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12 頁


「我只是欣賞她行事俐落,又不會仗勢欺人罷了,還談不上追不追的問題。何況……」孫凌霄聳聳肩,將手上的企劃書送了上去。「我請她九成九是心有所屬了,才不想浪費這個精神」 齊傲宇當然知道他所指的『所屬』為何,卻不予置評,
作者:小言 / 頁數:(12 / 0)

成婕最喜歡看他這種冷做霸氣的神情,總會不由自主的心醉神迷,愛慕之情再次泉湧而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以了。記得清洪律師再審核一次!」
「是!」痴迷的眼光一閃而逝,她恭敬地接過檔案轉身就走。在建立專業形象的此時,她必須適時的收斂她的愛慕,絶不能表現出任何不捨的花痴樣。
門一開,撞見恰巧要進來的外凌霄,她溫雅地含笑點頭,關門離去。
「嘖,在懷園有纖而出塵的雲柔依陪待左右。 在公司裡還有艷冠群芳的成婕養眼。老大呀老大,全天下的男人就屬你的艷福最深了,真教人不羡慕也難啊!」
「你喜歡成婕?那就去追啊,何必站在這裡像吃了酸葡萄?」齊傲宇不以為意地道,放鬆背脊倚回舒適的椅背。「你孫凌霄也堪稱是身經百戰的;風流浪子,難道追女人還要我來教嗎?」
「我只是欣賞她行事俐落,又不會仗勢欺人罷了,還談不上追不追的問題。何況……」
孫凌霄聳聳肩,將手上的企劃書送了上去。「我請她九成九是心有所屬了,才不想浪費這個精神」
齊傲宇當然知道他所指的『所屬』為何,卻不予置評,接過檔案夾就打開來。
孫凌霄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
看來又是『神女有意,襄王無夢』,成婕是白費力氣了!
「真想告訴那群野心勃勃的採花手,叫他們可以歇歇手,別老是把銀子砸在花上面了。嘖,我看了都替他們心疼。」
孫凌霄望着百葉窗外的熱閙景象,喃喃自語。
成捷背脊一刺,注意到辦公室裡的視線正穿過半開的百葉窗射過來,靈光一閃,轉個適當的角度,露出美麗的笑顏,溫柔又抱歉地拒絶送花示好的男同事們。一來可以表現自己的行情;二來又可以向辦公室裡的.人展現她的美好端莊。
「你的同事愛發揮完畢了沒!?可以談正事了吧。」
齊傲宇對窗外的事根本不感興趣,只要不影響辦事效率,他並不反對辦公室戀情。
「呃,當然!」孫凌霄哪敢遲疑,立即收心和他針對公事討論了起來。
談完公事,目送孫凌霄離開,視線不經意掃及成睫桌上的淡紫色花束,齊傲宇的腦海竟意外閃出一個纖弱的倩影,「這個顏色淡雅又高貴,最適合她了。昨晚還在咳呢,不知現在好點了沒?」他沉吟了一下,迅速將桌上的急件處理完畢,抓起披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往外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成婕秘書,我要出去,有緊急事件全部交由孫總處理。」

「總裁?」成婕驚惶失措地站了起來。「您要去哪?什麼時候回來?」
「不一定。」
齊傲宇腳下不停。
「下午的會議……」

「要孫總主持就可以了。」
說完,人已經隱入電梯門裡了。
懷園是棟坐落在台北市郊的豪華別墅,環繞在綠意盎然的庭園中央,氣勢不凡的三層樓歐式建築,是齊傲宇繼承母親的產業。由於父母感情不睦,他很小就隨母親搬到這裡居住了。
「少爺?」齊傲宇一走進客廳,老管家還以為自己眼花了,連忙迎了上去。
「今天怎麼這麼早下班?是不是有什麼要事?」
「沒什麼。」
齊傲宇順手將公事包交給他。「原叔,依依呢?」
「小姐在書房。」

「又在書房!?感冒才剛了好些,怎不多休息一下呢。」
齊傲宇邊上樓梯邊皺眉,「她今天情況如何?有盯着她按時吃藥嗎?」
「小姐今天早上都沒咳嗽了,九點吃完早餐就吃了包藥。我剛剛纔要小銀送點心……」
管家提着公事包跟在他身後上樓。
當人情如該做些什麼?雲系依不知道,甚至只知道她的男人叫齊傲宇,其餘的連他是什麼身分、職業也不清楚,她也不在乎。
山環水繞的懷園擁有占地數百坪的蒼翠庭園,是棟人人稱羡的豪華別墅,但對雲柔依來說,它只是一個限制她自由的大牢寵。
三層樓的歐式建築,原本有二十幾個房間,齊傲宇繼承之後,又大肆整修過,做了一些規劃安排,尤其是三樓,三樓原是齊傲宇獨居的地方,所以個人色彩濃厚,整個設計全以他的喜好和舒適為重點。
她最喜歡流連的地方就是琴房;像圖書館似的書房和收藏各式CD、影碟的視聽室,光是這三處,就夠她忙得忘了今夕是何夕了!
若有什麼教人不滿意的,那就是……
「你是長得還可以,不過,別以 為你有什麼了不起的,少爺現在是疼你,那全是因為貪一時新鮮,你別以為自己真的飛上枝頭變鳳凰了,還早得很呢!」女傭小銀看準了雲柔依柔弱可欺,大利刺地坐在沙發裡,邊享用原本該是送來給雲柔依的點心,邊口沫橫飛地損着雲柔依。
「告訴你,我們少爺財大勢大,人又長得英俊瀟灑,愛上他的千金小姐不知道有多少,數也數不完。他早晚會從裡面選個門當戶對的千金小姐結婚,像你這種貨色只是玩玩罷了,想成為懷園的女主人,那是痴心妄想。」

「喂,你不要一直看書!我說了這麼多,嘴巴都說幹了,你到底有沒有聽進耳朵裡?反正你不過是個連龍蝦這種高級料理都沒福氣享用的窮丫頭,沒什麼吃的命,這些好吃的點心、花茶就由我小銀姐姐替你享用了!」她邊喝着雲柔依的花茶,還邊警告道:「還有啊,這件事你別想向原管家投訴,投訴也沒用,因為原管家是我叔叔。」

雖然這已經不是第1次,為了以防萬一,她每回還是不忘恐嚇道:「不管是誰找我麻煩,我都會讓他的日子很難過,不信你可以試試!」
「是嗎?那我倒真的要試試,看你如何讓我的日子難過!」齊傲宇神情冷峻的出現在書房門口,原管家則臉色蒼白的跟在他身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