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19 頁


沒嘗過滋味的人,是無法瞭解的。」 齊傲宇黑眸微沉,起身走出陽台。果真見到雲柔依被包圍在一群長舌婦中,而她的表情……他很確定那叫做棗無措。 「還有事嗎?」他漫聲問道。 會緊張了哦!袁鎮南和阿威相視而笑。「沒有
作者:小言 / 頁數:(19 / 39)

「南投山明水秀,又沒什麼污染,所以到這裡來度假絶對是正確的選擇,但聽那群麻雀嘰嘰喳喳可就不是什麼優閉的事了!」袁鎮南不以為然的翻翻白眼,心有餘悸道:「現在的年輕人自我的很,尤其是下面那群女人,個個自稱是新時代女性,講起話來咄咄逼人,活像一架戰鬥直升機動我瞧雲柔依小姐溫婉少言,和她們在一起,就像無辜的小羊坐在虎群裡,更別說和她們聊天了,那簡直像被一群嗡嗡響的直升機轟炸,只有『痛不欲生』四個字可以形容,興高采烈?別傻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袁少,你把嫂子形容成老虎,又說和她們聊天像被轟炸,這……會不會太誇張了?」
「誇張?那種痛苦,像你這種沒嘗過滋味的人,是無法瞭解的。」

齊傲宇黑眸微沉,起身走出陽台。果真見到雲柔依被包圍在一群長舌婦中,而她的表情……他很確定那叫做棗無措。
「還有事嗎?」他漫聲問道。
會緊張了哦!袁鎮南和阿威相視而笑。「沒有。」

「依依!」
低沉的男聲瞬間中斷了眾麻雀的嘰嘰喳喳,也解救了雲柔依。
一群女人見男主角出來了,立即閉上了嘴巴,紛紛站起來挪位於、倒茶水,膽小的已經偷偷走人了。
「傲宇。」
雲柔依吐了口氣,有種解脫的感覺,她第1次這麼高興見到他。
「會開完了?」
「都差不多了,袁少將牧場經營得很好。」
瞧她蒼白的臉色和眼底對他的歡迎,還真有點慘遭轟炸,急欲解脫的味道,「你們剛纔都在討論些什麼?怎麼全都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
「嘎……呃,沒什麼,閒話家常而已。」
清了清喉嚨,她有些尷尬地道。
「是嗎?」掃了尷尬的眾女士一眼,黑黝黝的眼珠子又回到她臉上,看得她心虛地別開眼。
他也不說破,抬手掠去黏在她臉上的髮絲,習慣性地將掌心貼上她的額,探測她的體溫,嗯,正常!「走,我們去騎馬!」
「騎馬?」她雙眸一亮,隨即轉為疑惑,還帶著淡淡的埋怨,「可是,你不是不准我騎馬?」
「對啊,你現在還是不准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理所當然的點頭,「不過,我允許你可以和找共騎。」

「你……」
允許?還真是皇恩浩蕩啊!
「不願意啊?那好,我……」

「願意,我願意!」像怕他反悔似的,雲柔依抱著他的手臂直往馬廄方向拉。
「快走吧!我們騎那匹黑色暴風好不好?我已經垂涎它好久……」

「小琳?」安可琪望着妹妹,希望她聽了這一切,能及時揮慧劍斬情絲。
「我承認他們兩人的身世背景相配,不過,外在的條件不能代表一切,我也不是那種不戰而退的人。只要他們還沒結婚,我就有希望。」
她絶不輕易死心。
袁鎮南的兒子騎着駿馬從兩人身畔呼嘯而過。
瞧著他快意囂張的模樣,雲柔依為自己目前的不自由,氣得直咬牙。
「你看嘛!」雲柔依忍不住拉了拉坐在身後的齊傲宇,抱怨道:「人家小同才十二歲,就可以自己騎一匹馬,為什麼我就只能和你共騎?這樣好丟臉幄,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的騎術很差……」

「別浪費口水了。你那種策馬狂奔的模樣,在我眼裡和騎術很菜是一樣的。你這截可愛的小脖子,剛好是我很喜歡的,我絶不會允許你任意跌斷它。」

馬兒輕快地踩過美麗的小花,漫步在廣大的草原上。
雲柔依一上馬背,瘋狂的模樣就像個亡命之徒,她飆得很快樂,他卻看得差點心臟病發作。怎麼也沒想到一向溫馴內向的她,竟然嗜好飆馬。
真不知道她那以嚴格着稱的新娘學校是怎麼回事,竟教出這麼一個小恐怖份子!
為了他的健康,也為了她的小命着想,她當然可以騎馬,不過得和他共乘一騎。
「你少瞧不起人了,我的騎術是很好的,」她扯着他手臂,嬌蠻地抗議:「不管,我要騎馬,我要騎馬啦!」
齊傲宇策馬穿過小樹林,來到一處隱密的小河邊。他已經事先要人將餐巾鋪在樹蔭下的草地上,準備在這裡午餐。
「如果你真的必須找個東西來蹂躪,不如……」
齊傲宇先行跳下馬背,隨即將她抱了起來,俯首在她耳畔吹着熱氣,「就『蹂躪』我吧?我身強體健,絶對經得起你的『折磨』,如何?考慮一?吧!」
齊傲宇曖昧的眼神和刻意讓她溫柔的曲綫貼著他健碩的軀幹緩緩滑落地面的舉動,讓她羞紅了絶麗的容顏。
「你……大色狼,我不要理你了!」腳一落地,她立即忘恩負義地拍開他的手臂,坐到餐巾的另一邊。
齊傲宇不悅地皺起眉頭,發出長長的鼻音引起她的注意,才如她勾勾指頭。
「討厭,你這種動作好像在叫小狗。」
她喃喃抱怨着,不過還是乖乖的窩到他身邊。
「小狗?別侮辱了它好嗎?人家小狗可聽話、乖巧多了。」
他一把將她抱到自己的懷裡安坐,
「什麼話?你的放思是我不如……」
她頓了一下,放軟身子背倚着他屈立的長腿,聰明道:「哼,我才不要笨笨的中你的好計,自己對號人座呢!」
雖然她口氣不怎麼尊重,但齊傲宇不但沒個氣,反而因為她變得活潑大膽,不再那麼畏懼他,而高興的捧住她柔嫩的小臉在親着。
「齊傲宇,你……你這個大……色狼在做什麼呀?」氣惱的小手在推他有力的雙臂,終究還是逃不過一頓狼吻。
直到急竄而起的慾望稍稍得到慰藉,他才放開羞憤的紅臉蛋,撕了一小塊炸鷄塞進她要罵人的小嘴。
雲柔依瞪他一眼,還是乖有的吃了起來。
「你們剛纔在哪些什麼?」他邊和她分享着美味的午餐,邊聊天似地問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