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18 頁


有啦,你別調侃找了。」安可琪笑得合不攏嘴,渾身飄飄然,差點回不到地平面。「依依的嘴這麼甜,家裡該不是開糖果公司的吧?」 「不是啦,袁大哥對嫂子體貼大家都看在眼裡,我不過是實話實說。何況,我爸爸他在一傢俬人醫療機構當
作者:小言 / 頁數:(18 / 0)

「姐,你這不是廢話嗎?如果不會,那她幹嘛拿個場匙在那邊攪來攪去?只不過,連冰鎮綠豆湯,齊少都不准她吃了,你想他會准吃『冰鎮』。雪梨嗎?」安可琳沒好氣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安可琪噢了聲,突然道:「還是依依修養好,我最耐不住熱了,如果姓袁的敢限制我吃冰,我絶對會和他翻臉的。」

「姐……」
安可琳瞪了雲柔依一眼,故意道:「你不是在鼓勵依依和齊少翻臉吧?小心有人找你算帳。」

雲柔依微微一笑,「沒關係,大家在談天說一笑順口閒聊而已,誰也沒惡意,別把這些小事放在心上。不過看得出來,袁大哥確實對可琪嫂子很體貼呢!」
「沒有啦,你別調侃找了。」
安可琪笑得合不攏嘴,渾身飄飄然,差點回不到地平面。「依依的嘴這麼甜,家裡該不是開糖果公司的吧?」
「不是啦,袁大哥對嫂子體貼大家都看在眼裡,我不過是實話實說。何況,我爸爸他在一傢俬人醫療機構當院長,我家也沒開糖果公司。」

原來真的是門當中對,安可琳臉色有些蒼白。
「你和傲宇是怎麼認識的?對不起,因為你們的年紀看來有些差距……」

「嘎,怎麼認識……」
咬了咬唇,不知如何解釋的雲柔依吞吞吐吐道:「我爸爸他……嗯,他很久以前就擔任齊家的家庭醫生……呃……」

「原來是青梅竹馬呀!」
看來橫刀奪愛的希望更是渺茫了,安可琪看著妹妹慘白的容顏,不禁對齊傲宇產生一股怒氣。
條件這麼好做什麼?又長得那副鬼樣子,分明是存心勾引少女芳心的嘛!
「咦,這就奇怪了。照理說,既然你們是門當戶對的青梅竹馬,為什麼齊少對你總是頤指氣使……」

大概是發現自己的語氣太酸,安可琳口氣一頓道:「對不起,依依,我沒有惡意,只是……你怎麼能忍受齊少的霸道和任性?」
「這……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門當戶對的青梅竹馬?雲柔依愣住了,我有這麼說嗎?
「老實說。」
小琳不等她回答,又轉向其他人尋求支持,「你們見過有哪個男人這麼對待自己喜歡的女朋友嗎?」
眾人搖頭。
「就是說嘛!」想到齊傲宇沙豬到令人髮指的自大行徑,安可琪也忍不住要打抱不平了。「明知道你怕苦,結果每次他喝黑咖啡時,不逼你也喝上一口,他就不爽。光想到那烏漆抹黑的苦汁,我就渾身髮毛。」
安可琪抖了下,「依依,不是我想破壞你們的感情。時尚書屋
但是,男人天生就是踐骨頭,你要是對他太言聽計從,一旦寵壞了他,到時候吃虧受苦的可是你自己。」

「我……」
寵壞他?雲柔依驚訝地瞪大了眼,他根本是天生的魔頭,她何德何能?
一談到男人,剛失戀的臨時工小珍登時咬牙切由。「男人不值得對他們太好,對他越好,他越當你是屁,全是不知感恩的踐種。」

「就是說嘛,想我姨丈追我阿姨時,簡直是早晚三炷香,呃……是早晚接送,外加半夜電話問安。結果呢?結婚還不到一年就開始閙外遇。」

「還有呢!你們記得我家隔壁的小娜吧!她男朋友啊……」

講到負心的男人,似乎人人都有滿肚子的牢騷和怒氣。
雲柔依啼笑皆非地望着義憤填膺的眾女,怎麼會講到這裡來呢?
終於,她們有了個結論。「依依小姐,男人真的是寵不得的動物,你絶對不可以太心軟、太好說話。否則一旦被吃死了,到時候你想後海都來不及了」。”
「就是說嘛,你們聽聽齊先生說話的口氣,簡直比秦始皇還專制。依依小姐的騎術明明不錯,他卻命令你不得騎馬。我本來還以為是在開玩笑的,沒想到管馬廄的小張真的接到命令。」

雲柔依啊了聲,「好可惜喔!」本來想趁他忙的時候,偷偷溜去騎馬的。
「什麼?’這種現民主、人權如無物的行為,你一句好可惜就放過他了?」安可琪叫了聲,氣勢洶洶地直視雲柔依。
「嘎……」
’雲柔依嚇了一跳,才要開口,又被截斷了。
不行,安可琪握緊拳頭,女權運動之所以到現在還無法成功,就是因為雲柔依這種只會忍氣吞聲的小女人太多了,她一定要想辦法糾正她的錯誤。
「不可以喔,依依,我們女人也該有骨氣、有原則的。你這麼好說話,難怪傲宇會將你吃得死死的,開口全是命令句!不准這不准那,連吃冰都不准!不准吃冰?熱死人的夏天卻不能吃冰,那簡。 直是變相的凌遲。」

「凌遲?沒這麼嚴重……」
是因為吃冰對我的身體不好。
「怎麼沒有,還有更離譜的……」

什麼聊天嘛,這根本是一場齊傲宇的批斗大會。
雲柔依無辜地瞧她們張嘴合嘴,不停地舉證齊傲宇的霸道任性,根本不容她解釋。最後她們的結論竟是棗「如果他再不改善態度,我看你乾脆將那個不知民主。自由和人權為何物的暴君三振出局算了。」

三振出局?雲柔依聽得目瞪口獃,不知如何解釋,只能咿咿唔唔尷尬的應着。
她可是來償債的,哪有資格要求債主溫柔體貼?又不是他的女朋友或妻子。更何況,服從是他的基本要求耶。
阿威棗齊傲宇的貼身安全人員,自二樓牧場辦公室敞開的落地窗望了出去,突然咦了聲。
突兀的聲音中斷了齊傲宇和牧場經理袁鎮南的討論。兩人同時轉頭看他。
「怎麼回事?」
「你們看。」
他興緻勃勃朝窗外遠方大樹下點點頭,「自從依依小姐回台灣後,大概就不曾遇到這麼多年齡相近的女孩子了。瞧她們觀得興高采烈的模樣,這次選南投來度假,可是來對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