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索情 第 23 頁


看出她的少女情懷,同時也評估出她的威脅指數極低。「粗糙的鄉野村姑,根本上不了檯面……算了,你不值得我浪費時間。」及時想起自己的目的,拋下漲紅臉的安可琳,再度將注意力轉回做手。 「傲宇,人家知道你還在為『明鴻』招標的
作者:小言 / 頁數:(23 / 0)

「小姐,是你先開口將自己的身體當成交換利益的商品」安可琳對穆紅月的風騷本來就已經十分火大,既然齊傲宇不在乎,那她也不必客氣了。「這樣高貴的你和用肉體營生的妓女有何兩樣了頂多是你開價高些罷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穆紅月漲紅了臉,怒目瞪向發聲處,這才發現客廳裡還有其他人在。
「住口!」在她開口之前,袁鎮南便出聲喝道:「小琳,這不幹你的事!」
「本來……」
她跺了跺腳,還是閉上嘴巴,但瞪着穆紅月的眼睛卻依然忿忿不平。
「你在暗戀傲宇是吧?不過,我勸你還是別疾心妄想,早點死心省得浪費青春。像你這種……」

穆紅月鋭利的目光在她身上轉了轉,立即看出她的少女情懷,同時也評估出她的威脅指數極低。「粗糙的鄉野村姑,根本上不了檯面……算了,你不值得我浪費時間。」
及時想起自己的目的,拋下漲紅臉的安可琳,再度將注意力轉回做手。
「傲宇,人家知道你還在為『明鴻』招標的事生氣,可是……求求你念在我們往日的情分上……」

她極盡嬌柔地哀求,那忍氣吞聲的委屈模樣,倍覺楚楚可憐。
「過去的情分?你情我願的男歡女愛,有何情分可言?」
「可……可是我愛你啊!」穆紅月的臉色更白了,如果不能求得開激字的允諾,她就舉被迫嫁給「明倫企業」那個年紀足以當她父親有餘的董事長了。
「愛?」真沒創意,他冷笑,不耐煩了,「每個女人都這麼說,我早在八百年前就聽膩,如果你沒有比較新鮮的,就滾吧,我沒耐性聽你羅唆。」

「齊傲宇,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真心的!」她大叫,一想到那個醜陋又淫穢且惡名昭彰的老頭,驚慌的淚水忍不住地滾滾而下,
雖然瞧不起這位姓穆的,女人,但她驚惶淒楚的模樣,實在教人不忍,而最教安可成和安可琳震撼的,卻是齊傲宇的無情。
「送客!」齊傲宇懶得再浪費時間和她羅唆。
沒想到他竟絶情到這種地步。絲毫不顧她的顏面和哀求,「哇!」穆紅月哭着跑出去。
「怎麼啦?你們的表情為什麼那麼奇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著眾人,又看看那道匆匆遠去的背影,雲柔依清麗的小臉寫滿了疑惑,「那位小姐是不是在哭?」
「我怎麼知道?你們女人最麻煩了,高興哭。 不高興也哭,誰有空理會這麼多!」冷厲又充滿警告意味的眼神一掃,周遭驚訝的眼神瞬間消失無蹤他滿意地收回視線,伸手接過她手裡的一碟小餅乾,轉移話題道:「這是你做的嗎?」
「不是,這盤杏仁薄片是劉嬸的作品,我只負責加糖粉的部分。」
雲柔依的注意力很快被轉移,她喜孜孜地問着:「好不好吃?會不會太甜?」
「嗯,還不錯!」將咬了一半的小餅乾送到她唇邊分享。
雲柔依眼睛一亮,急急吞下餅乾,便得意地描述自己完美的作品。
「我的雪娘子剛烤出來了,劉嬸說烤得漂亮極了,等它待會兒涼了,就可以開始塗上鮮奶油……」

「涂鮮奶油?」她美麗的容顏煥發出耀眼的光彩,看得他有些閃神,卻故意用懷疑的口吻道:「該不會是想用白色的奶油來掩飾你的失敗吧?別硬撐了,要自首就趁現在,我們是不會笑你的。否則等蛋糕一切,立刻『黑』『白』分明……嘖。到時你可就糗大了。」

「齊傲宇,我和你有仇是不是?」雲柔依氣得跺腳。
「咦,有人惱羞成怒了……」

雲柔依被氣得哇哇叫,憤慨地和齊傲宇針鋒相對。
明明在吵架,但兩人卻密密地籠罩在一種親昵得化不開的奇異氣氛裡,其他人瞧得目瞪口獃根本沒有插嘴的餘地。
安可琪實在無法不認為這是完美的一對,於是她神情沉重地望着安可琳。
安可琳也看得心口發酸,卻也認清了一切,「放心,我決定放棄了。」

「依依,下車了,我們到家了。」

齊傲宇輕輕拍了拍她睡得紅通通的嫩頰。哪知她根本不為所動,咿咿唔唔地,小臉蛋在他胸口蹭了蹭,又睡着了。
齊傲宇不忍心吵醒她,只好將她抱下車。才要走進客廳,管家原伯立即迎出來通風報信,「老爺來了,現在正和成婕小姐坐在客廳!」
「他來做什麼?」他沉吟了一下,騰出一隻手,輕拍她柔嫩的頰,「依依依,依依,……快醒醒,我們到家了!」
「你抱我進去嘛……」
她愛困的聲音很含糊。
「我抱你送去是沒問題,可是客廳裡有客人在,你不怕被取笑嗎?」
「客人?誰?」這下子,她全醒了。
在懷園住了快兩個月,未來往往的人全是他的兄弟部屬,她還是第1次聽到客人這兩個字。
「我父親。」
他淡淡的說著,順手替她整理儀容。
「嘎?你父親?」她登時慌了起來。是被爸爸拐跑小老婆的那一位……
「放心,他不會咬你的。」
他當然知道她在怕什麼,卻也沒再多說,拍拍她粉紅的頰,隨即拉她進門。
一進客廳,就見身着灰色長袍的齊岳,一派莊嚴地端坐進口的皮質沙發裡,成婕挺直背脊,儀態端莊的陪坐一旁。
原來齊岳從成婕嘴裡知道齊傲宇竟然拋下一堆公事,帶著美人度假去了。他以為兒子開竅了,所以一從孫凌霄那裡探知他們今天會回懷園,便迫不及待地等在這裡。就為了瞧瞧能讓齊傲宇拋下公事的美人長什麼模樣。
怎知,瞧見雲柔依一身弱不禁風的模樣,齊岳簡直忍不住要嘆氣。
「父親,今日怎麼有空來?」冷淡的眼眸瞟了一下心虛的成婕,齊傲宇扶着雲柔依的肩,「這是雲柔依,我的女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