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22 頁


過一劫... 「嘎……」想起那彷彿慘遭第3次世界大戰的廚房,她心虛的支吾了起來,隨又理直氣壯道: 「那不能怪我,廚房裡沒有打蛋機,我做蛋糕需要打很多蛋和很多麵粉,然後……我……手滑了嘛…… 這是意外……我不是故
作者:小言 / 頁數:(22 / 0)

齊傲宇一見了她,冷峻的神情瞬間鬆弛下來,眾人狂亂的心跳總算稍稍平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瞧你弄得一張大貓臉,是不是跑到廚房去槁破壞了?」屈指托起線條柔美的下巴,溫柔的大掌細細拭去她臉蛋上的麵粉。
「才不是呢,少用你的小人之心,度我這君子之腹。」
她瞪大了晶瑩的大眼,不甘心地在他胸口槌了一記,又忍不住噗吭一笑,得意洋洋道:「是劉嬸好心教我做可口的蛋糕,才不是我去廚房搞破壞呢!」
「是嗎?」他故意拉長了音,「既然你沒去搞破壞,那現在廚房一定是十分整齊又清潔的嘍!’」
瞧她灰頭土臉,滿身麵粉和蛋汁,他就不信廚房能幸運逃過一劫...
「嘎……」
想起那彷彿慘遭第3次世界大戰的廚房,她心虛的支吾了起來,隨又理直氣壯道:
「那不能怪我,廚房裡沒有打蛋機,我做蛋糕需要打很多蛋和很多麵粉,然後……我……手滑了嘛…… 這是意外……我不是故意弄倒盆子的……」

從她越來越心虛的模樣和越來越低弱的語氣,眾人面面相覷,不難想像現在廚房定是慘不忍睹。
「唉呀,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你們幹嘛這樣看我?小心等我做的『雪娘子』蛋糕出爐了,一定不分你們吃。」
她惱羞成怒地噴叫着。
噗哧一聲,眾人登時哈哈大笑。
接了通報後,阿威在他耳畔低聲幾句。
「她?現在來幹什麼?」齊傲宇濃眉微蹙,顯然對這個消息很不高興。
「怎麼啦,傲宇,你為什麼生氣?」雲柔依疑惑地望着齊傲宇。
齊傲宇瞧著她心思微轉,不答度問:「我說依依,你到底行不行啊?瞧你忙了一個早上,又弄得自己灰頭土臉的,要不要去探探你的蛋糕如何了、是不是該出爐了?可別現在告訴我你烤的是雪娘子,等端出來的時候,卻變成了黑森林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意思?雪娘子是雪娘子,黑森林是黑森林,兩個差這麼多,怎會……」

「怎麼不會?你把蛋糕烤壞。烤焦了,就只好說是黑森林了呀。」

齊傲宇這麼一調侃,登時又引起一陣噴笑,雲柔依更是不服了。
「齊傲宇!」她氣嘟嘟地跺腳,嗅道:「你……你太瞧不起人了,人家劉嬸讚我腦子聰明手又巧,我才不會將蛋糕烤焦呢。’」
「人家隨便說說你也信啊。」
他用同情的眼神看她,嘆氣又搖頭,「你是客人耶,手腳再不靈活,劉嬸也不好說你笨手笨腳的吧!」
「齊傲宇!」她首次下廚,就被瞧得這麼扁,實在太……可惡、丟臉兼瞧不起人。氣得她粉頰漲紅,她握緊小拳頭,可愛的大眼氣勢十足地瞪向齊傲宇,「事實勝於雄辯,我會拿出完美又可口的雪娘子,讓你心服口服無話可說!」她挺直背脊,姿態高傲又優雅。
「好呀,我在這裡等着!」
齊傲宇笑着目送她進人廚房後,隨即臉色一凝,坐回原位,「叫她進來!」
現在才來討饒求情?他倒要看她憑的是什麼?
「是!」阿威立即通知放人進
「傲宇……」

高雅又高貴的穆紅月穆大小姐,平日最是講究風度和儀態的,現在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進門一見到齊傲宇就撲了過去,阿威及待橫臂阻止。
「傲宇?」她哀憐又無助地望着傲宇,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齊傲宇微微示意,阿威鬆手退後一步,穆紅月立即撲跪齊傲宇跟前。
白膩的雙手棲在他的大腿上,美艷的臉龐仰起憐人的角度,神清楚楚地哀求道:「對不起啦,傲字。我哥哥很後悔前些日子對你做了些不禮貌的事,他要我代他向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別生氣了,好不好?」
「你所謂不禮貌的事,指的是他重金收買內姦盜取我齊氏的商業機密,奪得原本該屬於齊氏的工程後,又公然放話說英風建設將取代齊氏在業界的龍頭地位這些事?」他輕描淡寫地敘述穆天德充滿惡意的挑釁。
她聽得心驚膽顫,卻又無法從他沒有表情的臉龐看出他的喜怒,只好心存僥倖。「我知道我哥哥過分了,我父親知道後也狠狠地訓了他一頓。他現在後悔得不得了,求求你給再他一個機會,只要你肯高抬貴手放過英風建設,我們全家…… 不,還包括英風建設的全體員工,我們都會很感激你的。」

「感激?」慢吞吞地重複着,倏他臉色一沉,他決絶地揮開她的糾纏,站了起來,「笑話!你當我齊傲宇是專做慈善事業的善心人士嗎?隨便幾句無關痛癢的後悔、知道錯了,就要我放過『英風』?作夢!」
「別這樣,有話好說嘛,傲宇。」
柔膩的雙臂再度攀上地健碩的身軀,仰起精緻的美顏,吐息如蘭道:「只要你肯點個頭,讓銀行團通過對英風的。 融資案,不論你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心甘情願……滿足你。」

包裹在低胸緊身洋裝下的熱辣胴體,誘人的廝磨他健碩如鐵的身軀,充滿了性暗示的一幕,瞧得一旁的眾人口乾舌燥。
齊傲宇卻打心底湧起陣陣不耐和厭惡,不知道以前自己怎麼受得了這樣的黏膩!
「滾開!」齊傲宇無情地推開她,穆紅月唉了聲,跌入椅子裡。「別太抬舉自己了,穆紅月。我隨便招個手,自動送上門的女人就不知有多少,你憑什麼認為自己值得我花大把鈔票?」
「你……」
一向高傲的穆紅月怎受得了這樣的話?她像被踩了尾巴的貓,憤怒地跳起來,高傲地斥喝道:「齊傲宇,我穆紅月是穆家的大小姐,身分問等高貴,你怎麼可以拿那些低賤的女人我和相提並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