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16 頁


早點覺悟。 「怕小美人……悶壞了!?」成婕瞪大雙眼看著孫凌霄,像他的腦袋突然長了角。 「別懷疑,總裁大人對他的小美人疼愛有加。 本來我也不信他會為了美人忘記江山,所以一再向總裁大人求贊,結果他老大一個不爽,就把手
作者:小言 / 頁數:(16 / 0)

「你是老爺子的義女,我們又不是不認識。有什麼事就直說了吧,用不着吞吞吐吐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奇怪地看她,在公事上.她向來明快,也用不着猶豫不決,那麼……
「你想知道總裁的行蹤?」
成婕被看得有些心虛,輕喚了聲道:「有些公事要請教總裁,可是總裁的手機沒開,懷園的人又不知道他的行蹤。所以……呃,我擔心……」

「別浪費你的擔心了。公事上有什麼疑難雜症就來找我,總裁大人怕他的小美人悶壞了,兩天前就蹺班帶著美人遊玩散心去了,哪還是記得公司的事?」
雖然成婕不合他的口味,但依然是個不錯的女人,這麼點明,就是希望她能早點覺悟。
「怕小美人……悶壞了!?」成婕瞪大雙眼看著孫凌霄,像他的腦袋突然長了角。
「別懷疑,總裁大人對他的小美人疼愛有加。 本來我也不信他會為了美人忘記江山,所以一再向總裁大人求贊,結果他老大一個不爽,就把手機給關了。你說。,我們還有理由懷疑嗎?」他揮揮手,不再理會成婕的震驚,回他的辦公室了。時尚書屋
那裡可還有堆積如山的檔案在等待他呢。
唉,老大,你到底要玩到什麼時候才「高興」呢?
陣陣喧亮高亢的歌聲隱隱震動于微涼的空氣中。
長而松的羽睫閃了閃,雲柔依緩緩睜開惺松的大眼,細聽了下,仰首瞧了瞧酣睡的齊傲寧一眼,她輕巧地溜下大床,赤腳踩在拼木的地板,拉開薄紗窗帘和落地窗,只見一條由光點聚成的黃龍,在灰濛檬的晨霧中委蛇前進。
「那是牧場的工人準備去花田採收花卉。」

一陣令人麻慄的暖風朝耳畔襲來,雲柔依一僵,還來不及反應,鐵般的臂膀已然將她瘦小的身子密密包進溫暖的胸膛,不讓清晨的寒氣傷了她。
齊傲宇彎腰將墜實的下巴停在她單薄的肩上,和她望着同一目標。「他們習慣邊走邊唱歌,一方面可以壯膽;另一方面也可以活動血液,驅除寒氣。」

「這麼早就已經起床工作,好辛苦促!」她邊說邊扳着圈在胸腹的雙臂。可惡,仗着自己手長腳長,老將她當粽子包!
「沒辦法,早點去花兒還含苞待放,再遲些,花一開價格就差多了。」
對她一貫的抗拒,他根本視若無睹。一把抱起她,放回溫暖的大床,自己也跟着側躺回她身旁,「以 後起床要多加件衣服,要知道,現在雖然足七月盛暑,可是山區的清晨還是有些冷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宇……」
她咬咬唇,有些猶豫地望着他,「每一個人都在努力工作賺錢過生活。比較起來,我好像一隻除了吃,什麼都不會的米蟲。」

「米蟲?」他怔了下,有些失笑道:「放心,除了半天啃不了半碗飯的食量可以相媲美外,我看不出你和那種小蟲子有什麼共通點。」
他從沒見過有哪個女人為自己富裕的生活感到心虛的,她是第1個。
「你……」
她氣惱的瞪他,「你一定知道我的意思,別顧左右而言他。」

「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誰知道這裡……」
他喊冤道,曖昧的食指在她光裸的小腹划來划去,「到底拐了幾個彎?」
「我……我要去工作。」
嘴巴說得很大聲,卻一臉心虛。
「不行!」他臉色一變,斷然拒絶。
「為什麼不行?大家都有工作,為什麼獨我不行?」
「因為……」
瞧她一臉氣憤地等着他說出個所以然來,靈光一閃,他以較為溫和的口氣道:「別忘了,你讀的是專門教千金小姐如何優雅的吃喝玩樂、如何當個稱職的主人或客人的貴族新娘學校耶! 你個真備現下社會需要的專業知識,也不曾接受過職業訓練,你自認為能做什麼工作?」
雲柔依一雙小平溫潤如玉,蔥白的十指纖細修長、宛如精工雕就,連牛津大辭典都捧不住,哪有能力工作賺錢?她還是待在家裡彈彈琴、翻翻書就好了,其他的……也許下輩子吧!
對耶!聖荷西女子學院是有名的貴族新娘學校,怎麼可能教她如何工作?
「台灣有很多大學,我可以申請入學。」

「光申請或推薦函是沒用的,台灣的大學都是考試人學的。」

「哼,你好瞧不起人,認定我就考不上嗎?」
「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認為大學裡的環境太複雜,不適合你。」
實情是,外面野男人太多了。
「你在胡說什麼呀?誰不知道學校是最單純的……」
他不以為然地撇撇嘴角,「你的健康也不是很好,如果真想讀書,在家裡一樣可以讀。不論你想學什麼,我都可以聘請最優良的師資……」
嘮嘮叨叨了一堆,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要她打消出外上學的念頭。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你好煩喔!」她氣悶道。
「生氣啦?」他用圓潤厚實的鼻頭摩擦她嫩嫩的頰,呵氣道:「誰教你莫名其妙提什麼工作?齊傲宇的女人還需要工作嗎?如果外人知道了,你教我的面子往哪放?」工作?也不想想每天吃的藥丸比米粒多,她只要能好好照顧自己少生病,地就謝天翻地了。
「面子?」’她低咬着,美麗的小臉有些失色。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是你的女人?」
「什麼?你在問我嗎?」
「不,沒事。」
她搖頭,語音轉低,自語道:「當然是因為爸爸犯了錯,而我……父債子還嘛。」

「既然沒事就快睡。」
俯身在她頰上啄了一下,替她調整個舒適的位置「如果明天精神好些,我就陪你去看看那些漂亮的花田。」

「嗯!」她點點頭,乖乖的合上眼。

過了好半天棗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