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15 頁


她很沒骨氣地窩入地溫暖的懷抱。 私下鬥得厲害,但旁人看來,他們卻是甜蜜的一對,至少袁鎮南就傻眼了。 「咦,你是在罰站嗎?袁少,這裡是你的地盤,難道還要我請,你才敢坐呀!可琪嫂子呢?剛纔還有看到她的。」 齊傲
作者:小言 / 頁數:(15 / 0)

「別動!」齊傲宇低喝。一如往常,她越是不肯接近他,他越是雙臂縮緊,霸道地將她虛弱的身于壓進胸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不曾期盼她熱情如火,她也從不主動碰觸他,甚至平時她最熱衷的,便顯製造兩人之間的距離。這種迎異其他女人的冷淡反應,他覺得新奇、好玩,常故意作弄她,但……一人都虛成這樣了,她卻還當他是洪水猛獸,他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這算什麼?她是他齊傲宇的女人耶,這個沒良心的女人到底記不記得自己的身分?一想到這裡.深黝的眸底瞬間射出飽含威脅的寒光。
雲柔依一凜,終於記起他惡劣的脾氣容不得挑釁,加上……其實她也沒力氣抗拒了,於是她很沒骨氣地窩入地溫暖的懷抱。
私下鬥得厲害,但旁人看來,他們卻是甜蜜的一對,至少袁鎮南就傻眼了。
「咦,你是在罰站嗎?袁少,這裡是你的地盤,難道還要我請,你才敢坐呀!可琪嫂子呢?剛纔還有看到她的。」

齊傲宇神清氣爽地揚眉調侃被他冷落已久的好友。
「你這小子是出了名的酷男,今天竟然見到你有這麼溫存的一面,我一時間無法適應,差點以為認錯人了。棗袁鎮南收回直瞪在雲柔依蒼白,卻倍覺荏弱的美顏上的視線,乾咳了聲,忙拉過籐椅落坐「你們臨時通知要來度假,可琪忙着安排房間和大掃除去了,待會兒才會過來。」

「袁大哥。」
廚娘劉嫂小心翼翼將盤裡的湯盅擺到桌上,「太太說這位小姐暈車,要我先送點熱湯過來。來,喝看看,這湯是嫩鷄加上藥草下去燉的,味道清爽不油膩,對治療暈車很有效的。」

「還是嫂子細心。」
治暈車?齊傲字黑眸一亮,接過湯盅,碗蓋一掀,白色的煙絲隨即冒出。
他經吸口氣,吸進滿腔清淡的中藥味。又拿起湯匙喝了一口,「果然情爽順口。」
舀了一場匙送到雲柔依嘴邊,她本想自己喝,但他雙眼一瞪,她只好乖乖張口讓他喂食。
「傲宇,這位小姐是……」
劉嫂一走,袁鎮南便迫不及待地追問雲柔依的身分。
「她呀……」

雲柔依不確定他會怎麼介紹她,為防尷尬只好先下手為強。「你好,我是依依,雲柔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邊自我介紹,邊用可憐兮兮的眼光求他。
怕什麼?他沒好氣地瞪她一眼才道:「這個獃獃的男人叫袁鎮南,是我多年的好友,也是牧場的經理。他有一個精明能幹的太太可琪嫂子,所以他同時也兼任PTT俱樂部的會長。對了,他們有個很可愛的兒子小同。」

「拜託,傲宇。」
他漲紅了臉,哇哇叫道:「朋友是這麼當的嗎?我們一年多沒見了,你好歹在美女面前給我留點面子,別一見面就掀我的底。」

「留面子?好吧,雲柔依,我剛纔說錯了,我們重新來過。這小子不是PTT俱樂部的會長,他是副會長。」

「傲宇……」
袁鎮南哀號。
「咦。」
齊傲宇涼涼侃道:「還不夠面子嗎? 那……」

雲柔依還是第1次見到齊傲守這麼輕鬆和人談笑,伴着和悅的談笑聲,她一小口一小口啜着鷄湯,喝了好半天才喝了小半盅,不過這鷄湯真的有用,她真的覺得舒服多了。
齊傲宇注意到她揉眼睛愛困的小動作,喂食的動作一頓。
雖然是夏天,山區的氣候還是蠻涼的,她的身子骨一向嬌弱,剛纔又流了一身冷汗……
別暈車治好了,卻因風吹多了,反而感冒。齊傲宇端起鷄湯一口喝完。
「對不起,袁少,我們待會兒再聊,雲柔依累了,我先送她回房休息。」
齊做字隨即抱起雲柔依回房休息。
「天啊,這小子沒有吃錯藥吧?」袁鎮南望着他的背影發獃。
「少爺呢?已經兩天沒到公司了,他都待在懷園做什麼?」
「對不起,成婕小姐,少爺兩天前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齊傲宇原本要將刁仆小銀辭掉,原管家苦苦哀求無效,靈機一動,轉而哀求雲柔依。雲柔依向來心軟,小銀又哭着向她懺悔。後來齊傲宇答應小銀留下來,但將她調到外面幫忙照顧花園的花草樹木。
一旦遠離主屋一就等於離開消息來源,她怎麼會知道主人的動向呢?何況,她現在是留校察看,更不敢追問原總管有關主人的行蹤。不過,為了銀子着想,她當然不會將這情況向成婕說明。
「出去?去哪兒?」
「少爺出門時只交代要去度假,至於他們要去哪裡度假……連原省家都不知道。
「他們?」成婕心一慌。
「嗯,少爺是帶著那個女人一起走的。」

雖然是因為雲柔依的求情,她才得以勉強留下,但她並不感激。因為花園的工作既粗重又要曬太陽,她也不過上任兩天,皮膚就黑了一層,唉,現在就算是每天都「灌」SKll也白不回來了。
掛斷電話後,成捷的心就再也平靜不了了。
齊傲宇向來是個事業心旺盛的男人,心中除了工作之外,還是工作。女人只是他發泄過盛精力的工具,可是……
像這樣一個工作狂,怎麼會突然拋下一切,帶著女人去度假?這是不是代表那個女人意義非凡……
「不,不會的。成捷,你不要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任何女人對他來說都一樣,沒什麼特殊意義。」
她嘀嘀咕咕安撫自己躁動的心。這個方式頗有效果,沒多久,她吐了口長氣,果然平靜了不少。時尚書屋
「成婕秘書,『興國』那件案子的資料是不是在你這裡?」
「嘎……」
成婕捂着心口回身,便見到孫凌霄站在總裁秘書室門口。
「哦,有,孫總情稍待,我馬上找給你。」
將資料找出來交給孫凌霄,見他站在桌邊翻閲,她幾度欲言又止,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了。「孫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