嚇了一跳,一時之間,竟心慌得不知所措。可瞧她哭得聲嘶力竭,雙手像有自己的意識似的,自動伸過去將她抱起來,又拍又哄的,嘴裡卻依然堅持道:「答不答應在你,我不勉強。」

「傲宇,你條件這麼好,喜歡你、愛慕你的女人一定很多,你何必……」
她便咽地說著,試圖和地說理。
他臉色一沉,「我只要你答應乖乖住下來,其他的與你無關!」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答不答應一句話!」
這種情況下,哪還有她選擇的餘地?
「你是惡魔,大壞蛋……」

晚餐時刻,懷園寬敞的餐廳,銀製餐具被燈光映得閃閃發光。偌大的餐桌只坐了齊傲宇、雲柔依和孫凌霄三人,卻有好幾名僕人在一旁侍候着。
雲柔依的右手被醫生包了起來,所以她只能用不太靈活的左手挖着飯吃。
「來,這蝦子很新鮮,味道又甜美,你嘗嘗。」
齊傲宇將自己剝好的蝦子沾了醬,放到雲柔依的小碟子上。
齊傲宇這種奇蹟似的體貼,瞧得眾人瞪大了眼,沒看錯吧!有人偷探眼睛,懷疑是否眼睛出了問題。
雲柔依看看鮮嫩肥腴的蝦子,又看看他,小嘴動了動,突然想到自己還在生氣,小嘴一抿,又自顧低頭地吃她的飯。
齊傲宇將筷子拍上桌子,眾人驚跳了一下,雲柔依更是驚愕地瞪大了眼。他暴怒地瞪着她,「你怎麼回事?叫你吃就吃,還耍什麼脾氣!?」
這女人怎麼就是學不乖,嘴巴答應不再提離開的事,卻還耍着脾氣不肯認命。
「我……我不……」
雲柔依結結巴巴道,一臉驚魂未定。
「吃!」齊傲宇根本不想聽她多說,夾起了鮮嫩的蝦肉就要住她嘴裡塞嚇得她摀住嘴巴直閃,見閃不過了,她猛然推開他,跳了起來,反身衝上樓去。
瞧著這一幕,實在好氣又好笑,卻有更多的驚嘆。什麼時候他這個冷漠的老大轉了性,竟然對他一向鄙視的女人這麼慇勤了?
「雲柔依棗」他也跳了起來,就要追上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